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枣枣曲

枣枣曲

清代 施闰章

井梧未落枣欲黄,秋风来早吹妾裳。含情剥枣寄远方,绵绵重妾千回肠。

封题寄去凭君语,枣甘谁道妾心苦。闺中不识望夫山,君看泪湿床头土。

诗人施闰章的古诗

上天竺双桧响

清代 施闰章

昔闻九里松,夹路响清濑。今寻双桧响,壁立众山外。

危磴垒丹梯,阴霞成紫盖。平临江海宽,俯看丘壑碎。

人生若飞箨,倏与流飙会。濡首尘坱间,宁识沧洲大。

乘风叩阊阖,浮云接衣带。

至南旺

清代 施闰章

客倦南来路,河分向北流。
明朝望乡泪,流不到江头。

过翚岭

清代 施闰章

崇冈陟崚嶒,鸟道绕山腹。仰探白日短,俯瞰阴霞伏。

鱼贯度行白,疲马艰踯躅。春晴多好风,吹我岩壑绿。

农耕岭上云,妇饭溪中犊。羁心旷登陟,瘠土见风俗。

华阳灵迹閟,杖策寻石屋。

苍梧云盖寺访无可上人

清代 施闰章

精舍萧疏山路斜,高人解组即袈裟。沧桑痛哭知无地,江海流离不见家。

云暗苍梧飞锡杖,梦归秋浦泛仙槎。与君坐对成今古,尝尽冰泉旧井茶。

饮汪钝庵宅 其二

清代 施闰章

别业苏台外,幽栖何处寻。入园松径绿,高枕石湖深。

万卷供多病,千春独寸心。离筵殊造次,还拟就遥岑。

曲江得方学士苏翁先生书

清代 施闰章

入塞仍羁旅,书来泪满缨。悲欢成隔世,衰白重关情。

远窜全家在,生还万事轻。几时归客梦,安稳石头城。

天逸阁雪后醉歌

清代 施闰章

一冬无雪春雪好,名园飞阁开晴昊。主人逸兴有籍咸,把酒呼朋欢绝倒。

沙霁初闻白鸟鸣,雪残半露青峰小。麻姑婥约堕窗间,叠嶂参差浮树杪。

细数梅花多昨日,坐看新瀑通寒沼。觥筹历乱兴偏豪,石槛苔痕不须扫。

此阁崚嶒高百尺,先辈联翩著灵迹。蝌蚪深藏禹穴书,赋诗日集梁园客。

二十年来玉树摧,竹榭茅屋蔓萝薜。抽毫授简待吾曹,肯使中原少词伯。

前年铁骑城头嘶,出门一步迷东西。芳春暇日此良宴,何辞斗酒听黄鹂。

我思置阁临双溪,种梅高下溪云齐。花前岁岁同春酌,醉醒递换无端倪。

历下送梅子翔归里

清代 施闰章

朔风一夜至,庭树叶皆飞。孤宦百忧集,故人千里归。

岱云寒不散,江雁去还稀。迟暮兼离别,愁君雪满衣。

青州道上

清代 施闰章

草色青青揽辔游,马头见说古营丘。荒村老树闻莺少,舞絮惊沙搅客愁。

霸气尚留齐海岱,微言谁问鲁《春秋》。登临预拟蓬莱阁,好倚扶桑到十洲。

饮汪钝庵宅 其一

清代 施闰章

不分枉兰棹,重兼开竹扉。穷交存白发,小酌坐清晖。

官在还山久,书成示客稀。傥同吴市隐,相傍老渔矶。

旅寓秦淮解兰石农部移尊见过

清代 施闰章

疏柳高梧水阁西,使君怀抱向清溪。为言笛步听歌好,自喜金樽就客携。

画省风流兼吏隐,沧江云月伴羁栖。清欢未觉消长夜,银汉垂垂拂槛低。

浮萍兔丝篇

清代 施闰章

李将军言:部曲尝掠人妻,既数年,携之南征,值其故夫,一见恸绝;问其夫已纳新妇,则兵之故妻也。四人皆大哭,各反其妻而去。予为作《浮萍兔丝篇》。

浮萍寄洪波,飘飘束复西。
兔丝罥乔柯,袅袅复离披。
兔丝断有日,浮萍合有时;
浮萍语免丝,离合安可知!
健儿东南征,马上倾城姿;
轻罗作障面,顾盼生光仪。
故夫从旁窥,拭目惊且疑;
长跪问健儿:“毋乃贱子妻?
贱子分已断,买妇商山陲;
但愿一相见,永诀从此辞。”
相见肝肠绝,健儿心乍悲,
自言“亦有妇,商山生别离,
我戍十余载,不知从阿谁?
尔妇既我乡,便可会路歧。”
宁知商山妇,复向健儿啼:
“本执君箕帚,弃我忽如遗。”
黄雀从乌飞,比翼长参差,
雄飞占新巢,雌伏思旧枝。
两雄相顾诧,各自还其雌。
雌雄一时合,双泪沾裳衣。

赠商贤

清代 施闰章

京洛归何日,狂歌兴不违。家传殉国剑,身老钓鱼矶。

作客烧黄烛,寻僧卧翠微。风流满江汉,祇觉似君稀。

暮抵西山香城寺怀伯衡先是相约同游不果

清代 施闰章

苍苍绝壁迥巃嵷,陟磴攀藤一径通。茅屋数家松叶下,山程十里水声中。

天开殿阁回峰抱,日落云霞半岭红。正是登高时节近,故人相望隔江东。

忆昔行寄宋荔裳陇西

清代 施闰章

雕虫满眼何纷纷,安得麟凤开其群。《骚》之苗裔今宋玉,风流儒雅扬清芬。

宣城后身吾岂敢,文章胶漆良殷勤。忆昔西曹别离苦,仓皇不尽临歧语。

北辰南极阻且长,一曲《骊歌》泪如雨。蝮蛇游处鹧鸪啼,山魈一脚向人舞。

伤心瘴疠复烽烟,徒跣中宵避豺虎。闻君腾踏黄金台,离愁乍破欢颜开。

陇头流水忽呜咽,西方千骑远徘徊。李密回车泪空尽,昭州断魂招不来。

愿逐西风堕尔侧,弹筝夜醉葡萄杯。黄花白露风凄凄,拂尘开箧把君诗。

窅冥风雨鬼神泣,䆗窱山林猿鹤悲。我有一幅冰蚕丝,裁成绮服遗阿谁。

天寒河冻关塞远,肠断思君知不知。

妙高台夜坐怀无可

清代 施闰章

日落水烟起,茫茫连岸白。褰裳陟高台,凉月皎秋夕。

古人不我陟,露气沾瑶席。忽忆龙眠叟,远引就禅寂。

桂岭旧担簦,匡庐复飞锡。游咏与之俱,屡折登山屐。

劝我学无生,危言同振溺。心迹未能并,出处尚狼藉。

解带思同游,天末久离析。人生无老少,皆为天地客。

东望海门深,南睇江云碧。岩壑留清晖,皓歌伤往昔。

竹源坑

清代 施闰章

杀虎防咥人,芟蔓莫留根。留根终遗患,伤心不可论。

竹源数百家,今余几人存。竹外有源泉,血流泉水浑。

群盗故比邻,姻娅如弟昆。反戈相啖食,收骨无儿孙。

茕茕数寡妇,零落依空村。凶年嗟半菽,撮土招游魂。

人亡亩税在,泪罢还声吞。

江月·十月晴江月

清代 施闰章

十月晴江月,微风夜未寒。
依人光不定,照影思无端。
少壮随波去,关河行路难。
平生素心友,莫共此时看。

力疾赴官比部奉别家叔父

清代 施闰章

抱疴甘伏枕,语别即沾巾。风雨残春路,关河独去人。

无才安宦拙,宁俭补家贫。禄养嗟无及,吞声忆二亲。

射乌楼行

清代 施闰章

越王城边乌哑哑,射乌楼头乌不下。周侯破寇此城头,到今杀不城乌愁。

先皇丙申岁七月,寇来海畔盈山丘。疾如长鲸吞巨舟,城中号哭声啾啾。

侯方解官听吏议,推守要害来乌楼。抗言立功须宿将,使贪使过皆保障。

中有健手王老虎,陷阵摧锋不偏壮。群凶争踞豹头山,咫尺乌楼正相向。

蚁附蜂屯顷刻间,何人敢立女墙上。周侯清啸决戎机,誓师慷慨裹铁衣。

指顾中坚发大炮,须臾万骨黄尘飞。紫袍戎首正糜烂,一军不尽舆尸归。

总戎援兵适继至,三山是日解重围。当途方略固多有,功成乃出闲官手。

烽烟既息乌楼空,乌楼壮绩在人口。他年再集头白乌,射马还有周侯无?

施闰章

施闰章

施闰章(1619—1683),清初著名诗人。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媲萝居士、蠖斋,晚号矩斋,后人也称施侍读,另有称施佛子。江南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顺治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十八年举博学鸿儒,授侍讲,预修《明史》,进侍读。文章醇雅,尤工于诗,与同邑高咏等唱和,时号“宣城体”,有“燕台七子”之称,与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位“清初六家”之列,处“海内八大家”之中,在清初文学史上享有盛名。著有《学馀堂文集》、《试院冰渊》等。► 97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1.289778 Second , 2350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