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舟中立秋

舟中立秋

清代 施闰章

垂老畏闻秋,年光逐水流。
阴云沉岸草,急雨乱滩舟。
时事诗书拙,军储岭海愁。
洊饥今有岁,倚棹望西畴。

施闰章舟中立秋译文

垂老畏闻秋,年光逐水流。
临近老年最怕萧瑟衰败的秋日,曾经的美好时光也像流水一样一去不复返。
阴云沉岸草,急雨乱滩舟。
天阴沉沉、岸边青草瑟瑟仆倒,急雨乱点滩头、小舟摇摇荡荡。
时事诗书拙,军储岭海愁。
只能用文章表达对时事的担忧,两广的军粮储备也让人发愁。
洊饥今有岁,倚棹望西畴。
倚在船边望像西边的农田,想到已经连续多年饥荒,希望今年有个好收成。

施闰章舟中立秋注释

年光:时光,岁月。
军储:军队的储粮。
岭海:指两广。因地处五岭以南,临近南海。
洊饥:连续多年的饥荒。有岁:好年成。
棹(zhào):船桨,借指船。西畴:指西边的田野。

施闰章舟中立秋赏析

秋天是草木凋零的季节.相对于人生来说,又象征着壮盛之期的逝去,垂老之年的到来。所以尽管秋光也很美,却很少有入能像唐人刘禹锡那样豪迈高唱:盯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康熙三、四年间,担任“江西参议”而分守“湖西道”的施闰章年交四十七、八,正将进入老年之期。“顷年在官,引疾不许”,在这样的年龄遇上阴沉的“立秋”天气,自不免要悚然畏警了:回想当年来到临江府,芷是东风骀荡的春日。倘说那时还曾满怀ff春风骑马到江城,正值繁花照眼弱”的由衷喜悦和勤于民事的几多热望的话;那么秋风数度,当诗人又在“萧水、章门三日路”的公务往返中迎来衰飒秋日的时候,却再没有多少令他欣慰的事了——岁月蹉跎,年光如流,壮盛有为的四年多,就这样,逐水”逝去。眼看就要临近老年,怎能不感到深深的怅惘?此诗开篇以“垂老”映对“秋”节,引出“年光一逝去的幽幽慨叹,正表现着许多仕人步入衰秋时共有的苦涩之情。
而且诗人又是在孤舟客宦之中。如果遇上的是“秋风兮婿姻”的晴和之日,则船行江河之间,鸥飞白帆之上,虽说也难免会感到“水阔孤帆影,秋归万叶声”的清寥,毕竟还有青峰黛峦可眺、麦气豆香可赏.现在却是“阴云”沉沉、“急雨”敲篷,诗人所见副的,便只有岸草的瑟瑟偃伏和滩舟的颠荡乱雨之景了。“阴云沈岸草,急雨乱滩舟”二旬,即从眼前实景落笔,勾勒了一幅令人犯愁的动态画面。作为诗人孤消身影的黯淡背景,恰可有力地点示,诗人此刻的心境已变得怎样阴郁和纷乱。
施闰章是一位优时悯乱之士,他的思绪,无疑要比寻常的羁旅之客深沉得多。这些年来,国家时局仍处在动荡不安之中:晚明桂王虽已被吴三桂征平,郑成功、张煌言领导的义师,却依然坚持着悲壮的抗清斗争。为了安靖东南,清政府调动重兵,屯驻江浙皖赣一带。康熙三年秋七月,还发动了钲台湾”之役。施闰章对动乱的时局颇为担忧,在《中秋对月》诗中,即发出了“好酌清尊满,休教恨白头。不知今夜月,几处战场秋”的叹息。但身为一介饱读“诗书”的文士,他对安定苍生又能有多大作为?“时事诗书拙,军储临海。

施闰章舟中立秋创作背景

此诗记立秋日舟中所见所感。连年的饥荒,垂老的身世,眼前荒凉的江景,融于一体,寄托了诗人无限的感痛,真实地透露了清初社会的黑暗。

诗人施闰章的古诗

慈仁寺松

清代 施闰章

直欲凌风去,翻从拂地看。摧残经百折,偃仰郁千盘。

老阅山河变,阴兼日月寒。支离尔何意,不厌卧长安。

力疾赴官比部奉别家叔父

清代 施闰章

抱疴甘伏枕,语别即沾巾。风雨残春路,关河独去人。

无才安宦拙,宁俭补家贫。禄养嗟无及,吞声忆二亲。

赠商贤

清代 施闰章

京洛归何日,狂歌兴不违。家传殉国剑,身老钓鱼矶。

作客烧黄烛,寻僧卧翠微。风流满江汉,祇觉似君稀。

入西山

清代 施闰章

马首见西山,乘兴陶嘉月。振策峰已纡,扪萝巘逾绝。

兰榭耀玉峰,菌阁陵天阙。琪树寒始花,红药蕊初结。

披拂散心颜,荣落皆愉悦。暮鸟归岩扉,阴云如积雪。

松林息万籁,清响中夜发。樵隐易为欢,市朝性所拙。

眷言采芝人,毋使春芳歇。

天涯路

清代 施闰章

天涯望不极,尽是行人路。日日换行人,天涯路如故。

渺渺白云远,萋萋芳草暮。来者知为谁,但见行人去。

与王兆京同年宿敬亭

清代 施闰章

不辨翠微色,秋山红叶重。褰裳随去鸟,拄杖倚孤松。

人卧半床月,风传万岭钟。晓攀天际阁,目断白云峰。

怀方邵村使湖南

清代 施闰章

水国春方涨,扁舟去渺然。波平岳麓寺,天入洞庭船。

下濑征蛮地,长沙吊屈篇。劳臣有王事,郢曲几时传。

书西山丁道人壁

清代 施闰章

山豆花开野菊秋,隔林茅屋是丹丘。客来问道惟摇手,随意清泉绕屋流。

发宜春

清代 施闰章

新霁岫云轻,春风送客行。高台回嶂隔,深树杂花明。

村径半牛迹,山田皆水声。出门才几日,鶗鴂已先鸣。

屴崱峰

清代 施闰章

危楼矗立鼓山顶,目尽闽天万山影。磨崖上有紫阳书,光芒倒射扶桑冷。

双江会合蛟龙游,三山灭没人烟浮。岛屿东看入海气,空青一发指琉球。

洪涛忽起天地动,羲和返驾寒云愁。吁嗟乎!白日苦短,青鬓已斑。

天风何泠泠,吹我骨珊珊。念欲乘风挥手去,八表万里何当还。

鸾骖鹤驭良不远,鲸吞蚁斗谁能闲?回首大笑哀人间。

青州道上

清代 施闰章

草色青青揽辔游,马头见说古营丘。荒村老树闻莺少,舞絮惊沙搅客愁。

霸气尚留齐海岱,微言谁问鲁《春秋》。登临预拟蓬莱阁,好倚扶桑到十洲。

三十六湾湘阴

清代 施闰章

湘水行来转楫频,回波荡漾送残春。低头错认乡园水,欲唤青莎渡口人。

白龙潭上桃花源作

清代 施闰章

黄山峰壑几千曲,客游先就桃源宿。杖底殷殷雷绕身,楼头汹汹涛崩屋。

清梦全醒风雨声,深林匹练中宵明。晓起白龙掉长尾,四山飞瀑来喧争。

怪石礌砢排盾戟,寒潭冰雪澄空碧。隔溪古寺断疏钟,偃木垂藤缠绝壁。

匡庐三叠天下稀,嵩岳九龙称神奇。何如此地独兼并,咫尺众壑蟠蛟螭。

复磴丛篁白日暝,还溯药铫寻丹井。轰磕不闻人叫呼,倚杖空亭发深省。

问君莲花庵在无,连朝细雨山模糊。屋角一圭破云影,青鸾舞处看天都。

药谷仙源难具陈,琪花紫翠秋为春。凭君传语武陵客,笑杀桃源洞里人。

庐山遇雨

清代 施闰章

山下自晴山上雨,林深苔滑流石乳。杖藜拨云云不开,洞口老猿作人语。

忽闻天际一钟鸣,隔水苍茫寻涧户。

望衡岳

清代 施闰章

衡山绝顶祝融峰,独峙天南抗岱宗。水国风雷虚岫出,炎方冰雪半岩封。

斜阳欲辨烟中树,昨夜遥闻岳麓钟。好驻星轺看日出,卧翻云海荡心胸。

九华山

清代 施闰章

山到东岩好,横开翡翠屏。招提含宿雨,洞壁倚寒星。

杖底千峰小,烟中九子青。昔人曾燕坐,天柱一荒亭。

江行杂咏

清代 施闰章

鼓枻随渔父,乘槎老客星。莺声花屿暖,龙气雨潭腥。

波绿澄湘浦,天青合洞庭。谁知渔子饭,绝胜五侯鲭。

宿少林寺

清代 施闰章

夕阳半岭照松关,初地幽栖少室山。僧磬自鸣林鸟静,天风不动石萝闲。

悬岩五乳青冥外,古树三花杳霭间。闻道折芦人去远,锡飞常带白云还。

药公拈余浮云一洗万峰出作画并题短歌见贻依韵报谢

清代 施闰章

药公别具神仙笔,照夜青藜逢太乙。手翻沧海弄白日,兴酣笔落如箭疾。

千岩万壑何周悉,为我倒缩蓬莱归一室。云蒸雾合天地一,半空风雨泉声出。

大庾岭

清代 施闰章

峭壁何年凿,炎洲此路开。门容一骑入,人度万山来。

南北各回首,干戈更筑台。蓬蒿行处满,漫说岭头梅。

施闰章

施闰章

施闰章(1619—1683),清初著名诗人。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媲萝居士、蠖斋,晚号矩斋,后人也称施侍读,另有称施佛子。江南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顺治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十八年举博学鸿儒,授侍讲,预修《明史》,进侍读。文章醇雅,尤工于诗,与同邑高咏等唱和,时号“宣城体”,有“燕台七子”之称,与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位“清初六家”之列,处“海内八大家”之中,在清初文学史上享有盛名。著有《学馀堂文集》、《试院冰渊》等。► 97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2.335282 Second , 4155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