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后滦水秋风词三首 其一

后滦水秋风词三首 其一

元代 柳贯

界墙洼尾砂如雪,滦河嘴头风捲空。泰和未必全盛日,几驿云州避暑宫。

诗人柳贯的古诗

游五泄山四首 其三

元代 柳贯

青天吹堕玉芙蓉,日出烟开彩翠重。婺女名山今入越,泐潭弟子别为宗。

于何胜境偏多阻,如此衰年始一逢。照影龙泓余种种,欲从老衲借枝筇。

赠别宋季任赴甘肃提举二十韵

元代 柳贯

宁塞洮河外,甘州瀚海隅。羌髳通别译,封域界中区。

氓俗风丕变,王灵德诞敷。粤初联吏治,近亦好文儒。

左学将兴蜀,西庠昉自虞。怀章烦远役,鞭马戒前驱。

驿路争迎传,关门不用繻。水经张掖弱,山对贺兰孤。

禹凿班班迹,豳诗往往图。发时梅未萼,上日草应刍。

元宰亲加豆,诸生肃咏雩。职司虽翰墨,佩服已银朱。

会睹天荒破,端令士气粗。槎明星是客,乡大酒为徒。

请播言斯在,居夷圣岂诬。高才每流荡,平世匪崎岖。

只作三年梦,须轻万里途。旃庐春袭袭,笳管晓呜呜。

浆滟葡萄椀,馡寒翡翠炉。新篇多慰意,许可寄《潜夫》。

奉陪侍御金源公虎丘之游阅数日乃能成诗以纪览历凡二十五韵

元代 柳贯

阖闾藏窆处,白虎卧其丘。殉葬剑已化,金精犹上浮。

秦强事穿伐,鬼功叶人谋。刳肠裂青壁,沥髓发寒流。

树色不知古,蛟龙郁相樛。蜕影入深窈,铁花绣吴钩。

供庖绠汲馀,千人宜浣漱。生公昔讲经,聚石石点头。

至今盘石上,法云垂荫稠。宅坊何年建?凌虚出飞楼。

北牖俯平楚,西轩延广畴。登临小吴会,万象一目收。

韦白题诗后,物华压雕锼。胡哉幽独君,窅然遗清讴。

兹山起原隰,山形如覆瓯。我疑星游空,堕地得长留。

不然驾海来,六鳌为载辀。现成般舟台,不以闻思修。

客过阊门西,看山几回眸。是节风日美,招携有扁舟。

旋棹午景停,系篱野阴稠。行酒进熟啜,饮阑归意遒。

词客思如云,尚书气横秋。吾衰落人后,技痒纪斯游。

谬语尚可芟,芜秽焉能廋。

初霁望金华山雪

元代 柳贯

冱阴岩谷变晶荧,冻裂仙家月荧屏。云影浑沦涵太素,天光摇曳到空青。

波心双捧金人剑,霞际横驱玉女軿。皓鹤不来诗梦破,鲜飙吹袂酒初醒。

发通州至小直沽

元代 柳贯

十年鞍马中,释去理归楫。江光去娱人,似与我意惬。

疲劳省前痛,欢喜获新接。念当有行初,苟志在怀牒。

何期腰间组,爵等遂凌躐。外虽被宠荣,内实惧颠跲。

以兹恋阙情,益欲务修业。清霜弄晚信,老树见留叶。

沽河漳潞交,冰水尚可涉。急桨追南鸿,直不数旬浃。

梅花定迎笑,粲粲光生颊。远游忘贱贫,吾宁负吾铗。

送南竺澄讲主校经后却还杭州

元代 柳贯

鹿苑开鸿妙,龙宫閟象玄。间关来几译,披发露双诠。

梵学传皆正,华文润乃全。义深含窈眇,道广极渊泉。

论自诸师造,言因半偈宣。何曾离性相,间亦示机权。

述钞心同悟,分科绪各牵。函盛方秩秩,枣剥益绵绵。

剞劂宁无舛,研磨或更偏。遂令迷亥豕,不复辨夔蚿。

佛耀昌龄启,皇明正昼悬。五城银色界,三殿宝花筵。

重见弘经日,如逢出震年。诏徵皆宿德,御讲尽真筌。

此士孤山隐,前身华顶眠。野云生静慧,江月湛空圆。

天上青猊座,人间白马u。微君能引重,于世孰昭先。

晦魄风帘烛,顽阴雪屋毡。声将为律吕,眼岂混朱铅。

疑句多多證,芜辞一一镌。法珠终照乘,宗镜已当铨。

焕烂金泥字,牵联玉简编。指河符圣历,穿石毕僧缘。

竣事才敷奏,疏荣亟劳还。万回袍锦丽,大觉钵盂鲜。

尚食来珍供,司农辍禁钱。庞恩流濊濊,鹢影去翩翩。

昨梦宁非蝶,迟归误信鹃。望京犹绿树,入寺始红莲。

雨外排千耦,烟中听两舷。屦盈南竺户,棹集北湖船。

岩观应增耸,川容若载蠲。应求随燥湿,钻仰喻高坚。

夏忏朝朝礼,秋灯夜夜然。固知融至理,直可寄单传。

客袂难为别,朝簪未放捐。爱閒思结社,食力待治田。

苦笑昌黎戆,深怀惠远贤。献花凭一咏,安有笔如椽。

危太朴自金溪来访留馆兼旬因归有赠

元代 柳贯

数日出恒早,旋归已疲剧。思睡方未暝,强起临几席。

席间有佳友,来来千里屐。所来非健羡,亦不畏名迹。

谓吾昔求学,颇尝窥窾却。欲要一夕谈,以慰百年役。

寤疑则岂敢,辨义能亡益。斯文千载后,泮涣抵离析。

不有高朗姿,谁完超距力。夫道非远人,何尝系徵索。

譬如山出泉,其初论涓滴。渟涵就深广,千流同一脉。

掀掀鼓云涛,帖帖输溟渤。是气中乘陵,无吹亦无息。

文章道之英,各亦随所觌。草木纷以滋,何尝须粉泽。

生机一发越,形色自不隔。吾闻古作者,严严垂典式。

履正有夷途,胡行犹■埴。韩公起扶衰,文字欲适职。

取新非厌常,通变由知易。衰迟岂复进,傒子坚吾壁。

东风迫归期,未了千日客。少留慰将远,芳草萋以碧。

谅哉君子心,永言若金锡。县知筐筥赢,不废秉穧积。

勉勉他日思,为寄东飞翼。

望李陵台

元代 柳贯

平沙北流水,青山在其上。李陵思乡台,驻马一西向。

草根含馀凄,峰尖入寒望。俚言虽莫稽,陈迹尚可访。

想其深入初,步卒亦材壮。手张天子威,气夺名王帐。

覆车陷囚虏,此志乃大妄。一为情爱牵,皇恤身名丧。

缕缕中郎书,挽使同跌踼。安知臣节恭,之死不易谅。

河梁执别处,出语谩惆怅。家声故燀赫,三世汉飞将。

兵法有死生,人运迭休旺。忠回在信史,岂没功罪状。

马迁当腐刑,强欲雪其谤。土思岂能无,层云塞亭障。

千年麒麟图,吾将执玄鬯。

雪霁得风径过高邮

元代 柳贯

乘舟得顺风,如鸟新插羽。甓湖五十里,浪破雪花舞。

不知岸势回,欻觉帆力举。却望烟中竿,参差数家聚。

高沙旧游处,酒贱鱼可煮。伸眉一笑粲,对面九疑阻。

得非龙爱珠,逞俊挟双橹。意令明月胎,光燄閟不吐。

我诗初未工,聊用相媚妩。后朝妙高台,呼云作吴语。

商学士画云壑招提歌

元代 柳贯

高为巅峰下为壑,群木惨惨风欲作。浮红动翠何许似,别崦残云明佛阁。

眼中疑此洛南山,咫尺便到龙门湾。暗潮已落州渚出,新月未上渔樵还。

商侯胸有群玉府,借酒时时一轩露。延春阁下墨淋漓,馀情亦及沧洲趣。

好山好水如高人,岂直貌敬将心亲。平生几梦奉先寺,不知猿鸟犹相嗔。

君不见饮酒吟诗狂太白,曾是匡山读书客。泥涂失脚走憧憧,岁晚看云情脉脉。

生今益壮业益修,未可造次思岩幽。披图渍墨歌远游,我无桓玄寒具油。

次韵伯庸待制上京寓直书事四首因以为寄 其一

元代 柳贯

举头凉影动明河,问信仙人八河槎。斗下孤光悬太白,云间长御挟纤阿。

《霓裳》催按新声遍,凤藻需承曲宴多。一代词华归篆刻,龙文还欲映雕戈。

滦水秋风词三首 其三

元代 柳贯

西风初吹白海水,落日正见黑山云。旃庐小泊成部署,沙马野驼连数群。

送郭子昭经历赴淮东

元代 柳贯

严严御史府,荦荦聚英彦。计今玉笋班,显者半郎掾。

居中密告猷,治外详论谳。我游朝士间,闻谈辄心羡。

胡为三十年,负此一破砚。子昭每相过,开口奇自见。

弘壁本不赀,况复加藻荐。安能辞富贵,尚欲志贫贱。

平明借马出,向夕拥书倦。去年参元火,可贺亦可唁。

端公坐南床,爱士诚眷眷。屈君廉访幕,首路走淮甸。

生平书檄手,妙在巧裁剸。谁无扰狱市,勿使滋蔓延。

平反奉慈母,欢喜洁羞膳。君子既得舆,小人将革面。

想当治曹暇,稍稍事游宴。试茗蜀井冈,看花竹西院。

古思浩无边,新语时一转。定怀京游旧,寄赠比黄绢。

交情二纪馀,此别良缱绻。往时媚学侣,散若风蓬旋。

今我亦老丑,尚复把经卷。分襟各回首,絮点杂花片。

重来都门道,迎子十乘传。

题金显宗墨竹

元代 柳贯

海润星辉大定年,生绡笔笔写苍烟。若为梦里筼筜谷,直到洋州雪筏边。

舟中睡起

元代 柳贯

影入船窗隙日升,霜衾惊梦却青绫。一官朝右宁非客,十月漳滨幸未冰。

江驿比来无雁帛,水乡随处有鱼罾。食贫黾勉萦微禄,消得山灵笑负丞。

岁暮杂言二首 其二

元代 柳贯

里中三四友,论交尝莫逆。自我远行迈,廿载成乖隔。

今归仅有存,生理各崩迫。经时不一晤,寐想犹如昔。

闭门风霰中,何以永今夕。不见万松根,濈濈养灵魄。

吾宁独多寿,持遗同怀客。

晚泊贵溪游象山昭真观

元代 柳贯

舟行弋阳道,山石多异状。嵌空露钟窾,屹立俨圭鬯。

沿洄百数里,璆铁森相向。最奇象岩下,仙馆占丹嶂。

舍棹遵微行,松篁插云上。开门看青壁,左右挟高闶。

飞雨洒面来,轻飙入檐飏。道人出迎客,牖户坐南向。

延登升仙台,境肃神滋王。不知日车侧,但觉天宇旷。

我生名山游,正费屐几两。采真喜初遇,恋胜期屡访。

布帆催夕举,未敢恨飘荡。水深彭蠡湖,两眸更东望。

尊经堂诗

元代 柳贯

圣人言纯如,载道行万世。贞明配日月,广大侔天地。

简牍之所资,包络无巨细。上而建皇极,重睹人文丽。

下以开民彝,性初均秉畀。训行宣光熙,道否隔氛曀。

千人万人心,揭揭皆经谊。此息则彼消,刚柔乃殊位。

进乘休复机,迪哲蹈仁智。自绝其本根,奈何取天劓。

燔灭滋秦瘝,网罗兴汉利。存亡书岂知,论者常不置。

济南耄言出,孔壁发神秘。百篇始昭垂,五代著成乂。

鲁齐韩毛《诗》,其传迭兴废。审音以知乐,亦各徵四至。

乐崩名仅存,缅想歌钟肆。礼失野可求,谁明射乡义。

制氏记铿锵,后苍详数制。区区象声容,讵得作者意。

赖夫《春秋》家,尚识王道贵。载事或称诬,推凡疑翼伪。

田何受孔易,其全缘卜筮。杨施孟梁徒,别出踵焦费。

挟书律始除,六籍岂俱逝。伤哉居下流,众恶所奔萃。

驾言拾灰残,我道犹未坠。乘之以颛门,中复縻谶纬。

党同护朽竹,攻弱击枯骴。文字日荄滋,编策亦鳞比。

孟荀与杨韩,先后参舆卫。择精语益详,炳炳诏来裔。

一籥节众音,八风无滥吹。方张乃遂翕,已矣更五季。

大明升殿郊,荧奎属炎彗。舂陵南标正,陕洛黄离继。

经世偶潜虚,象图合而异。举隅岂无反,仅若小星暳。

肫肫紫阳翁,敷贲了群视。在时张吕间,建学特超诣。

一鼓行无旁,八区同教肄。矧兹龙德中,美化纯渐被。

家书动盈屋,人事各康济。恭惟罔极恩,圣哲布嘉惠。

经尊道则尊,有合严庋寘。覆之以堂庭,牖户亦崇邃。

古史洎今诠,珠骈而玉缀。高名以经揭,酌原知水味。

譬如登乔岳,冈阜左右睇。草木流华滋,烟云撤纤翳。

观生老其间,面背俱盎睟。岂惟一身谋,直作数世计。

是家离石宗,遭乱藁城寄。劬书自玉峰,菑播实深穊。

子孙刈其熟,穰穰收秉穗。后来及门士,妙合若龟契。

尊闻行所知,况复躬自致。过逢诧师资,忍负筑场志。

我愿安氏堂,广作天下治。矜式表国都,弦歌行党术。

蓄诚以端蒙,达生以知类。惇典叙彝伦,三郊而五禘。

与世开隆平,吾经固无累。自微可之显,道岂不在器。

世间有形物,展转资弊弊。游谈亦何根,阁束祇自弃。

是将比镇宝,前人所数遗。手泽尚鲜新,一展一流涕。

昼诵夕思之,上帝俨临涖。作诗谂苏子,孙曾戒无替。

三月十日观南安赵使君所藏书画古器物

元代 柳贯

三月浃旬新雨馀,市河一舸如浮苴。言寻佳客赵横浦,步入城隅门巷纡。

褰帘迎揖坐便坐,深炷炉熏呼茗盂。砚屏方截紫绮段,楚瑶秀列珊瑚株。

是家素号虹月舫,载画盈簏书盈车。客逢好事要审鉴,便肯解褚倾囊储。

相看贵德亦贵物,古玉错落排筵敷。鹿卢带钩环佩玦,鞸䩬昔将承属镂。

佩章六纽四官印,篆画刻深铜质粗。配之冲牙奉君子,贯以系璲联金鱼。

连钱骢马琢文玉,圉人立侧垂裙裾。神工定复烦剞劂,赤刀故想来锟鋘。

次陈鼎器论制作,商周秦汉焉可诬。玄武实水卣实醴,腹背翠错提梁朱。

最奇剑槊尺有咫,绿玉龟鳞纯体肤。精铜岁久刚性在,间阅燥湿其无渝。

铨量画品差甲乙,锦褾玉轴随伸舒。庭光古佛出梵相,满月在水莲生趺。

卢前吴后笔锋劲,履豨承蜩玄化俱。瑶池仙会上中卷,细巧自是吴元瑜。

云霞楼观递隐见,花竹羽毛工染濡。绛旌飘转紫箫发,步辇导从千琼姝。

终篇八骏惜既阙,诗亡可补此置诸。意夫鬼物掩疵吝,免彼耄荒留叹吁。

徐熙葩叶妙设色,尘昏蠹蚀犹鲜腴。古绡一段写秋意,芙蓉鸂鶒连茭芦。

梦载鸱夷浮浩渺,此兴初不缘莼鲈。七客张萱为谁作,浓墨大笔色不枯。

五人人跨一善马,一跨乌犍一蹇驴。印窠惨澹悦生字,岂曾籍入官中帑。

穰穰画苑姑拨弃,伸眉更请评法书。二王真迹胡可得,硬黄数幅真唐摹。

兰亭五字损不损,肥本瘦本斑斑殊。如人身口耳目具,神采乃在颊上须。

虎贲举樽虽甚似,优孟抵掌何其疏。世间楮墨日弊弊,欲驾跛鳖行天衢。

南唐常侍六书学,凌轹斯邈开榛芜。杂诗流丽满一卷,铜甬篆法无能踰。

金绳铁纽莽回互,山虬海蜃争腾驱。嗟予欲读屡钳口,形求意索且须臾。

泰山继起石鼓后,李监捷出张先弧。向微二徐为启籥,此道湮灭谁昭苏。

真书生行行生草,飞白籀隶同一枢。张颠草圣入三昧,小楷妙合褚与虞。

《郎官石记》毁已久,百金可有墨本无。世之珍物岂待赞,题记况复经鲜于。

绮园角夏四神坐,刻字寸许无葩荂。永平元舅纪功颂,燕然何在拓墨乌。

厓镌野刻百数种,传观一二日已晡。馀欢未尽谋再至,榜人催发吾归欤。

暮投萧寺微雨作,昏灯照影溜鸣渠。冥怀且复领其要,回向灼观心地初。

百年蓬累大宇宙,荡摇不啻风中旟。寓意于物形勿著,尤物亦能为我娱。

滞形小足致偷夺,大或控颐伤口珠。牛李相倾坐石祸,王涯复壁嘻其愚。

吾徒适目取一快,彼豪巧者方睢盱。唏予嗜古与君并,见猎时然思负嵎。

作诗纪载实覶缕,若遇匠手当刊除。同观六士梁越产,王杨三子甘陈余。

交游聚散等萍絮,春风眇眇吹江湖。徵诗如见所见者,后有画者传之图。

二月七日与陈新甫甘允从饮范使君亭

元代 柳贯

心赏他年屡,湖光此处全。春生鸥鸟外,人醉杏花前。

细竹侵除道,残阳满系船。毋将比西子,吾实愧华颠。

柳贯

柳贯

柳贯(1270年8月18日—1342年12月7日),字道传,婺州浦江人,元代著名文学家、诗人、哲学家、教育家、书画家。博学多通,为文沉郁春容,工于书法,精于鉴赏古物和书画,经史、百氏、数术、方技、释道之书,无不贯通。官至翰林待制,兼国史院编修,与元代散文家虞集、揭傒斯、黄溍并称“儒林四杰”。► 122篇诗文

元代古诗词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1.255722 Second , 1414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