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大坑叹

大坑叹

清代 施闰章

丛山如剑戟,灌木蔽嵚岑。其水独南流,溪谷皆阻深。

山民鸟兽居,不驯匪自今。追呼敢逆命,兵革踵相寻。

未能静伏莽,火烈悲焚林。杀人税无出,迟回伤我心。

蚩蚩亦赤子,念尔为沾襟。招手语父老,鸱枭怀好音。

宿逋既累岁,敲骨力难任。民顽实吏拙,许身愧南金。

何时免素餐,引疾投吾簪。

诗人施闰章的古诗

燕子矶和王阮亭

清代 施闰章

矶头一望一含情,吴楚风帆入掌平。山寺楼台衔岸出,江村烟火杂云生。

东南极目真天堑,鼓角连年动石城。今古销沈余钓艇,断肠重听暮潮声。

怀方邵村使湖南

清代 施闰章

水国春方涨,扁舟去渺然。波平岳麓寺,天入洞庭船。

下濑征蛮地,长沙吊屈篇。劳臣有王事,郢曲几时传。

上天竺双桧响

清代 施闰章

昔闻九里松,夹路响清濑。今寻双桧响,壁立众山外。

危磴垒丹梯,阴霞成紫盖。平临江海宽,俯看丘壑碎。

人生若飞箨,倏与流飙会。濡首尘坱间,宁识沧洲大。

乘风叩阊阖,浮云接衣带。

寄汪舟次司训赣榆

清代 施闰章

忆共西山宿,高歌岂宦情。一毡连大海,五字竟长城。

夜雨桃花水,春风画角声。忧时休怅望,弦诵是平生。

白龙潭上桃花源作

清代 施闰章

黄山峰壑几千曲,客游先就桃源宿。杖底殷殷雷绕身,楼头汹汹涛崩屋。

清梦全醒风雨声,深林匹练中宵明。晓起白龙掉长尾,四山飞瀑来喧争。

怪石礌砢排盾戟,寒潭冰雪澄空碧。隔溪古寺断疏钟,偃木垂藤缠绝壁。

匡庐三叠天下稀,嵩岳九龙称神奇。何如此地独兼并,咫尺众壑蟠蛟螭。

复磴丛篁白日暝,还溯药铫寻丹井。轰磕不闻人叫呼,倚杖空亭发深省。

问君莲花庵在无,连朝细雨山模糊。屋角一圭破云影,青鸾舞处看天都。

药谷仙源难具陈,琪花紫翠秋为春。凭君传语武陵客,笑杀桃源洞里人。

与王兆京同年宿敬亭

清代 施闰章

不辨翠微色,秋山红叶重。褰裳随去鸟,拄杖倚孤松。

人卧半床月,风传万岭钟。晓攀天际阁,目断白云峰。

湖西行

清代 施闰章

节使坐徵敛,此事旧所无。军糈日夜急,安敢久踟蹰。

昨日令方日,今日期已逾。揽辔驰四野,萧条少民居。

荆榛蔽穷巷,原田一何芜。野老长跪言,今年水旱俱。

破壁复何有,永诀惟妻孥。岁荒复难鬻,泣涕沾敝襦。

肠断听此语,掩袂徒惊吁。所惭务敲朴,以荣不肖躯。

国恩信宽厚,前此已蠲逋。士卒待晨炊,孰能缓须臾。

行吟重呜咽,泪尽空山隅。

乱后和刘文伯郊行

清代 施闰章

斜日照荒野,乱山横白云。到家成远客,访旧指新坟。

战地冤魂语,空村画角闻。相看皆堕泪,风叶自纷纷。

趵突泉送严子餐都谏北还

清代 施闰章

传闻此泉来王屋,伏流倒涌历山麓。寒光喷雪复飞云,大声奔雷小碎玉。

故人黄门天上来,崔嵬百尺龙门开。凭陵日观照沧海,咄嗟坐啸生风雷。

临流复有千寻阁,白雪声名赫如昨。黄门挥翰似青莲,更拟新篇致康乐。

为君开尊握君手,素心海内真良友。年将强仕相伯仲,忍使离居成皓首。

扁舟昨日明湖游,骊歌今日生离忧。君不见济南七十二泉皆在眼,那堪沟水东西流。

暮抵西山香城寺怀伯衡先是相约同游不果

清代 施闰章

苍苍绝壁迥巃嵷,陟磴攀藤一径通。茅屋数家松叶下,山程十里水声中。

天开殿阁回峰抱,日落云霞半岭红。正是登高时节近,故人相望隔江东。

途中望西山

清代 施闰章

黄沙满襟袖,客怀无一展。时梦江南游,青山情不浅。

今晨觉爽气,悠然见绝巘。矗矗既崚嶒,邈邈何旷缅。

塞垣千里接,白云共舒卷。霁色落长安,空翠无近远。

赏心谁与谐,灵境终当践。虽无薜萝衣,一洗风尘眼。

屴崱峰

清代 施闰章

危楼矗立鼓山顶,目尽闽天万山影。磨崖上有紫阳书,光芒倒射扶桑冷。

双江会合蛟龙游,三山灭没人烟浮。岛屿东看入海气,空青一发指琉球。

洪涛忽起天地动,羲和返驾寒云愁。吁嗟乎!白日苦短,青鬓已斑。

天风何泠泠,吹我骨珊珊。念欲乘风挥手去,八表万里何当还。

鸾骖鹤驭良不远,鲸吞蚁斗谁能闲?回首大笑哀人间。

雪中望岱岳

清代 施闰章

碧海烟归尽,晴峰雪半残。
冰泉悬众壑,云路郁千盘。
影落齐燕白,光连天地寒。
秦碑凌绝壁,杖策好谁看?

星峰亭作

清代 施闰章

触雨陵山椒,陟巘展朝霁。危亭冒岖嵚,涨水明埤堄。

左曳羲和车,右把天姥袂。白云何连蜷,仿佛有根蒂。

秋草粲春华,山鬼善凝睇。坑劳秦帝凿,岭想谢公憩。

豁达万古情,流观四山际。

江月·十月晴江月

清代 施闰章

十月晴江月,微风夜未寒。
依人光不定,照影思无端。
少壮随波去,关河行路难。
平生素心友,莫共此时看。

钱塘观潮

清代 施闰章

海色雨中开,涛飞江上台。声驱千骑疾,气卷万山来。

绝岸愁倾覆,轻舟故溯洄。鸱夷有遗恨,终古使人哀。

悲野雀

清代 施闰章

枌榆繁羽族,琐细无定名。所谋非稻粱,不与鸡鹜争。

张罗始何日,遂使风俗成。机发尽掩覆,一罗歼群生。

持此饮啄具,充君鼎俎烹。苦惭托体微,不足一杯羹。

同类为啾啾,失侣长哀鸣。君辍筵上箸,请听檐外声。

秋夜送楚客

清代 施闰章

酒尽暮江头,归心水急流。月明分手夜,风逐去帆秋。

客里添新鬓,浔阳忆故丘。前途君自爱,寒露满汀洲。

汪发若孝廉阳坡草堂

清代 施闰章

门径阴森石磴斜,城头山馆树交加。云霞远色横千嶂,雪月寒光俯万家。

乌几琴书皆傍竹,阳坡风士旧宜茶。爱君兄弟过从数,每岁吟看满眼花。

粤西乱后怀平乐太守尹蓂阶同年

清代 施闰章

予本卧疴人,乃乘《相如传》。浩荡越江湖,迢递历乡县。

分符值朋旧,天末各眷恋。就中有尹生,才名冠吴甸。

素心炯白日,紫瞳掣流电。衔命守昭州,魑魅日中见。

饮水愁毒淫,官庖无完膳。藩镇善督责,汗颜甘诃谴。

诛求义不忍,出质到妻钏。播迁两及期,玄鬓飒已变。

闻我万里来,握手惊拭面。洒扫先下榻,契阔共餐饭。

煦沫及僮仆,敝衣为补缮。倾橐治我装,左右色无倦。

二子汗血驹,龆齿挺英彦。论文受甲乙,悲歌杂欢宴。

移觞松树根,濡翰鸲鹆研。陶陶夜未央,羽檄喧转战。

桂岭走鲸鲵,昭江纷组练。城荒无驻卒,路阻绝邻援。

爨婢罢晨炊,勺水不下咽。我行已仓皇,君意反缱绻。

中厨呼酒浆,妻孥泪如霰。饯我登竹舸,挥涕苦相劝。

封疆我则死,风鹤子当远。诀别水声中,缆解急飞箭。

瘴云落日昏,耳目骤惊眩。但见逋逃人,男女相蹂践。

别来断消息,枯蓬各飘转。苍梧杀气高,铜柱妖氛缠。

巢卵得无覆,颈血恐已溅。诗书故多难,鬼神不录善。

长号叙悲愤,战地儒冠贱。

施闰章

施闰章

施闰章(1619—1683),清初著名诗人。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媲萝居士、蠖斋,晚号矩斋,后人也称施侍读,另有称施佛子。江南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顺治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十八年举博学鸿儒,授侍讲,预修《明史》,进侍读。文章醇雅,尤工于诗,与同邑高咏等唱和,时号“宣城体”,有“燕台七子”之称,与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位“清初六家”之列,处“海内八大家”之中,在清初文学史上享有盛名。著有《学馀堂文集》、《试院冰渊》等。► 97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2.253639 Second , 4222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