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浦阳十咏 其五 月泉春诵

浦阳十咏 其五 月泉春诵

元代 柳贯

有盈有泚即寒泉,犹隔芦峰道里千。岳麓云深藏策处,匡山人老读书年。

松楠叠影青浮几,华树生香晚入筵。稽首堂中两夫子,六经言远视如天。

诗人柳贯的古诗

午日雪后行失八儿秃道中有怀同馆诸公

元代 柳贯

尖峰犹是漠南山,驼褐萧萧午日寒。艾叶漫将头上插,榴花应许梦中看。

马前砂雪行初隐,雕背荒云落更盘。王事独贤吾敢惮,重烦同馆劝加餐。

过大野泽

元代 柳贯

大野自为泽,济流安得通。渟涵就深广,蟠际渺西东。

揭帆入洪澜,尽此一日风。青山若浮髻,隐见云烟中。

不知何乡聚,欲辨已冥蒙。兹惟开辟来,岂固疏凿功。

捐小以成大,地利乃丰崇。至今徐兖郊,桑麻岁芃芃。

贿迁擅工贾,组丽连仆僮。矧时漕事兴,舟航密如蓬。

宝藏在山海,其益无终穷。一令民生遂,坐致国本充。

非吾黄帽郎,孰讯白凫翁。

岁暮杂言二首 其一

元代 柳贯

中年鞍马间,所历万里途。髀肉历既消,梦惊还一呼。

读史窥古人,恨时不能俱。宁知远游躅,足蹑双飞凫。

漠北松亭塞,燕南督亢图。居今采奇迹,未觉吾行迂。

岁晚重思之,天高明月孤。

送刘叔谠赴潮州韩山山长

元代 柳贯

揭阳海陬郡,溪谷藏雾毒。贾区谷在城,积居跨南服。

凡今仕者往,喜气溢僮仆。非轻万里途,盖善千金蓄。

子行携束书,言就韩山读。韩山祀昌黎,有酒有肴蔌。

骑麟想来过,盻盻揽遗躅。汛除蛮风清,沾溉时雨足。

以兹为教首,如日升若木。何必鳄避溪,已看鸡应卜。

今人慕古人,未免伤抑促。儒官实閒散,岁廪七十斛。

饱饭取诗哦,云月与追逐。宁无赵子徒,弹琴和予筑。

是将实装橐,果胜美粱肉。毋羞宦辙卑,所志三年谷。

子其厚韩山,听我歌《独漉》。我歌傥无證,并讯两黄鹄。

今体诗六十韵赠饯正傅之官池阳述学言怀见乎辞矣

元代 柳贯

昔有推乡学,今谁侮圣言。尚辞沦曲艺,执业谢专门。

制锦何妨美,更刀实太烦。爰从王氏作,重喜鲁经存。

集注初刊定,传疑并讨论。七篇贤所训,一贯道攸根。

翼传兹犹准,希踪孰可扪。仁岩顷颓剥,建木泮奫沄。

或者伤麟趾,嘻其状虎贲。走虽名恶子,君岂负诸孙。

直想披吾与,毋徒闯彼藩。律元求秒忽,车用饰轮辕。

堂陛尊卑分,渊泉左右源。缓行惟视履,妙契必亨屯。

固谓炊将熟,终期溺是援。蟾梯荣峻陟,鹏路蔼孤鶱。

正取能充拓,何尝志饱温。银章凌雾雨,朱绂贲丘园。

负弩方前导,乘车且载奔。威行秋浦曲,象动岁星垣。

入署梅花晓,开筵草色暄。琴声春寂寂,帘影昼掀掀。

建德当时国,清溪何处村?再畬宜黍稌,庶植间兰荪。

明府今为政,穷阎自不冤。使民安蜡腊,戒吏绝壶飧。

可得防毚兔,常须苙放豚。马惊连轴折,鱼淰尺波浑。

警静山无盗,年登社有膰。鸡窠对翁稚,肉谱系仍昆。

拊己心惟小,趋风礼更繁。加笾荐庭实,敛板候戎轩。

勿枉中怀璧,宁甘右属鞬。因游问花柳,须暇采蘋蘩。

客梦西堂句,宾筵北海尊。神应歆岂弟,世岂混昭昏。

稳蹑飞凫舄,徐升画鹿轓。胸中五色线,天上九重阍。

补衮功诚著,观书眼未眢。葆光非匿景,绝利不离源。

有客愚溪柳,其人太学蕃。方时征汇吉,自信括囊坤。

化瑟迟当改,樵枰看屡翻。先机轻绛灌,未患稔晁爰。

此岂犹堪出,子将矢勿谖。采芳留晚节,曝背负朝暾。

独幸联衣袂,频容渍酒痕。亲仁情正切,惜远思如燔。

薄赠将吴纻,佳占献楚焞。瞻云渺江汉,掬月在瓶盆。

生色滋融盎,清光与吐吞。各持脩省事,永慰别离魂。

列辟无前绩,先师罔极恩。名山严泰华,大器属玙璠。

法古承三统,书年表一元。荣枯徵断简,消息候微萱。

避弋齐缥凤,惩羹忌染鼋。谗夫行似蜮,君子化为猿。

计熟非稊稗,维丰俟芑穈。短篇墙及仞,企望倚昆崙。

阅进士卷赋呈同院诸公

元代 柳贯

五纬明明一鉴昏,斯文吾已愧专门。直教汉法称无害,犹恐秦人议少恩。

审乐岂能遗律吕,采芳终拟得兰荪。胸中故有青藜焰,梦里从渠墨水浑。

题宋徽宗扇面

元代 柳贯

瑶池池上万芙蕖,孔雀听经水殿虚。扇影已随鸾影去,轻纨留得瘦金书。

渡河宿麻子港口

元代 柳贯

青山彭蠡尾,湖水始生岸。一舸破微澜,风帆用其半。

乱流二百里,午发至未旰。苍茫洲景中,明灭津烟畔。

数家小聚落,渔灶倚滩爨。旧闻萑苻间,弱肉饱强悍。

时平道路清,跋涉得无患。岂非年谷丰,礼义能服叛。

严严主湖神,牲酒满杯案。乞灵我岂敢,云黑樯乌散。

橹师促转柁,轧轧鸣鹅鹳。前瞻麻子洲,波面明星烂。

新别重有怀,县情如此粲。

送临川谢有源赴闽医提领

元代 柳贯

一路青山荔子丛,华山西望粤台东。家风兰玉庭阶上,官事参苓药笼中。

鹢首去乘潮浪白,蛎房催出酒波红。福州自是炎蒸少,腊雪飞花落半空。

后滦水秋风词三首 其一

元代 柳贯

界墙洼尾砂如雪,滦河嘴头风捲空。泰和未必全盛日,几驿云州避暑宫。

还次桓州

元代 柳贯

塞雨初乾草未霜,穹庐秋色满沙场。割鲜俎上荐黄鼠,献获腰间悬白狼。

别部乌桓知几族,他山稽落是何方。长云西北天如水,想见旌旗瀚海光。

题金显宗墨竹

元代 柳贯

海润星辉大定年,生绡笔笔写苍烟。若为梦里筼筜谷,直到洋州雪筏边。

送杨君祥赴定海税官因思旧游

元代 柳贯

麾手黄尘一解颐,翩翩行色有颐辉。豚鱼税足初成算,鸥鸟心閒已息机。

山翠入帘消宿酒,海氛吹雨落秋衣。旧游更在云涛外,独倚西风送雁飞。

题苏长公书曹侍中与王省副论赵元昊事

元代 柳贯

古人善观人,其孚如视龟。后是数十年,理事可逆推。

何尝爽分寸,自足制盈亏。夏童昔跳踉,势将撼边垂。

生子实不令,貌求惟有几。虎欲既逐逐,狐行亦绥绥。

于时曹侍中,中山拥旌麾。相逢輶轩使,王鬷贰三司。

谓言国若鼎,寘安毋易危。人才出试可,边患稔愆违。

消衅必思豫,恃吾有足支。西枢本兵地,举纲振其维。

迟当属之子,在子究所施。鬷虽践枢筦,夏强适斯时。

谋弱遂弗振,斥去乃其宜。亿言不幸中,国岂终莫医。

坡翁忠义人,闻之为愕眙。写寘尺纸中,示作垂世规。

流传百年后,引贯珠累累。清夜一发楮,光晶射南箕。

我观与众异,慨今谁致之。自古泰治世,守道在四夷。

滥觞起毫芒,流末诚渺瀰。猗那久不作,国蹙祚已移。

展卷怀所钦,凄风振庭枝。

僧传古踊雾出波龙图歌

元代 柳贯

叶公好龙致真龙,精气所感无不通。僧中刘累有传古,夜梦捷入骊龙宫。

阳晖焰焰阴魄动,左右给侍皆鱼虫。探珠不得逢彼怒,轰然鼓鬣兴雷风。

潜窥窃识领其妙,写之万楮将无同。目睛数月才一点,波浪咫尺如层空。

乘云执镜麾电母,跨海献宝招河宗。刘尝善豢古善画,得意忘象象乃工。

为龙为画了不识,有顷噀水投长虹。龙乎龙乎德正中,超忽变化天为功。

绛宫帝子秉节从,九渊唤起赤鲩公,永奠鳌极开鸿濛。

浦阳十咏 其九 深祃江源

元代 柳贯

滥觞初不满瓶盆,百谷浑浑一壑吞。自此安流输渤澥,放渠高浪蹴昆崙。

出山未适帆樯便,竭泽毋庸罔罟繁。谢客题诗曾宿处,孤云落日是何村。

登徐州城上黄楼北望河流作

元代 柳贯

高楼背水压奔冲,影动云虹落水中。土色从黄宜制胜,河声触险听分洪。

却思沈璧千年日,欲问乘槎八月风。汴泗交流平似席,南行北播本同功。

出北城独上秋屏阁望西山烟霭中漠无所见

元代 柳贯

北江负城沙似碛,帖岸微行谁所辟。折旋殆类蚁沿封,漫漶犹如龙印迹。

风鬉披披鞍兀兀,去马浮曦正相逆。入门平步得高层,身与危阑争几尺。

缁袍年少不嗔来,拂掠胡床趣敷席。钩帘意拟见西山,云亦何心故蒙幂。

我疑玉女畏迎将,且惧词锋恣弹射。豹藏惜此管中斑,黛点羞渠眉上碧。

不然洪崖仙者过,雾幦烟軿罗什百。讵容左右觌昌丰,祇许依微揽芳泽。

我时坐定深得之,大小往来成一易。青天白日岂尝无,好怀转眼难寻绎。

祝融开面索新诗,五老破颜愁恶剧。我持一影行万里,负舟而来山有力。

搴华宁俟九春期,系匏未了三年客。正须慰藉管城公,重此提携烦脱帻。

过贾相故第

元代 柳贯

恨满龙骧江上舟,可容副使老循州。高冠谁上麒麟阁,断础犹名燕子楼。

洛下啼鹃惭相业,辽东归鹤诧仙游。异时不藉公田策,安得吴粳驾海流。

次韵伯庸待制上京寓直书事四首因以为寄 其二

元代 柳贯

松翣新裁似鹤翎,手中云影落深青。宫花忽动红千帐,禁柳齐分绿半棂。

金掌擎秋调玉屑,铜浑窥夜约银钉。不知太史朝来奏,东壁光联第几星。

柳贯

柳贯

柳贯(1270年8月18日—1342年12月7日),字道传,婺州浦江人,元代著名文学家、诗人、哲学家、教育家、书画家。博学多通,为文沉郁春容,工于书法,精于鉴赏古物和书画,经史、百氏、数术、方技、释道之书,无不贯通。官至翰林待制,兼国史院编修,与元代散文家虞集、揭傒斯、黄溍并称“儒林四杰”。► 122篇诗文

元代古诗词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4.014303 Second , 7498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