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旅夜书怀

旅夜书怀

唐代 杜甫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杜甫旅夜书怀译文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微风吹拂着江岸的细草,那立着高高桅杆的小船在夜里孤零地停泊着。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星星垂在天边,平野显得宽阔;月光随波涌动,大江滚滚东流。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我难道是因为文章而著名吗?年老病多也应该休官了。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自己到处漂泊像什么呢?就像天地间的一只孤零零的沙鸥。

杜甫旅夜书怀注释

注释
岸:指江岸边。
危樯(qiáng):高竖的桅杆。危,高。樯,船上挂风帆的桅杆。
独夜舟:是说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夜泊江边。
星垂平野阔:星空低垂,原野显得格外广阔。
月涌:月亮倒映,随水流涌。大江:指长江。
名岂:这句连下句,是用“反言以见意”的手法写的。杜甫确实是以文章而著名的,却偏说不是,可见另有抱负,所以这句是自豪语。休官明明是因论事见弃,却说不是,是什么老而且病,所以这句是自解语了。
官应老病休:官倒是因为年老多病而被罢退。应,认为是、是。
飘飘:飞翔的样子,这里含月“飘零”、“飘泊”的意思,因为这里是借沙鸥以写人的飘泊。

杜甫旅夜书怀赏析

诗的前半描写“旅夜”的情景。第一、二句写近景:微风吹拂着江岸上的细草,竖着高高桅杆的小船在月夜孤独地停泊着。当时杜甫离成都是迫于无奈。这一年的正月,他辞去节度使参谋职务,四月,在成都赖以存身的好友严武死去。处此凄孤无依之境,便决意离蜀东下。因此,这里不是空泛地写景,而是寓情于景,通过写景展示他的境况和情怀:像江岸细草一样渺小,像江中孤舟一般寂寞。第三、四句写远景:明星低垂,平野广阔;月随波涌,大江东流。这两句写景雄浑阔大,历来为人所称道。在这两个写景句中寄寓着诗人的什么感情呢?有人认为是“开襟旷远”(浦起龙《读杜心解》),有人认为是写出了“喜”的感情(见《唐诗论文集·杜甫五律例解》)。很明显,这首诗是写诗人暮年飘泊的凄苦景况的,而上面的两种解释只强调了诗的字面意思,这就很难令人信服。实际上,诗人写辽阔的平野、浩荡的大江、灿烂的星月,正是为了反衬出他孤苦伶仃的形象和颠连无告的凄怆心情。这种以乐景写哀情的手法,在古典作品中是经常使用的。如《诗经·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用春日的美好景物反衬出征士兵的悲苦心情,写得多么动人!
诗的后半是“书怀”。第五、六句说,有点名声,哪里是因为我的文章好呢?做官,倒应该因为年老多病而退休。这是反话,立意至为含蓄。诗人素有远大的政治抱负,但长期被压抑而不能施展,因此声名竟因文章而著,这实在不是他的心愿。杜甫此时确实是既老且病,但他的休官,却主要不是因为老和病,而是由于被排挤。这里表现出诗人心中的不平,同时揭示出政治上失意是他飘泊、孤寂的根本原因。关于这一联的含义,黄生说是“无所归咎,抚躬自怪之语”(《杜诗说》),仇兆鳌说是“五属自谦,六乃自解”(《杜少陵集详注》),恐怕不很妥当。最后两句说,飘然一身象个什么呢?不过象广阔的天地间的一只沙鸥罢了。诗人即景自况以抒悲怀。水天空阔,沙鸥飘零;人似沙鸥,转徙江湖。这一联借景抒情,深刻地表现了诗人内心飘泊无依的感伤,真是一字一泪,感人至深。
王夫之《姜斋诗话》说:“情景虽有在心在物之分,而景生情,情生景,互藏其宅。”情景互藏其宅,即寓情于景和寓景于情。前者写宜于表达诗人所要抒发的情的景物,使情藏于景中;后者不是抽象地写情,而是在写情中藏有景物。杜甫的这首《旅夜书怀》诗,就是古典诗歌中情景相生、互藏其宅的一个范例。
全诗景情交融,景中有情。整首诗意境雄浑,气象万千。用景物之间的对比,烘托出一个独立于天地之间的飘零形象,使全诗弥漫着深沉凝重的孤独感。这正是诗人身世际遇的写照。
大历三年(768年),迟暮之年的诗人终于乘舟出了三峡,来到湖北荆门,心境不免孤寂。 此诗开头四句写“旅夜”:岸上有细草微风,江上只有一叶孤舟,依岸而宿,就舟而居,遥望原野,远处天与地似乎相接了,天边的星宿也仿佛下垂得接近地面。大江之中,江水浩浩荡荡东流,一轮明月映照在江水中,随着江水的流动而浮荡着。岸上星垂,舟前月涌,用“星垂”来描写原野的广阔,用“月涌”来形容大江的东流,形象而细致地描绘了江上的夜景。唯有在广阔的原野上才可感到“星垂”;唯其“星垂”,才能见出原野的广阔。而大江中有“月涌”,才能反映出江水的流动;也只因江水的流动,才能感到“月涌”。“星垂”、“月涌”是以细腻称阔大的手法,首四句塑造了一个宏阔非凡宁静孤寂的江边夜境。
后四句书“怀”:“名岂文章著”,声名不因政治抱负而显著,反因文章而显著,这本非自己的矢志,故说“岂”,这就流露出因政治理想不得实现的愤慨。说“官应老病休”, 诗人辞去官职,并非因老而多病,什么原因,诗人没有直接说出。说“应”当,本是不应当,正显出老诗人悲愤的心情。面对辽阔寂寥的原野,想起自己的痛苦遭遇,深感自己漂泊无依,在这静夜孤舟的境界中自己恰如是天地间无所依存的一只沙鸥。以沙鸥自况,乃自伤飘泊之意。

杜甫旅夜书怀创作背景

唐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年)正月,杜甫辞去节度参谋职务,返居成都草堂。(公元765年)四月,严武死去,杜甫在成都失去依靠,遂携家由成都乘舟东下,经嘉州(今四川乐山)、榆州(今重庆市)至忠州(今四川忠县)。此诗约为途中所作。

诗人杜甫的古诗

遣兴三首 其一

唐代 杜甫

下马古战场,四顾但茫然。风悲浮云去,黄叶坠我前。

朽骨穴蝼蚁,又为蔓草缠。故老行叹息,今人尚开边。

汉虏互胜负,封疆不常全。安得廉耻将,三军同晏眠。

戏为六绝句

唐代 杜甫

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
今人嗤点流传赋,不觉前贤畏后生。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纵使卢王操翰墨,劣于汉魏近风骚。
龙文虎脊皆君驭,历块过都见尔曹。

才力应难夸数公,凡今谁是出群雄。
或看翡翠兰苕上,未掣鲸鱼碧海中。

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
窃攀屈宋宜方驾,恐与齐梁作后尘。

未及前贤更勿疑,递相祖述复先谁。
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

严氏溪放歌行(溪在阆州东百馀里)

唐代 杜甫

天下甲马未尽销,岂免沟壑常漂漂。剑南岁月不可度,
边头公卿仍独骄。费心姑息是一役,肥肉大酒徒相要。
呜呼古人已粪土,独觉志士甘渔樵。况我飘转无定所,
终日戚戚忍羁旅。秋宿霜溪素月高,喜得与子长夜语。
东游西还力实倦,从此将身更何许。知子松根长茯苓,
迟暮有意来同煮。

公安送韦二少府匡赞

唐代 杜甫

逍遥公后世多贤,送尔维舟惜此筵。
念我能书数字至,将诗不必万人传!
时危兵革黄尘里,日短江湖白发前。
古往今来皆涕泪,断肠分手各风烟。

成都府

唐代 杜甫

翳翳桑榆日,照我征衣裳。
我行山川异,忽在天一方。
但逢新人民,未卜见故乡。
大江东流去,游子日月长。
曾城填华屋,季冬树木苍。
喧然名都会,吹箫间笙簧。
信美无与适,侧身望川梁。
鸟雀夜各归,中原杳茫茫。
初月出不高,众星尚争光。
自古有羁旅,我何苦哀伤。

苦战行

唐代 杜甫

苦战身死马将军,自云伏波之子孙。干戈未定失壮士,
使我叹恨伤精魂。去年江南讨狂贼,临江把臂难再得。
别时孤云今不飞,时独看云泪横臆。

八哀诗 其四 赠太子师汝阳郡王琎

唐代 杜甫

汝阳让帝子,眉宇真天人。虬须似太宗,色映塞外春。

往者开元中,主恩视遇频。出入独非时,礼异见群臣。

爱其谨洁极,倍此骨肉亲。从容听朝后,或在风雪晨。

忽思格猛兽,苑囿腾清尘。羽旗动若一,万马肃駪駪。

诏王来射雁,拜命已挺身。箭出飞鞚内,上又回翠麟。

翻然紫塞翮,下拂明月轮。胡人虽获多,天笑不为新。

王每中一物,手自与金银。袖中谏猎书,扣马久上陈。

竟无衔橛虞,圣聪矧多仁。官免供给费,水有在藻鳞。

匪唯帝老大,皆是王忠勤。晚年务置醴,门引申白宾。

道大容无能,永怀侍芳茵。好学尚贞烈,义形必沾巾。

挥翰绮绣扬,篇什若有神。川广不可溯,墓久狐兔邻。

宛彼汉中郡,文雅见天伦。何以开我悲,泛舟俱远津。

温温昔风味,少壮已书绅。旧游易磨灭,衰谢增酸辛。

宴胡侍御书堂(李尚书之芳、郑秘监审同集归字韵)

唐代 杜甫

江湖春欲暮,墙宇日犹微。暗暗春籍满,轻轻花絮飞。
翰林名有素,墨客兴无违。今夜文星动,吾侪醉不归。

过南邻朱山人水亭

唐代 杜甫

相近竹参差,相过人不知。幽花欹满树,小水细通池。
归客村非远,残樽席更移。看君多道气,从此数追随。

舟月对驿近寺

唐代 杜甫

更深不假烛,月朗自明船。金刹青枫外,朱楼白水边。
城乌啼眇眇,野鹭宿娟娟。皓首江湖客,钩帘独未眠。

唐代 杜甫

冥冥甲子雨,已度立春时。轻箑烦相向,纤絺恐自疑。
烟添才有色,风引更如丝。直觉巫山暮,兼催宋玉悲。

宣政殿退朝晚出左掖(掖门在两旁如人之臂掖)

唐代 杜甫

天门日射黄金榜,春殿晴曛赤羽旗。宫草微微承委佩,
炉烟细细莱游丝。云近蓬莱常好色,雪残鳷鹊亦多时。
侍臣缓步归青琐,退食从容出每迟。

唐代 杜甫

纪德名标五,初鸣度必三。殊方听有异,失次晓无惭。
问俗人情似,充庖尔辈堪。气交亭育际,巫峡漏司南。

寄岑嘉州(州据蜀江外)

唐代 杜甫

不见故人十年馀,不道故人无素书。愿逢颜色关塞远,
岂无出守江城居。外江三峡且相接,斗酒新诗终日疏。
谢脁每篇堪讽诵,冯唐已老听吹嘘。泊船秋夜经春草,
伏枕青枫限玉除。眼前所寄选何物,赠子云安双鲤鱼。

晚行口号

唐代 杜甫

三川不可到,归路晚山稠。落雁浮寒水,饥乌集戍楼。
市朝今日异,丧乱几时休。远愧梁江总,还家尚黑头。

书堂饮既,夜复邀李尚书下马,月下赋绝句

唐代 杜甫

湖水林风相与清,残尊下马复同倾。
久判野鹤如霜鬓,遮莫邻鸡下五更。

游龙门奉先寺

唐代 杜甫

已从招提游,更宿招提境。
阴壑生虚籁,月林散清影。(虚籁 一作:灵籁)
天阙象纬逼,云卧衣裳冷。
欲觉闻晨钟,令人发深省。

登兖州城楼

唐代 杜甫

东郡趋庭日,南楼纵目初。
浮云连海岱,平野入青徐。
孤嶂秦碑在,荒城鲁殿馀。
从来多古意,临眺独踌躇。

有感五首

唐代 杜甫

将帅蒙恩泽,兵戈有岁年。至今劳圣主,可以报皇天。
白骨新交战,云台旧拓边。乘槎断消息,无处觅张骞。
幽蓟馀蛇豕,乾坤尚虎狼。诸侯春不贡,使者日相望。
慎勿吞青海,无劳问越裳。大君先息战,归马华山阳。
洛下舟车入,天中贡赋均。日闻红粟腐,寒待翠华春。
莫取金汤固,长令宇宙新。不过行俭德,盗贼本王臣。
丹桂风霜急,青梧日夜凋。由来强干地,未有不臣朝。
受钺亲贤往,卑宫制诏遥。终依古封建,岂独听箫韶。
盗灭人还乱,兵残将自疑。登坛名绝假,报主尔何迟。
领郡辄无色,之官皆有词。愿闻哀痛诏,端拱问疮痍。

江陵望幸

唐代 杜甫

雄都元壮丽,望幸欻威神。地利西通蜀,天文北照秦。
风烟含越鸟,舟楫控吴人。未枉周王驾,终期汉武巡。
甲兵分圣旨,居守付宗臣。早发云台仗,恩波起涸鳞。
杜甫

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896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1.795288 Second , 3032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