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过湖北山家

过湖北山家

清代 施闰章

路回临石岸,树老出墙根。
野水合诸涧,桃花成一村。
呼鸡过篱栅,行酒尽儿孙。
老矣吾将隐,前峰恰对门。

施闰章过湖北山家译文

路回临石岸,树老出墙根。
在回家的路上经过靠近石头的岸边,老树的枝头伸出墙外面。
野水合诸涧,桃花成一村。
很多小小的流水汇合流淌在两山间,山村里面的桃花全部开了。
呼鸡过篱栅,行酒尽儿孙。
小鸡们嬉闹着抢着过篱笆,儿孙们积极给爷爷添酒尽孝心。
老矣吾将隐,前峰恰对门。
当我老了时候,我也要这样的归隐,恰好我加门前就有一座山峰。

施闰章过湖北山家注释

回:盘环,转折。
合:汇合。诸涧:多处的涧水。涧,夹在两山间的流水。
篱栅(zhà):栅栏,以竹木编成的篱笆。
行酒:给人斟酒。

施闰章过湖北山家赏析

此诗之堍,恰与《泊樵舍》一诗成鲜明对照。
从时令看,阴郁的秋、冬早已过去,正好是群旧识春风好,殷勤拂面来"的春日了。施闰章大约也巳返回故乡,正带着—主恩闲日月,吾道合江湖”的喜悦,或在家中诵读“旧书”,或泛“东溪”就友畅饮,享受着“高柳不藏阁,流莺解就人”式的赋闲之乐。家乡附近有南漪湖,这首《过湖北山家》是作者泛舟出游中的即兴之作。
诗之起笔颇为悠然。那当是在随水而行的小舟之上,“路回”水转之同,便见有一带“石岸”。诗人舍舟登岸,行走在谁家墙院之外。心境既不忧急,意兴自更盎然,就连那拔出“墙根护的苍苍“老”树,竟也引得他流连兴叹了。
这开篇两句吐语平平,似乎并无惊人之处。再信步走去,漫步可听到一阵琮琮、潺潺的水声。寻声丽前。才发现原来有一泓“野水”,正沿着曲曲的山脚畅流。倘要推究这水的源头,只要抬头望一眼便明白了:那是由许多条山涧细流汇聚而成的。它究竟有多清纯,而且伴和着怎样一种幽幽的草苔清香,就恐怕只有诗人才能领略到了。如果“野水合诸涧”之境,还未免过于幽清,则“桃花成一村”句的跳出,便刹那间改变了一切:幽幽的流水之音尚在耳边呜响,一派红丽的“桃花”,已如火如霞般照亮了诗人的眼目。那是春日温馨的微笑,更是山民热情的问侯。看在它的“落英缤纷”之中,正掩映着一个“桃花源”般的世界。那茅舍,那篱栅,那鸣鸡吠狗、语声人影,全随着“桃花”的耀现而显露在了诗人眼前。
全诗至此平中出奇,将读者引入了料想不到的新奇之境。不过,这里毕竟不是“桃花源”,诗人也无意像武陵人那样进入其间,以一享“山家一父老的待客热情,他只是在村头兴致勃勃地眺望几眼,便被那宁和、怡悦的生活景象迷住了:“呼鸡过篱栅”句所描摹的,该是一位慈祥的老妇,正披着午闻的清荫,或是落日的斜晖,手托食盆、穿过篱栅,吆唤着散在四处的鸡群,至于她飘散的白发,怎样拂过皱纹环布的眼眉;爽朗的语声,怎样回应着欣喜奔返的鸡呜之音,诗中芷留有许多“空白”,全凭读者想像去补充了。“行酒尽儿孙”句,则由篱栅外景转向了场院,那里的石台边,正摆开一场老少团聚的宴饮。主人公无疑是位鹤发童颜的老爹,“儿孙”们则团团围坐,带着欢声笑语,给老爹酌酒助兴,至于老爹怎样因滔酣而酡颜乜眼,儿孙怎样笑得灿若春花,包括空气中怎样飘浮着山禽野味的香味,也全可在字行间仿佛一二。
这样的生活景象,这样的淳朴和温馨,对于久在仕途中奔波的诗人采说,恐怕只有在孩提时代才领略过,并且早已被官场的烦嚣和尘俗,搅扰得恍若隔世了。而今,经了路过“湖北山家”的欣悦一瞥,便又从淡淡的记忆深处溶溶涌出,令诗人那样向往和依恋l这才是人生无限亲切的起点和归宿。与这样的生活相比,那官场的钻营、倾轧、争斗生涯,便显得何其纷扰和令人憎氏一股深切的归隐之情,由此浓浓地笼盖了诗人。好在他终于可以抽身“隐”退的可能,何不就此定下决心,在家乡领略这晚年的亲情和怡乐。“相看两不厌”的敬亭山,正就在家门的对面。
全诗收结之处,正是诗人在“湖北山家”生活景象的触动下,转入对隐居生涯的动情展望之时。这其问该有几分酸涩、几分欣喜,也全留在结句之外,一任读者自已去固味了。

施闰章过湖北山家创作背景

这首具体创作年代不详。诗人经过江苏高淳的高淳湖,被美丽的自然景色深深吸引。同时也向往山里人家简朴、恬和的生活,更加触动作者归隐之心,于是诗人写诗将这种景况和情绪淡淡记录。

诗人施闰章的古诗

湖西行

清代 施闰章

节使坐徵敛,此事旧所无。军糈日夜急,安敢久踟蹰。

昨日令方日,今日期已逾。揽辔驰四野,萧条少民居。

荆榛蔽穷巷,原田一何芜。野老长跪言,今年水旱俱。

破壁复何有,永诀惟妻孥。岁荒复难鬻,泣涕沾敝襦。

肠断听此语,掩袂徒惊吁。所惭务敲朴,以荣不肖躯。

国恩信宽厚,前此已蠲逋。士卒待晨炊,孰能缓须臾。

行吟重呜咽,泪尽空山隅。

汪发若孝廉阳坡草堂

清代 施闰章

门径阴森石磴斜,城头山馆树交加。云霞远色横千嶂,雪月寒光俯万家。

乌几琴书皆傍竹,阳坡风士旧宜茶。爱君兄弟过从数,每岁吟看满眼花。

祀蚕娘

清代 施闰章

华灯白粥陈椒浆,田家女儿祀蚕娘。愿刺绣裙与娘着,使我红蚕堆满箔。

他家织缣裁罗襦,妾家卖丝充官租。馀作郎衣及儿袄,家贫租重还有无。

蚕时桑远行多露,好傍门前种桑树。

上天竺双桧峰

清代 施闰章

昔闻九里松,夹路响清濑。今寻双桧峰,壁立众山外。

危磴垒丹梯,阴霞成紫盖。平临江海宽,俯看丘壑碎。

人生若飞箨,倏与流飙会。濡首尘坱间,宁识沧洲大。

乘风叩阊阖,浮云接衣带。

泊樵舍

清代 施闰章

涨减水愈急,秋阴未夕昏。
乱山成野戍,黄叶自江村。
带雨疏星见,回风绝岸喧。
经过多战舰,茅屋几家存?

怀蔡大美江行戏柬

清代 施闰章

作客归无计,应知梦草堂。浮名驱策远,小妇别离长。

江路多春雨,山村易夕阳。牡丹开太早,不及共君觞。

燕子矶

清代 施闰章

绝壁寒云外,孤亭落照间。
六朝流水急,终古白鸥闲。
树暗江城雨,天青吴楚山。
矶头谁把钓?向夕未知还。

嵩阳雨夕怀王昊庐侍读

清代 施闰章

登封城郭嵩之阳,崒嵂青冥云锦张。重云三日雨如霰,满耳虫声秋叶黄。

此时独坐生白发,忽忆美人邈金阙。开尊永画坐论文,卷幔清宵同对月。

长安车马无时休,临歧执手重淹留。浩歌早识名山兴,瑶华送我寻嵩丘。

一生当著几两屐,放眼一步成十洲。看君亦有向平意,望远那免张衡愁。

玉女窗,捣衣石,来朝新霁凌绝壁,与谁共作峰头客。

化成岩宜春

清代 施闰章

云木郁江曲,心知好丘壑。攀蹬寻窅深,穿岩得疏豁。

万古青莲花,苍寒半舒萼。钟歇滩响闻,云开峰翠落。

荒台存往迹,暝烟见城郭。延目散襟颜,倚石就觞酌。

却羡无心云,逍遥去寥廓。

登江夏洪山寺塔

清代 施闰章

峰头开古寺,塔下俯浮云。山势龟蛇斗,江流沔汉分。

柳荒陶侃庙,风竞伏波军。南望湖光白,鸿归度夕曛。

历下送梅子翔归里

清代 施闰章

朔风一夜至,庭树叶皆飞。孤宦百忧集,故人千里归。

岱云寒不散,江雁去还稀。迟暮兼离别,愁君雪满衣。

始入白岳宿桃花洞天

清代 施闰章

树里柴扉暮不扃,仙台镫火远荧荧。烟横谷口虚堂白,路入山腰古洞青。

竹叶翻风喧夜雨,桃花流水带春星。巑岏五老遥相待,明日丹梯上杳冥。

新都戍

清代 施闰章

玉屏山草尽,练江江水浑。丈人看饮马,千骑如云屯。

腰间横大箭,游戏走平原。射雁落云中,逐兔过田园。

割鲜不须臾,腥血殷盘飧。汉儿刍秣久,相驯通语言。

此辈尚猛鸷,好恶难具论。往年贼破郡,去年蹂榆村。

驱除借厥力,到今防御存。居人远窜匿,白日黄尘昏。

何时罢兵战,天河洗乾坤。

宿少林寺

清代 施闰章

夕阳半岭照松关,初地幽栖少室山。僧磬自鸣林鸟静,天风不动石萝闲。

悬岩五乳青冥外,古树三花杳霭间。闻道折芦人去远,锡飞常带白云还。

忆昔行寄宋荔裳陇西

清代 施闰章

雕虫满眼何纷纷,安得麟凤开其群。《骚》之苗裔今宋玉,风流儒雅扬清芬。

宣城后身吾岂敢,文章胶漆良殷勤。忆昔西曹别离苦,仓皇不尽临歧语。

北辰南极阻且长,一曲《骊歌》泪如雨。蝮蛇游处鹧鸪啼,山魈一脚向人舞。

伤心瘴疠复烽烟,徒跣中宵避豺虎。闻君腾踏黄金台,离愁乍破欢颜开。

陇头流水忽呜咽,西方千骑远徘徊。李密回车泪空尽,昭州断魂招不来。

愿逐西风堕尔侧,弹筝夜醉葡萄杯。黄花白露风凄凄,拂尘开箧把君诗。

窅冥风雨鬼神泣,䆗窱山林猿鹤悲。我有一幅冰蚕丝,裁成绮服遗阿谁。

天寒河冻关塞远,肠断思君知不知。

天逸阁雪后醉歌

清代 施闰章

一冬无雪春雪好,名园飞阁开晴昊。主人逸兴有籍咸,把酒呼朋欢绝倒。

沙霁初闻白鸟鸣,雪残半露青峰小。麻姑婥约堕窗间,叠嶂参差浮树杪。

细数梅花多昨日,坐看新瀑通寒沼。觥筹历乱兴偏豪,石槛苔痕不须扫。

此阁崚嶒高百尺,先辈联翩著灵迹。蝌蚪深藏禹穴书,赋诗日集梁园客。

二十年来玉树摧,竹榭茅屋蔓萝薜。抽毫授简待吾曹,肯使中原少词伯。

前年铁骑城头嘶,出门一步迷东西。芳春暇日此良宴,何辞斗酒听黄鹂。

我思置阁临双溪,种梅高下溪云齐。花前岁岁同春酌,醉醒递换无端倪。

余澹心追送同舟至惠山

清代 施闰章

离人逢好友,一棹傍林丘。远送同明月,相看总白头。

野桥疏柳卧,浦寺乱云秋。信宿倾情话,闲心到十洲。

入西山

清代 施闰章

马首见西山,乘兴陶嘉月。振策峰已纡,扪萝巘逾绝。

兰榭耀玉峰,菌阁陵天阙。琪树寒始花,红药蕊初结。

披拂散心颜,荣落皆愉悦。暮鸟归岩扉,阴云如积雪。

松林息万籁,清响中夜发。樵隐易为欢,市朝性所拙。

眷言采芝人,毋使春芳歇。

苍梧云盖寺访无可上人

清代 施闰章

精舍萧疏山路斜,高人解组即袈裟。沧桑痛哭知无地,江海流离不见家。

云暗苍梧飞锡杖,梦归秋浦泛仙槎。与君坐对成今古,尝尽冰泉旧井茶。

再过岑山寺忆程山尊旧同此游

清代 施闰章

重来新涨急,小艇乱中流。树叶春藏寺,溪声夜满楼。

哺儿喧渚鹭,报雨听林鸠。不共狂歌客,登临起暮愁。

施闰章

施闰章

施闰章(1619—1683),清初著名诗人。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媲萝居士、蠖斋,晚号矩斋,后人也称施侍读,另有称施佛子。江南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顺治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十八年举博学鸿儒,授侍讲,预修《明史》,进侍读。文章醇雅,尤工于诗,与同邑高咏等唱和,时号“宣城体”,有“燕台七子”之称,与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位“清初六家”之列,处“海内八大家”之中,在清初文学史上享有盛名。著有《学馀堂文集》、《试院冰渊》等。► 97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2.425233 Second , 4656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