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陇西行四首·其二

陇西行四首·其二

唐代 陈陶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春闺 一作:深闺)

陈陶陇西行四首·其二译文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唐军将士誓死横扫匈奴奋不顾身,五千身穿锦袍的精兵战死在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春闺 一作:深闺)
真可怜呵那无定河边成堆的白骨,还是少妇们春闺里思念的梦中人。

陈陶陇西行四首·其二注释

注释
貂锦:这里指战士,指装备精良的精锐之师。
无定河:在陕西北部。
春闺:这里指战死者的妻子。
匈奴:指西北边境部族。

陈陶陇西行四首·其二赏析

《陇西行》是乐府《相和歌·瑟调曲》旧题,内容写边塞战争。陇西,即今甘肃宁夏陇山以西的地方。这首《陇西行》诗反映了唐代长期的边塞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灾难。虚实相对,宛若电影中的蒙太奇,用意工妙。诗情凄楚,吟来潸然泪下。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以精炼概括的语言,叙述了一个慷慨悲壮的激战场面。唐军誓死杀敌,奋不顾身,但结果五千将士全部丧身“胡尘”。“誓扫”、“不顾”,表现了唐军将士忠勇敢战的气概和献身精神。汉代羽林军穿锦衣貂裘,这里借指精锐部队。部队如此精良,战死者达五千之众,足见战斗之激烈和伤亡之惨重。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这里没有直写战争带来的悲惨景象,也没有渲染家人的悲伤情绪,而是匠心独运,把“河边骨”和“春闺梦”联系起来,写闺中妻子不知征人战死,仍然在梦中想见已成白骨的丈夫,使全诗产生震撼心灵的悲剧力量。知道亲人死去,固然会引起悲伤,但确知亲人的下落,毕竟是一种告慰。而这里,长年音讯杳然,人早已变成无定河边的枯骨,妻子却还在梦境之中盼他早日归来团聚。灾难和不幸降临到身上,不但毫不觉察,反而满怀着热切美好的希望,这才是真正的悲剧。
这诗的跌宕处全在三、四两句。“可怜”句紧承前句,为题中之义;“犹是”句荡开一笔,另辟新境。“无定河边骨”和“春闺梦里人”,一边是现实,一边是梦境;一边是悲哀凄凉的枯骨,一边是年轻英俊的战士,虚实相对,荣枯迥异,造成强烈的艺术效果。一个“可怜”,一个“犹是”,包含着多么深沉的感慨,凝聚了诗人对战死者及其家人的无限同情。
明代杨慎《升庵诗话》认为,此诗化用了汉代贾捐之《议罢珠崖疏》“父战死于前,子斗伤于后,女子乘亭鄣,孤儿号于道,老母、寡妻饮泣巷哭,遥设虚祭,想魂乎万里之外”的文意,称它“一变而妙,真夺胎换骨矣”。贾文着力渲染孤儿寡母遥祭追魂,痛哭于道的悲哀气氛,写得沉痛而富有情致。文中写家人“设祭”、“想魂”,已知征人战死。而陈陶诗中的少妇则深信丈夫还活着,丝毫不疑其已经死去,几番梦中相逢。诗意更深挚,情景更凄惨,因而也更能使人一洒同情之泪。
明王世贞《艺苑卮言》赞赏此诗后二句“用意工妙”,但指责前二句“筋骨毕露”,后二句为其所累。其实,首句写唐军将士奋不顾身“誓扫匈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次句写五千精良之兵,一旦之间丧身于“胡尘”,确实令人痛惜。征人战死得悲壮,少妇的命运就更值得同情。所以这些描写正是为后二句表现少妇思念征人张本。可以说,若无前二句明白畅达的叙述描写作铺垫,想亦难见后二句“用意”之“工妙”。

诗人陈陶的古诗

蜀葵咏

唐代 陈陶

绿衣宛地红倡倡,熏风似舞诸女郎。
南邻荡子妇无赖,锦机春夜成文章。

寄兵部任畹郎中

唐代 陈陶

常思剑浦越清尘,豆蔻花红十二春。昆玉已成廊庙器,
涧松犹二薜萝身。虽同橘柚依南土,终愧魁罡近北辰。
好向昌时荐遗逸,莫教千古吊灵均。

避世翁

唐代 陈陶

海上一蓑笠,终年垂钓丝。沧洲有深意,冠盖何由知。
直钩不营鱼,蜗室无妻儿。渴饮寒泉水,饥餐紫朮芝。
鹤发披两肩,高怀如澄陂。尝闻仙老言,云是古鸱夷。
石窦閟雷雨,金潭养蛟螭。乘槎上玉津,骑鹿游峨嵋。
以人为语默,与世为雄雌。兹焉乃磻溪,豹变应须时。
自古隐沦客,无非王者师。

吴苑思

唐代 陈陶

今人地藏古人骨,古人花为今人发。
江南何处葬西施,谢豹空闻采香月。

鸡鸣曲

唐代 陈陶

鸡声春晓上林中,一声惊落虾蟆宫。二声唤破枕边梦,
三声行蟆烟海红。平旦慵将百雏语,蓬松锦绣当阳处。
愧君饮食长相呼,为君昼鸣下高树。

钟陵秋夜

唐代 陈陶

洪崖岭上秋月明,野客枕底章江清。
蓬壶宫阙不可梦,一一入楼归雁声。

将归钟陵留赠南海李尚书

唐代 陈陶

楚国有田舍,炎州长梦归。怀恩似秋燕,屡绕玉堂飞。
越酒岂不甘,海鱼宁无肥。山裘醉歌舞,事与初心违。
晔晔文昌公,英灵世间稀。长江浩无际,龙蜃皆归依。
贱子感一言,草茅发光辉。从来鸡凫质,得假凤凰威。
常欲讨玄珠,青云报巍巍。龙门竟多故,双泪别旍旂。

钱塘对酒曲

唐代 陈陶

风天雁悲西陵愁,使君红旗弄涛头。东海神鱼骑未得,
江天大笑闲悠悠。嵯峨吴山莫夸碧,河阳经年一宵白。
南州彩凤为君生,古狱愁蛇待恩泽。三清羽童来何迟,
十二玉楼胡蝶飞。炎荒翡翠九门去,辽东白鹤无归期。
鸱夷公子休悲悄,六鳌如镜天始老。尊前事去月团圆,
琥珀无情忆苏小。

南昌道中

唐代 陈陶

古道夤缘蔓黄葛,桓伊冢西春水阔。
村翁莫倚横浦罾,一半鱼虾属鹈獭。

泉州刺桐花咏兼呈赵使君

唐代 陈陶

仿佛三株植世间,风光满地赤城闲。
无因秉烛看奇树,长伴刘公醉玉山。
海曲春深满郡霞,越人多种刺桐花。
可怜虎竹西楼色,锦帐三千阿母家。
石氏金园无此艳,南都旧赋乏灵材。
只因赤帝宫中树,丹凤新衔出世来。
猗猗小艳夹通衢,晴日熏风笑越姝。
只是红芳移不得,刺桐屏障满中都。
不胜攀折怅年华,红树南看见海涯。
故国春风归去尽,何人堪寄一枝花。
赤帝常闻海上游,三千幢盖拥炎州。
今来树似离宫色,红翠斜欹十二楼。

闲居寄太学卢景博士

唐代 陈陶

无路青冥夺锦袍,耻随黄雀住蓬蒿。碧云梦后山风起,
珠树诗成海月高。久滞鼎书求羽翼,未忘龙阙致波涛。
闲来长得留侯癖,罗列楂梨校六韬。

赠温州韩使君

唐代 陈陶

康乐风流五百年,永嘉铃阁又登贤。严城鼓动鱼惊海,
华屋尊开月下天。内使笔锋光案牍,鄢陵诗句满山川。
今来谁似韩家贵,越绝麾幢雁影连。

番禺道中作

唐代 陈陶

博罗程远近,海塞愁先入。瘴雨出虹蝀,蛮江渡山急。
常闻岛夷俗,犀象满城邑。雁至草犹春,潮回樯半湿。
丹丘凤凰隐,水庙蛟龙集。何处树能言,几乡珠是泣。
千年赵佗国,霸气委原隰。龌龊笑终军,长缨祸先及。

杂歌谣辞。步虚引

唐代 陈陶

小隐山人十洲客,莓苔为衣双耳白。青编为我忽降书,
暮雨虹霓一千尺。赤城门闭六丁直,晓日已烧东海色。
朝天半夜闻玉鸡,星斗离离碍龙翼。

谪仙词

唐代 陈陶

牧龙丈人病高秋,群童击节星汉愁。瑶台凤辇不胜恨,
太古一声龙白头。玉气兰光久摧折,上清鸡犬音书绝。
蜺旌失手远于天,三岛空云对秋月。人间磊磊浮沤客,
鸑鷟蜻蜓飞自隔。不应冠盖逐黄埃,长梦真君旧恩泽。

酬元亨上人

唐代 陈陶

一衲净居云梦合,秋来诗思祝融高。
何因知我津涯阔,远寄东溟六巨鳌。

陇西行四首·其二

唐代 陈陶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春闺 一作:深闺)

赠江南李偕副使

唐代 陈陶

世禄三朝压凤池,杜陵公子汉庭知。雷封始贺堂溪剑,
花府寻邀玉树枝。几日坐谈诛叛逆,列城归美见歌诗。
从军莫厌千场醉,即是金銮宠命时。

江上逢故人

唐代 陈陶

十年蓬转金陵道,长哭青云身不早。
故乡逢尽白头人,清江颜色何曾老。

赋得古莲塘

唐代 陈陶

阖闾宫娃能采莲,明珠作佩龙为船。
三千巧笑不复见,江头废苑花年年。
陈陶

陈陶

陈陶(约公元812—约885年):字嵩伯,号三教布衣。《全唐诗》卷七百四十五“陈陶”传作“岭南(一云鄱阳,一云剑浦)人”。然而从其《闽川梦归》等诗题,以及称建水(在今福建南平市东南,即闽江上游)一带山水为“家山”(《投赠福建路罗中丞》)来看,当是剑浦(今福建南平)人,而岭南(今广东广西一带)或鄱阳(今江西波阳)只是他的祖籍。早年游学长安,善天文历象,尤工诗。举进士不第,遂恣游名山。唐宣宗大中(847—860年)时,隐居洪州西山(在今江西新建县西),后不知所终。有诗十卷,已散佚,后人辑有《陈嵩伯诗集》一卷。 ► 103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1.902499 Second , 3325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