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登幽州台歌

登幽州台歌

唐代 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译文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往前不见古代招贤的圣君,向后不见后世求才的明君。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想到只有那苍茫天地悠悠无限,止不住满怀悲伤热泪纷纷。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注释

注释
幽州:古十二州之一,现今北京市。幽州台:即黄金台,又称蓟北楼,故址在今北京市大兴,是燕昭王为招纳天下贤士而建。
前:过去。古人:古代那些能够礼贤下士的圣君。
后:未来。来者:后世那些重视人才的贤明君主。
念:想到。悠悠:形容时间的久远和空间的广大。
怆(chuàng)然:悲伤凄恻的样子。涕:古时指眼泪。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创作背景

这首诗写于公元696年(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陈子昂是一个具有政治见识和政治才能的文人。诗人接连受到挫折,眼看报国宏愿成为泡影,因此登上蓟北楼,慷慨悲吟,写下了《登幽州台歌》。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赏析

诗人具有政治见识和政治才能,他言敢谏,但没有被武则天采纳,屡受击,心情郁郁悲愤。诗歌写登上幽州蓟北楼远望,悲从中来,并以“山河旧,人物不同”来抒发自己“生不逢时的哀叹。语言奔放,富有感染力。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这是一声人生短暂的感喟。诗人纵观古往今来,放眼于历史的长河,不能不感到人生的短促。天地悠悠,人生匆匆,短短的几十年真如白驹之过隙,转瞬之间就消失了。这种感叹既可以引出及时行乐的颓废思想,也可以引发加倍努力奋斗的志气。自古以来有多少仁人志士并不因感到人生短暂而消沉颓唐,反而更加振作精神,使自己有限的一生取得接近无限的意义。正因为陈子昂抱着这种积极态度,所以他才“怆然涕下”。也正因为在悲怆的深层,蕴蓄着一股积极奋发欲有所作为的豪气,所以才能引起我们的共鸣。诗人俯仰古今,深感人生短暂,宇宙无限,不觉中流下热泪。这是诗人空怀抱国为民之心不得施展的呐喊。细细读来,悲壮苍凉之气油然而生,而长短不齐的句法,抑扬变化的音节,更增添了艺术感染力。。
这首诗没有对幽州台作一字描写,而只是登台的感慨,却成为千古名篇。诗篇风格明朗刚健,是具有“汉魏风骨”的唐代诗歌的先驱之作,对扫除齐梁浮艳纤弱的形式主义诗风具有拓疆开路之功。在艺术上,其意境雄浑,视野开阔,使得诗人的自我形象更加鲜亮感人。全诗语言奔放,富有感染力,虽然只有短短四句,却在人们面前展现了一幅境界雄浑,浩瀚空旷的艺术画面。诗的前三句粗笔勾勒,以浩茫宽广的宇宙天地和沧桑易变的古今人事作为深邃、壮美的背景加以衬托。第四句饱蘸感情,凌空一笔,使抒情主人公——诗人慷慨悲壮的自我形象站到了画面的主位上,画面顿时神韵飞动,光彩照人。从结构脉络上说,前两句是俯仰古今,写出时间的绵长;第三句登楼眺望,写空间的辽阔无限;第四句写诗人孤单悲苦的心绪。这样前后相互映照,格外动人。
在用辞造语方面,此诗深受《楚辞》特别是其中《远游》篇的影响。《远游》有云:“惟天地之无穷兮,哀人生之长勤。往者余弗及兮,来者吾不闻。”此诗语句即从此化出,然而意境却更苍茫遒劲。
陈子昂这首感伤之作是由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遭遇触发的,但是其客观意义却远远超越了他自身以至他所处的时代的范围,带有一定的广泛性。表现在这首诗里的感伤情绪,和世俗的忧生叹逝有明显的不同。这是一种在对事业和人生的执着追求中产生的喟叹。

诗人陈子昂的古诗

感遇·丁亥岁云暮

唐代 陈子昂

丁亥岁云暮,西山事甲兵。
赢粮匝邛道,荷戟争羌城。
严冬阴风劲,穷岫泄云生。
昏噎无昼夜,羽檄复相惊。
拳跼兢万仞,崩危走九冥。
籍籍峰壑里,哀哀冰雪行。
圣人御宇宙,闻道泰阶平。
肉食谋何失,藜藿缅纵横。

答韩使同在边

唐代 陈子昂

汉家失中策,胡马屡南驱。闻诏安边使,曾是故人谟。
废书诏怀古,负剑许良图。出关岁方晏,乘障日多虞。
虏入白登道,烽交紫塞途。连兵屯北地,清野备东胡。
边城方晏闭,斥堠始昭苏。复闻韩长孺,辛苦事匈奴。
雨雪颜容改,纵横才位孤。空怀老臣策,未获赵军租。
但蒙魏侯重,不受谤书诬。当取金人祭,还歌凯入都。

感遇诗三十八首 其三十八

唐代 陈子昂

仲尼探元化,幽鸿顺阳和。大运自盈缩,春秋递来过。

盲飙忽号怒,万物相纷劘。溟海皆震荡,孤凤其如何。

喜马参军相遇醉歌

唐代 陈子昂

独幽默以三月兮,深林潜居。时岁忽兮,孤愤遐吟。
谁知我心?孺子孺子,其可与理分。

题李三书斋 崇嗣

唐代 陈子昂

灼灼青春仲。
悠悠白日升。
声容何足恃。
荣吝坐相矜。
愿与金庭会。
将待玉书征。
还丹应有术。
烟驾共君乘。

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见《岁时杂咏》)

唐代 陈子昂

暮春嘉月,上巳芳辰。群公禊饮,于洛之滨。
奕奕车骑,粲粲都人。连帷竞野,袨服缛津。
青郊树密,翠渚萍新。今我不乐,含意□申。

感遇·之廿四

唐代 陈子昂

挈瓶者谁子。
娇(一作妖)服当青春。
三五明月满。
盈盈不自珍。
高堂委金玉。
微缕悬千钧。
如何负公鼎。
被●【左上公左下儿右文字偏旁】笑时人。

感遇诗三十八首·其二十三

唐代 陈子昂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树林。
何知美人意,骄爱比黄金。
杀身炎州里,委羽玉堂阴。
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
岂不在遐远,虞罗忽见寻。
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

度荆门望楚

唐代 陈子昂

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
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
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山水粉图

唐代 陈子昂

山图之白云兮,若巫山之高丘。纷群翠之鸿溶,
又似蓬瀛海水之周流。信夫人之好道,爱云山以幽求。

咏主人壁上画鹤寄乔主簿崔著作

唐代 陈子昂

古壁仙人画,丹青尚有文。
独舞纷如雪,孤飞暧似云。
自矜彩色重,宁忆故池群。
江海联翩翼,长鸣谁复闻。

登蓟城西北楼送崔著作融入都

唐代 陈子昂

蓟楼望燕国,负剑喜兹登。清规子方奏,单戟我无能。
仲冬边风急,云汉复霜棱。慷慨竟何道,西南恨失朋。

赠赵六贞固二首

唐代 陈子昂

回中烽火入,塞上追兵起。此时边朔寒,登陇思君子。
东顾望汉京,南山云雾里。
赤螭媚其彩,婉娈苍梧泉。昔者琅琊子,躬耕亦慨然。
美人岂遐旷,之子乃前贤。良辰在何许,白日屡颓迁。
道心固微密,神用无留连。舒可弥宇宙,揽之不盈拳。
蓬莱久芜没,金石徒精坚。良宝委短褐,闲琴独婵娟。

初入峡苦风寄故乡亲友

唐代 陈子昂

故乡今日友,欢会坐应同。宁知巴峡路,辛苦石尤风。

感遇·之八

唐代 陈子昂

吾观昆仑化。
日月沦洞冥。
精魄相交会。
天壤以罗生。
仲尼魄太极。
老聃贵窈冥。
西方金仙子。
崇义乃无明。
空色皆寂灭。
缘业定何成。
名教信纷藉。
死生俱未停。

感遇·之廿七

唐代 陈子昂

朝发宜都渚。
浩然思故乡。
故乡不可见。
路隔巫山阳。
巫山彩云没。
高丘正微茫。
伫立望已久。
涕落沾衣裳。
岂兹越乡感。
忆昔楚襄王。
朝云无处所。
荆国亦沦亡。

入东阳峡与李明府舟前后不相及

唐代 陈子昂

东岩初解缆,南浦遂离群。出没同洲岛,沿洄异渚濆。
风烟犹可望,歌笑浩难闻。路转青山合,峰回白日曛。
奔涛上漫漫,积水下沄沄.倏忽犹疑及,差池复两分。
离离间远树,蔼蔼没遥氛。地上巴陵道,星连牛斗文。
孤狖啼寒月,哀鸿叫断云。仙舟不可见,摇思坐氛氲。

感遇·之二十

唐代 陈子昂

玄天幽且默。
群议曷嗤嗤。
圣人教犹在。
世运久陵夷。
一绳将何系。
忧醉不能持。
去去行采芝。
勿为尘所欺。

赠乔侍郎

唐代 陈子昂

汉廷荣巧宦,云阁薄边功。
可怜骢马使,白首为谁雄?

感遇·之六

唐代 陈子昂

吾观龙变化。
乃知至阳精。
石林何冥密。
幽洞无留行。
古之得仙道。
信与元化并。
玄感非象识。
谁能测沈冥。
世人拘目见。
酣酒笑丹经。
昆仑有瑶树。
安得采其英。
陈子昂

陈子昂

陈子昂(公元661~公元702),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四川省射洪市)人,唐代文学家、诗人,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陈拾遗。陈子昂存诗共100多首,其诗风骨峥嵘,寓意深远,苍劲有力。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组诗《感遇》38首,《蓟丘览古》7首和《登幽州台歌》、《登泽州城北楼宴》等。陈子昂与司马承祯、卢藏用、宋之问、王适、毕构、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称为仙宗十友。► 154篇诗文

唐代古诗词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1.346189 Second , 3787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