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落花

落花

唐代 李商隐

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
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
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
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

李商隐落花译文

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
高阁上的游人早已远去,小园的春花随风凋零纷纷乱飞。
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
花影参差迷离接连着曲折的小径,远望落花回舞映着斜阳的余晖。
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
我肝肠欲断,真不忍心把扫去满地落花;盼望残留枝头的春花能长久地保持下去。
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
盛开的鲜花将随着春天而去,面对这一切,我只有落泪沾衣。

李商隐落花注释

注释
客竞去:客人竟然都离去了。
参差:错落不起的样子。曲陌:曲折的小径。
迢(tiáo)递(dì):高远貌。此处指落花飞舞之高远者。
仍欲归:仍然希望其能归还枝头。
芳心:这里既指花的精神灵魂,又指怜爱花的人的心境。
沾衣:这里既指落花依依沾在人的衣服之上,又指怜爱花的人伤心而抛洒的泪滴。

李商隐落花鉴赏

“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首联是说,高阁上的游客已经竞相离去;小园的春花已经随风飘零纷纷乱飞。
诗一开始便写落花景象,前人称赞它发端“超忽”。其实,“小园花乱飞”一句不过是人皆可道之景,手法平平,并不新奇;妙就妙在首联两句之间的联系。落花是一种自然现象,和客人来去本无必然的联系,但诗人却说花是因为客人去了才“乱飞”,这样一来,连落花也看作有情的了。这种因果关系的描写颇出人意表,却又在情理之中。落花虽然早有,客人在时却浑然不觉,待到人去楼空,客散园寂,孤独惆怅之情袭上心头,诗人这才注意到满园缤纷的绿花,而且生出同病相怜的情思。两句诗不单写花,也兼写人,含蓄蕴藉,耐人寻味。
“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颔联是说,花影参差迷离接连着弯弯小径,远望落花回舞映着斜阳的余晖。
三四两句承上,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进一步描写落花乱飞的具体情状。“参差”句从空间着眼,写落花飘拂纷飞,连结曲陌;“迢递”句从时间着笔,写落花连绵不断,无尽无休。诗人是立于高阁向下俯视,所以园内景象尽收眼底。这两句对落花的本身描绘显得很客观,但对“斜晖”的点染却透露出作者的内心并不平静。此时此刻,在他眼前出现的落花和斜晖已经不是常人眼里的自然现象,而是同人一样充满感情,具有生命的事物,它们像是在同自己十分美好的青春和年华告别。诗人十分敏感的捕捉住这富有特征的景象,使整个画面笼罩在沉重暗淡的色调里,透出了诗人心灵的伤感和悲哀。
“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颈联是说,我的肝肠欲断不忍把落红扫去;望眼欲穿盼来春天却匆匆回归。
五、六句在前面描写的基础上,直接抒发了诗人的情感。这里的“肠断未忍扫”,就不单是一般的怜花惜花之情,而是断肠人又逢落花,自然倍觉伤情。“眼穿仍欲归”一句写出诗人的痴情和执着,他望眼欲穿,巴望花不要再落,却事与愿违,枝上残留的花朵越来越稀疏。
“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尾联是说,爱花惜花自然要埋怨春天去得太早,春尽花谢所得的只是落泪沾衣。花朵用生命装点了春天,无私的奉献出自己的一片芳心,最终却落得个凋零残破、沾人衣裾的凄凉结局。这又不是诗人自身的写照吗?诗人素怀壮志,极欲见用于世,却屡遭挫折,报效无门,所得只有悲苦失望,泪落沾衣而已。末二句,语意双关,低回凄婉,感慨无限。
全诗纯用白描,而落花与惜花者之神情全出,在淡淡的背景下,稀疏的笔意中,表达了诗人细致微妙的情思,把个落花季节写得愁肠寸断。不难看出,它已不是见花落泪、春归伤情的一般伤情诗了,而是比平常的伤春诗有更多的意蕴,更丰富的内涵。诗借对落花命运的怜惜,表现了诗人对一切美好事物被摧残的深深惋惜;诗人的一腔幽怨、缕缕情思在对落花深情的怜惜中含蓄婉转地透出,可谓情深韵美。诗的首尾两联,更是既得落花神韵,又意在言外地传达出诗人的情思。
诗歌是回顾漫长的文化积淀过程,首先从花开到花落,这自然界的演变过程。诗歌同人世的沧桑变换,荣枯无常,生涯浮沉的规律相契合。这从而成为生命盛衰的象征,富于哲理意味。其次花性柔弱,花开有时。自然是人类永远的认识对象和审美对象。诗人通过对花落表达出诗人身世坎坷。

李商隐落花创作背景

这首诗写于会昌六年(公元846年),作者正闲居永业。当时,李商隐陷入牛李党争之中,境况不佳,心情郁闷,故本诗流露出幽恨怨愤之情。

诗人李商隐的古诗

访秋

唐代 李商隐

酒薄吹还醒,楼危望已穷。
江皋当落日,帆席见归风。
烟带龙潭白,霞分鸟道红。
殷勤报秋意,只是有丹枫。

戏题枢言草阁三十二韵

唐代 李商隐

君家在河北,我家在山西。百岁本无业,阴阴仙李枝。
尚书文与武,战罢幕府开。君从渭南至,我自仙游来。
平昔苦南北,动成云雨乖。逮今两携手,对若床下鞋。
夜归碣石馆,朝上黄金台。我有苦寒调,君抱阳春才。
年颜各少壮,发绿齿尚齐。我虽不能饮,君时醉如泥。
政静筹画简,退食多相携。扫掠走马路,整顿射雉翳。
春风二三月,柳密莺正啼。清河在门外,上与浮云齐。
欹冠调玉琴,弹作松风哀。又弹明君怨,一去怨不回。
感激坐者泣,起视雁行低。翻忧龙山雪,却杂胡沙飞。
仲容铜琵琶,项直声凄凄。上贴金捍拨,画为承露鸡。
君时卧掁触,劝客白玉杯。苦云年光疾,不饮将安归。
我赏此言是,因循未能谐。君言中圣人,坐卧莫我违。
榆荚乱不整,杨花飞相随。上有白日照,下有东风吹。
青楼有美人,颜色如玫瑰。歌声入青云,所痛无良媒。
少年苦不久,顾慕良难哉。徒令真珠肶,裛入珊瑚腮。
君今且少安,听我苦吟诗。古诗何人作,老大徒伤悲。

所居永乐县久旱,县宰祈祷得雨,因赋诗

唐代 李商隐

甘膏滴滴是精诚,昼夜如丝一尺盈。
只怪闾阎喧鼓吹,邑人同报朿长生。

小园独酌

唐代 李商隐

柳带谁能结,花房未肯开。空馀双蝶舞,竟绝一人来。
半展龙须席,轻斟玛瑙杯。年年春不定,虚信岁前梅。

过华清内厩门

唐代 李商隐

华清别馆闭黄昏,碧草悠悠内厩门。
自是明时不巡幸,至今青海有龙孙。

登霍山驿楼

唐代 李商隐

庙列前峰迥,楼开四望穷。岭鼷岚色外,陂雁夕阳中。
弱柳千条露,衰荷一面风。壶关有狂孽,速继老生功。

无题二首 其二

唐代 李商隐

重帷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无题·来是空言去绝踪

唐代 李商隐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
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
蜡照半笼金翡翠,麝熏微度绣芙蓉。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归来

唐代 李商隐

旧隐无何别,归来始更悲。难寻白道士,不见惠禅师。
草径虫鸣急,沙渠水下迟。却将波浪眼,清晓对红梨。

端居

唐代 李商隐

远书归梦两悠悠,只有空床敌素秋。
阶下青苔与红树,雨中寥落月中愁。

赴职梓潼留别畏之员外同年

唐代 李商隐

佳兆联翩遇凤凰,雕文羽帐紫金床。桂花香处同高第,
柿叶翻时独悼亡。乌鹊失栖长不定,鸳鸯何事自相将。
京华庸蜀三千里,送到咸阳见夕阳。

深宫

唐代 李商隐

金殿销香闭绮栊,玉壶传点咽铜龙。狂飙不惜萝阴薄,
清咽偏知桂叶浓。斑竹岭边无限泪,景阳宫里及时钟。
岂知为雨为云处,只有高唐十二峰。

旧顿(顿,宿食处也。天子行幸住宿处,亦曰顿)

唐代 李商隐

东人望幸久咨嗟,四海于今是一家。
犹锁平时旧行殿,尽无宫户有宫鸦。

送从翁东川弘农尚书幕

唐代 李商隐

昔帝回冲眷,维皇恻上仁。三灵迷赤气,万汇叫苍旻.
刊木方隆禹,陛陑始创殷。夏台曾圮闭,汜水敢逡巡。
拯溺休规步,防虞要徙薪。蒸黎今得请,宇宙昨还淳。
缵祖功宜急,贻孙计甚勤。降灾虽代有,稔恶不无因。
宫掖方为蛊,边隅忽遘迍。献书秦逐客,间谍汉名臣。
北伐将谁使,南征决此辰。中原重板荡,玄象失钩陈。
诘旦违清道,衔枚别紫宸。兹行殊厌胜,故老遂分新。
去异封于巩,来宁避处豳。永嘉几失坠,宣政遽酸辛。
元子当传启,皇孙合授询。时非三揖让,表请再陶钧。
旧好盟还在,中枢策屡遵。苍黄传国玺,违远属车尘。
雏虎如凭怒,漦龙性漫驯。封崇自何等,流落乃斯民。
逗挠官军乱,优容败将频。早朝披草莽,夜缒达丝纶。
忘战追无及,长驱气益振。妇言终未易,庙算况非神。
日驭难淹蜀,星旄要定秦。人心诚未去,天道亦无亲。
锦水湔云浪,黄山扫地春。斯文虚梦鸟,吾道欲悲麟。
断续殊乡泪,存亡满席珍。魂销季羔窦,衣化子张绅。
建议庸何所,通班昔滥臻。浮生见开泰,独得咏汀蘋.

令狐舍人说昨夜西掖玩月因戏赠

唐代 李商隐

昨夜玉轮明,传闻近太清。凉波冲碧瓦,晓晕落金茎。
露索秦宫井,风弦汉殿筝。几时绵竹颂,拟荐子虚名。

代应二首

唐代 李商隐

沟水分流西复东,九秋霜月五更风。
离鸾别凤今何在,十二玉楼空更空。
昨夜双钩败,今朝百草输。关西狂小吏,惟喝绕床卢。

寄裴衡

唐代 李商隐

别地萧条极,如何更独来。秋应为黄叶,雨不厌青苔。
沈约只能瘦,潘仁岂是才。杂情堪底寄,惟有冷于灰。

安平公诗(故赠尚书韩氏)

唐代 李商隐

丈人博陵王名家,怜我总角称才华。华州留语晓至暮,
高声喝吏放两衙。明朝骑马出城外,送我习业南山阿。
仲子延岳年十六,面如白玉欹乌纱。其弟炳章犹两丱,
瑶林琼树含奇花。陈留阮家诸侄秀,逦迤出拜何骈罗。
府中从事杜与李,麟角虎翅相过摩。清词孤韵有歌响,
击触钟磬鸣环珂。三月石堤冻销释,东风开花满阳坡。
时禽得伴戏新木,其声尖咽如鸣梭。公时载酒领从事,
踊跃鞍马来相过。仰看楼殿撮清汉,坐视世界如恒沙。
面热脚掉互登陟,青云表柱白云崖。一百八句在贝叶,
三十三天长雨花。长者子来辄献盖,辟支佛去空留靴。
公时受诏镇东鲁,遣我草诏随车牙。顾我下笔即千字,
疑我读书倾五车。呜呼大贤苦不寿,时世方士无灵砂。
五月至止六月病,遽颓泰山惊逝波。明年徒步吊京国,
宅破子毁哀如何。西风冲户卷素帐,隙光斜照旧燕窠。
古人常叹知己少,况我沦贱艰虞多。如公之德世一二,
岂得无泪如黄河。沥胆咒愿天有眼,君子之泽方滂沱。

无题·凤尾香罗薄几重

唐代 李商隐

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
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斑骓只系垂杨岸,何处西南任好风。(任 一作:待)

曼倩辞

唐代 李商隐

十八年来堕世间,瑶池归梦碧桃闲。
如何汉殿穿针夜,又向窗中觑阿环。
李商隐

李商隐

李商隐(约813年-约858年),字义山,号玉溪(谿)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诗人,祖籍河内(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出生于郑州荥阳。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后葬于家乡沁阳(今河南焦作市沁阳与博爱县交界之处)。作品收录为《李义山诗集》。 ► 506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3.739563 Second , 7501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