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晨度居庸至南关门

晨度居庸至南关门

元代 柳贯

云梯忽断山嵏平,霁雾初褰林平明。两都扼喉南北镇,九州通道东西行。

矗崖巨石擎佛屋,壁门遗筑开军城。当时苦诧天下险,一卒前临强万兵。

诗人柳贯的古诗

洪州歌六首 其五

元代 柳贯

女儿头戴角冠攲,匌叶垂垂亸鬓齐。十里来城肩担重,新晴菜把贱如泥。

浦阳十咏 其三 龙峰孤塔

元代 柳贯

两环日月似飞梭,鳌背棱棱窣堵波。朱鸟前头森赑屃,苍龙左角见嵯峨。

玉函舍利朝光现,珠斗阑干午影过。浩劫浮云开万象,宝华杂遝散芬陀。

次韵伯庸待制上京寓直书事四首因以为寄 其三

元代 柳贯

乌桓落日稍沈西,南极青山女堞低。马谷夏泉经雨涨,龙堆秋草拂云齐。

一函祠检将升玉,万里丸封不用泥。儤直夜凉谈往事,乘车犹欲避鸡栖。

僧传古踊雾出波龙图歌

元代 柳贯

叶公好龙致真龙,精气所感无不通。僧中刘累有传古,夜梦捷入骊龙宫。

阳晖焰焰阴魄动,左右给侍皆鱼虫。探珠不得逢彼怒,轰然鼓鬣兴雷风。

潜窥窃识领其妙,写之万楮将无同。目睛数月才一点,波浪咫尺如层空。

乘云执镜麾电母,跨海献宝招河宗。刘尝善豢古善画,得意忘象象乃工。

为龙为画了不识,有顷噀水投长虹。龙乎龙乎德正中,超忽变化天为功。

绛宫帝子秉节从,九渊唤起赤鲩公,永奠鳌极开鸿濛。

行界牌源道次小憩民舍

元代 柳贯

小谷疏林受数家,年芳犹有刺桐花。白云不为青山地,截断前峰两髻丫。

与用章戴生同度淡竹岭夜宿山家

元代 柳贯

一溪屡涉溪流浅,廿里穷源临浅巘。云间仄径细如萦,霜后枯葼齐若剪。

沙崩石烂阻危攀,磴断崖悬还斗转。已惊汗裌泫馀滋,更拟班荆息微喘。

未昏斜照白波沦,直下遥空青雾卷。粤初川岳各流形,自是阴阳始昭辨。

谁开壑谷通片云,重为封圻制钩键。神工使解铲崔嵬,世路何庸增连蹇。

舍车未免役孱躯,支策聊将收胜践。枌榆连荫壮且衰,姻友关情行孰遣。

吾生已付一浮沤,此足宁堪几重趼。莫投山馆睡齁齁,雨撼窗扉灯晛晛。

寒鸡呼梦报诗成,旷怀直为朋知展。

宗忠简公画像为公外曾孙叶深道作

元代 柳贯

近古社稷臣,生世常不数。不能半五百,继见已超卓。

炎运昔中否,兵氛缠大角。掩旆薄日黄,张弧北风恶。

起公滏阳节,仗以障河朔。恳恳存赵忠,愤极涕横落。

扶义亟西征,敌忾为小却。佐兴灵武功,受任留官钥。

主辱臣则何,国势滋以削。回銮累十疏,言谆听殊藐。

一死不贷公,百壬吁可怍。企公如列星,宵光仰昭灼。

几叶外曾孙,传世《春秋》学。手图起予观,言自崇勋阁。

士雅虽则休,随会尚堪作。蹙国今更非,云飞天一握。

谁能挽江汉?为公洗河洛。

岁暮杂言二首 其二

元代 柳贯

里中三四友,论交尝莫逆。自我远行迈,廿载成乖隔。

今归仅有存,生理各崩迫。经时不一晤,寐想犹如昔。

闭门风霰中,何以永今夕。不见万松根,濈濈养灵魄。

吾宁独多寿,持遗同怀客。

漫题斋壁

元代 柳贯

牧马新来秣地椒,街头挏酒玉倾瓢。羲和白日经天近,敕勒阴山度幕遥。

雨过忽然思御裌,风清聊复快凌歊。他年续作滦阳梦,万里排云溯泬寥。

雪霁得风径过高邮

元代 柳贯

乘舟得顺风,如鸟新插羽。甓湖五十里,浪破雪花舞。

不知岸势回,欻觉帆力举。却望烟中竿,参差数家聚。

高沙旧游处,酒贱鱼可煮。伸眉一笑粲,对面九疑阻。

得非龙爱珠,逞俊挟双橹。意令明月胎,光燄閟不吐。

我诗初未工,聊用相媚妩。后朝妙高台,呼云作吴语。

六月十五日大雨雹行

元代 柳贯

日月相斗鹑火中,晡时欲息云埋空。雨脚初来杂鸣雹,雷驱电挟声沨沨。

排檐倒槛挥霍入,犀兵快马难为雄。中休颇意绝崩迸,转横更觉加铦锋。

乱抛荆玉抵飞鹊,恣掷桃核随飘风。坐移向壁防碎首,急卷巾席何匆匆。

上天号令岂轻出,摧残长养皆元功。阴凝阳烁鬼神著,气有至反诚则同。

想兹试手鼓万物,特欲振槁昭群蒙。斋心变貌谨天戒,呜呼生意无终穷。

自宗正府西移居尚食局后杂书二首 其一

元代 柳贯

都城一住十年馀,挈挈今朝更徙居。奴辈莫嫌家具少,箧中犹是借来书。

浦阳十咏 其四 宝掌冷泉

元代 柳贯

一勺曹溪未是甘,刺山容易出飞泉。消融太古岷峨雪,澄映中秋沆瀣天。

挂树青猿窥洗钵,眠沙白鹿伴安禅。岩龛无缝身如石,逆数高僧入定年。

次韵伯庸无题四首 其四

元代 柳贯

黄鹄将骞两翅垂,跂行几许似蛇医。栖迟社首修封日,太息甘泉献赋时。

风籁萧萧听渐起,星弧历历看初移。尘埃渴肺今年甚,绝想仙盘露一卮。

舟中睡起

元代 柳贯

影入船窗隙日升,霜衾惊梦却青绫。一官朝右宁非客,十月漳滨幸未冰。

江驿比来无雁帛,水乡随处有鱼罾。食贫黾勉萦微禄,消得山灵笑负丞。

午日雪后行失八儿秃道中有怀同馆诸公

元代 柳贯

尖峰犹是漠南山,驼褐萧萧午日寒。艾叶漫将头上插,榴花应许梦中看。

马前砂雪行初隐,雕背荒云落更盘。王事独贤吾敢惮,重烦同馆劝加餐。

危太朴自金溪来访留馆兼旬因归有赠

元代 柳贯

数日出恒早,旋归已疲剧。思睡方未暝,强起临几席。

席间有佳友,来来千里屐。所来非健羡,亦不畏名迹。

谓吾昔求学,颇尝窥窾却。欲要一夕谈,以慰百年役。

寤疑则岂敢,辨义能亡益。斯文千载后,泮涣抵离析。

不有高朗姿,谁完超距力。夫道非远人,何尝系徵索。

譬如山出泉,其初论涓滴。渟涵就深广,千流同一脉。

掀掀鼓云涛,帖帖输溟渤。是气中乘陵,无吹亦无息。

文章道之英,各亦随所觌。草木纷以滋,何尝须粉泽。

生机一发越,形色自不隔。吾闻古作者,严严垂典式。

履正有夷途,胡行犹■埴。韩公起扶衰,文字欲适职。

取新非厌常,通变由知易。衰迟岂复进,傒子坚吾壁。

东风迫归期,未了千日客。少留慰将远,芳草萋以碧。

谅哉君子心,永言若金锡。县知筐筥赢,不废秉穧积。

勉勉他日思,为寄东飞翼。

次韵答乡友吴立夫见寄之作感别怀归情在其中矣

元代 柳贯

宇宙方来事,江湖独往人。扶摇遗短翮,濡沫到穷鳞。

误作轩裳梦,终惭稻锦身。迹虽侔燥湿,学岂混疵醇。

局步逢多踬,虚怀待一振。屈伸乘卦气,消息候天均。

喜际三雍启,还依六籍亲。马鞯从幸日,萤案洁餐辰。

滕口虞官谤,稽谋信卜陈。践更非显陟,迁秩遂为真。

清庙方惇礼,容台忝末尘。卑卑论燕雀,宪宪望麒麟。

缅想《閒居赋》,犹存弟子绅。国乡谁尚友?舆皂或称臣。

飞翰因来客,分光肯照邻。之人刍有束,何物稼盈囷。

矍圃初登射,骊山适罢巡。玉全遭刖足,渊静得藏珍。

接席连芳昼,看花惜好春。言筌开窈窈,理窟至驯驯。

蓄思文俱锐,修名实与宾。逝将熙孔业,由此乐颜仁。

淹泊思同社,羁孤若异伦。宜休宁俟斥,渐老最忧贫。

夙愿惟耕钓,浮荣谢鼎茵。灭行无听漏,观涉即知津。

狐首求吾正,《螽斯》咏尔诜。枌榆应不改,萝茑重相因。

惜远挼青菊,期归睇绿蘋。题诗缄恨去,离绪极纷纶。

晚泊贵溪游象山昭真观

元代 柳贯

舟行弋阳道,山石多异状。嵌空露钟窾,屹立俨圭鬯。

沿洄百数里,璆铁森相向。最奇象岩下,仙馆占丹嶂。

舍棹遵微行,松篁插云上。开门看青壁,左右挟高闶。

飞雨洒面来,轻飙入檐飏。道人出迎客,牖户坐南向。

延登升仙台,境肃神滋王。不知日车侧,但觉天宇旷。

我生名山游,正费屐几两。采真喜初遇,恋胜期屡访。

布帆催夕举,未敢恨飘荡。水深彭蠡湖,两眸更东望。

晨度居庸至南关门

元代 柳贯

云梯忽断山嵏平,霁雾初褰林平明。两都扼喉南北镇,九州通道东西行。

矗崖巨石擎佛屋,壁门遗筑开军城。当时苦诧天下险,一卒前临强万兵。

柳贯

柳贯

柳贯(1270年8月18日—1342年12月7日),字道传,婺州浦江人,元代著名文学家、诗人、哲学家、教育家、书画家。博学多通,为文沉郁春容,工于书法,精于鉴赏古物和书画,经史、百氏、数术、方技、释道之书,无不贯通。官至翰林待制,兼国史院编修,与元代散文家虞集、揭傒斯、黄溍并称“儒林四杰”。► 122篇诗文

元代古诗词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2.880843 Second , 4222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