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泊樵舍

泊樵舍

清代 施闰章

涨减水愈急,秋阴未夕昏。
乱山成野戍,黄叶自江村。
带雨疏星见,回风绝岸喧。
经过多战舰,茅屋几家存?

施闰章泊樵舍译文

涨减水愈急,秋阴未夕昏。
河水暴涨水流更加湍急,秋云密布未到黄昏天已昏暗。
乱山成野戍,黄叶自江村。
乱山中到处是野战的兵营,江村里飘落的黄叶片片。
带雨疏星见,回风绝岸喧。
稀稀落落的雨中遥见颗疏星,呼啸的旋风吹过高高的堤岸。
经过多战舰,茅屋几家存?


所过之处有那么多战船,所剩无几的茅屋若隐若现。

施闰章泊樵舍注释

樵(qiáo)舍:樵夫家。
涨减:指上涨的洪水已退。
未夕昏:不到傍晚天已昏暗。
野戍(shù):军队野外的驻扎地。戍:军队防守。
回风:旋风。绝岸:高崖绝壁。喧:大声叫。
经过:所经之处,所过之处。战舰:大船。
几家:没有多少家。

施闰章泊樵舍赏析

首联“涨减水愈急,秋阴未夕昏”所写之景,实际是交待诗人之所以“泊樵舍”的原因:曾上涨的洪水虽正在消退,但水势却比洪水上涨时还要湍急,故不宜行进。这一句不仅写出“泊樵舍”之由,还有其耐人寻味的言外之意,即间接反映了洪水上涨时水势亦甚“急”可以想见其造成的灾害不小。此时,洪水消退当然是好事,但因“愈急”却造成航程的艰险,使人产生担忧不安之感。后句写天空笼罩着秋天的阴云,未至傍晚江面已一片昏暗,亦不宜盲目行进,同时这句又形成令人精神压抑的氛围。这两句之景虽旨在说明作者之所以泊樵舍一是水急,二是天昏,但其中流露出的担忧不安则为全诗定下了低沉的感情基调。
颔联“乱山成野戍,黄叶自江村”,乃描写诗人泊樵舍镇时远望之所见:那新建县之名胜西山到处是军队野外驻扎的营幕,这不仅使风景绝佳之地大煞了风景,更暗示了社会的动乱不安,以“乱山”称西山,即增添了乱世之感;于江岸上的村庄中,诗人只见黄叶飘零,这恰如杜甫《春望》写“城春草木深”一样,乃“明无人”(司马光《续温公诗话》)矣,即百姓四处逃散,这荒寂的江村显得异常萧条。这正是清初战乱的生动写照。
颈联“带雨疏星见,回风绝岸喧”,则转写近处江岸立体空间之所见所闻。仰望天色已晚,闪现出稀疏的星斗,但并未给诗人明朗悦目之感。因为“秋阴”,所以天开始飘洒秋雨,使疏星“带雨见”;耳听则觉回旋的江风,在岸壁间呼啸,显得凄厉,回风再卷起涛声,则令人恐惧矣。前句是静态,后句是动态,静与动的秋风秋雨给人带来亦是凄楚与不安。
尾联回写江上之所见:“经过多战舰,茅屋几家存?”“战舰”乃官家兵船,与“乱山成野戍”呼应;“茅屋”是百姓住所,与“黄叶自江村”呼应。前句是实写,“战舰多”,使人感到政局形势严重,社会秩序混乱;后句是虚写,“几家存”以问句出之,实指“无家存”。两相映衬,益见形势动荡、百姓流离的现实,其中充满诗人深重的忧虑。
这首诗写景采取由远及近的视角:先写江岸“乱山”与“江村”,继写“绝岸”,终写江面,画面颇见层次,意境显得深远。表面看,这是首景物诗,全诗四联皆写景,其实其“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间词话》)。每一联之景都内含诗人或郁闷、凄苦或不安、忧虑之情,但并不直露,全蕴藏于具体景物的意象之中,诗之风格仍偏于平和。

施闰章泊樵舍创作背景

顺治十八年(1661)诗人奉命守潮西道,辖区包括临江、吉州、袁州三州,诗人驻节临江(治所今江西清江县)。康熙六年(1667)乃由水路赣江北上归里。在途经樵舍镇(位今江西新建县西北60里)停泊时写了这首五律。

诗人施闰章的古诗

怀方邵村使湖南

清代 施闰章

水国春方涨,扁舟去渺然。波平岳麓寺,天入洞庭船。

下濑征蛮地,长沙吊屈篇。劳臣有王事,郢曲几时传。

顾宁人关中书至

清代 施闰章

旧迹满西京,高谈就友生。书曾搜孔壁,诗已变秦声。

多难馀身健,新编计日成。别来头并白,望远不胜情。

上天竺双桧响

清代 施闰章

昔闻九里松,夹路响清濑。今寻双桧响,壁立众山外。

危磴垒丹梯,阴霞成紫盖。平临江海宽,俯看丘壑碎。

人生若飞箨,倏与流飙会。濡首尘坱间,宁识沧洲大。

乘风叩阊阖,浮云接衣带。

忆昔行寄宋荔裳陇西

清代 施闰章

雕虫满眼何纷纷,安得麟凤开其群。《骚》之苗裔今宋玉,风流儒雅扬清芬。

宣城后身吾岂敢,文章胶漆良殷勤。忆昔西曹别离苦,仓皇不尽临歧语。

北辰南极阻且长,一曲《骊歌》泪如雨。蝮蛇游处鹧鸪啼,山魈一脚向人舞。

伤心瘴疠复烽烟,徒跣中宵避豺虎。闻君腾踏黄金台,离愁乍破欢颜开。

陇头流水忽呜咽,西方千骑远徘徊。李密回车泪空尽,昭州断魂招不来。

愿逐西风堕尔侧,弹筝夜醉葡萄杯。黄花白露风凄凄,拂尘开箧把君诗。

窅冥风雨鬼神泣,䆗窱山林猿鹤悲。我有一幅冰蚕丝,裁成绮服遗阿谁。

天寒河冻关塞远,肠断思君知不知。

三十六湾湘阴

清代 施闰章

湘水行来转楫频,回波荡漾送残春。低头错认乡园水,欲唤青莎渡口人。

与王兆京同年宿敬亭

清代 施闰章

不辨翠微色,秋山红叶重。褰裳随去鸟,拄杖倚孤松。

人卧半床月,风传万岭钟。晓攀天际阁,目断白云峰。

过湖北山家

清代 施闰章

路回临石岸,树老出墙根。
野水合诸涧,桃花成一村。
呼鸡过篱栅,行酒尽儿孙。
老矣吾将隐,前峰恰对门。

枣枣曲

清代 施闰章

井梧未落枣欲黄,秋风来早吹妾裳。含情剥枣寄远方,绵绵重妾千回肠。

封题寄去凭君语,枣甘谁道妾心苦。闺中不识望夫山,君看泪湿床头土。

九华山

清代 施闰章

山到东岩好,横开翡翠屏。招提含宿雨,洞壁倚寒星。

杖底千峰小,烟中九子青。昔人曾燕坐,天柱一荒亭。

日照观海同吕翰公明府

清代 施闰章

万里苍波照客颜,危亭天畔更跻攀。鱼龙欲见空中阁,风雨忽移何处山。

绝壑浮云来掌上,扶桑倒影接人间。凭陵愁思翻无际,渔父孤帆去独闲。

济北怀故人

清代 施闰章

渚烟昏夕岸,四望无孤城。舟中一步地,百虫绕我鸣。

虫鸣尔自适,不谓伤人情。渔翁进双鲤,一壶聊自倾。

忽忆故人梦,昨夜宛平生。觞酌聚邻曲,欢呼无停声。

今夕复何夕,独坐空屏营。

钱圣月重至宛陵有纪年诗

清代 施闰章

记昔论文处,寒云落敬亭。人惊乱后在,山比别时青。

甲子存诗史,沧洲剩客星。十年一尊酒,判醉不须醒。

再过岑山寺忆程山尊旧同此游

清代 施闰章

重来新涨急,小艇乱中流。树叶春藏寺,溪声夜满楼。

哺儿喧渚鹭,报雨听林鸠。不共狂歌客,登临起暮愁。

怀蔡大美江行戏柬

清代 施闰章

作客归无计,应知梦草堂。浮名驱策远,小妇别离长。

江路多春雨,山村易夕阳。牡丹开太早,不及共君觞。

秋夜送楚客

清代 施闰章

酒尽暮江头,归心水急流。月明分手夜,风逐去帆秋。

客里添新鬓,浔阳忆故丘。前途君自爱,寒露满汀洲。

顾宁人关中书至 其一

清代 施闰章

卜居从汗漫,作客古长安。抗志遗民在,论交直道难。

辋川园里住,华岳掌边看。尚有家山梦,应知关寒寒。

华山歌赠王山史

清代 施闰章

华山突兀凌八荒,仙掌擘画摩青苍。洗头盆水泻银汉,斜挂星青森在旁。

攀縆直上几千仞,俯看海日生扶桑。韩愈当年惊眩处,昔为绝险今康庄。

谁能罗致归户牖,琅琊先生有草堂。霞举烟霏何烂漫,杖藜散帙随昏旦。

奔腾腕下走钟王,研索床头穷系彖。安车强起栖僧阁,夜夜山中梦红药。

蹀躞金门懒上书,公卿缟纻还垂橐。先生岂是尘中人,披帷㥾就多逸民,所欢顾况尤比邻。

华山不作终南径,看尔三峰顶上身。

饮汪钝庵宅 其一

清代 施闰章

不分枉兰棹,重兼开竹扉。穷交存白发,小酌坐清晖。

官在还山久,书成示客稀。傥同吴市隐,相傍老渔矶。

药公拈余浮云一洗万峰出作画并题短歌见贻依韵报谢

清代 施闰章

药公别具神仙笔,照夜青藜逢太乙。手翻沧海弄白日,兴酣笔落如箭疾。

千岩万壑何周悉,为我倒缩蓬莱归一室。云蒸雾合天地一,半空风雨泉声出。

望衡岳

清代 施闰章

衡山绝顶祝融峰,独峙天南抗岱宗。水国风雷虚岫出,炎方冰雪半岩封。

斜阳欲辨烟中树,昨夜遥闻岳麓钟。好驻星轺看日出,卧翻云海荡心胸。

施闰章

施闰章

施闰章(1619—1683),清初著名诗人。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媲萝居士、蠖斋,晚号矩斋,后人也称施侍读,另有称施佛子。江南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顺治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十八年举博学鸿儒,授侍讲,预修《明史》,进侍读。文章醇雅,尤工于诗,与同邑高咏等唱和,时号“宣城体”,有“燕台七子”之称,与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位“清初六家”之列,处“海内八大家”之中,在清初文学史上享有盛名。著有《学馀堂文集》、《试院冰渊》等。► 97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3.108162 Second , 5157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