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祀蚕娘

祀蚕娘

清代 施闰章

华灯白粥陈椒浆,田家女儿祀蚕娘。愿刺绣裙与娘着,使我红蚕堆满箔。

他家织缣裁罗襦,妾家卖丝充官租。馀作郎衣及儿袄,家贫租重还有无。

蚕时桑远行多露,好傍门前种桑树。

诗人施闰章的古诗

舟中立秋

清代 施闰章

垂老畏闻秋,年光逐水流。
阴云沉岸草,急雨乱滩舟。
时事诗书拙,军储岭海愁。
洊饥今有岁,倚棹望西畴。

临江悯旱

清代 施闰章

瘠土嗟薄获,岁丰长忍饥。戎马况叠迹,田园成路蹊。

荷锄代牛况,播种良苦疲。朱火肆燎原,禾稗同一萎。

民乱如恐后,况乃驱策为!徒跣呼百神,呜咽致我辞:政拙未敢苛,召灾今则谁?

云汉何皎洁,箕斗正参差。心知阊阖远,侧向高天啼。

明日急刍饷,吞声重涕洟。

九华山

清代 施闰章

山到东岩好,横开翡翠屏。招提含宿雨,洞壁倚寒星。

杖底千峰小,烟中九子青。昔人曾燕坐,天柱一荒亭。

趵突泉送严子餐都谏北还

清代 施闰章

传闻此泉来王屋,伏流倒涌历山麓。寒光喷雪复飞云,大声奔雷小碎玉。

故人黄门天上来,崔嵬百尺龙门开。凭陵日观照沧海,咄嗟坐啸生风雷。

临流复有千寻阁,白雪声名赫如昨。黄门挥翰似青莲,更拟新篇致康乐。

为君开尊握君手,素心海内真良友。年将强仕相伯仲,忍使离居成皓首。

扁舟昨日明湖游,骊歌今日生离忧。君不见济南七十二泉皆在眼,那堪沟水东西流。

叔父同弟阮迟予芜关次日予北发

清代 施闰章

小泊聚江干,帆开泪未干。路长催老易,家近恨归难。

长大看吾弟,浮沉付一官。今宵浑不寐,倍觉夜漫漫。

怀浮山诗寄药公

清代 施闰章

我闻浮渡山,好峰七十二。崱屴排空冥,窈窕凿深翠。

石洞穷雕镌,森然百物备。窟龙自雷雨,山鬼栖薜荔。

岩高倒景明,下见浮云坠。出没随江烟,虚无不在地。

奥区为谁造,灵迹此中閟。中有冥心人,高言越世事。

抉剔开混茫,乾坤受轩轾。我性癖兵壑,驰情有真寄。

行将策杖游,餐霞破憔悴。

秦淮阁夜

清代 施闰章

明月非霜雪,满城生夜凉。阁浮杨柳岸,风接芰荷香。

渔火平临槛,虫声暗逼床。谁怜河汉浅,牛女独相望。

浮萍兔丝篇

清代 施闰章

李将军言:部曲尝掠人妻,既数年,携之南征,值其故夫,一见恸绝;问其夫已纳新妇,则兵之故妻也。四人皆大哭,各反其妻而去。予为作《浮萍兔丝篇》。

浮萍寄洪波,飘飘束复西。
兔丝罥乔柯,袅袅复离披。
兔丝断有日,浮萍合有时;
浮萍语免丝,离合安可知!
健儿东南征,马上倾城姿;
轻罗作障面,顾盼生光仪。
故夫从旁窥,拭目惊且疑;
长跪问健儿:“毋乃贱子妻?
贱子分已断,买妇商山陲;
但愿一相见,永诀从此辞。”
相见肝肠绝,健儿心乍悲,
自言“亦有妇,商山生别离,
我戍十余载,不知从阿谁?
尔妇既我乡,便可会路歧。”
宁知商山妇,复向健儿啼:
“本执君箕帚,弃我忽如遗。”
黄雀从乌飞,比翼长参差,
雄飞占新巢,雌伏思旧枝。
两雄相顾诧,各自还其雌。
雌雄一时合,双泪沾裳衣。

再过岑山寺忆程山尊旧同此游

清代 施闰章

重来新涨急,小艇乱中流。树叶春藏寺,溪声夜满楼。

哺儿喧渚鹭,报雨听林鸠。不共狂歌客,登临起暮愁。

化成岩宜春

清代 施闰章

云木郁江曲,心知好丘壑。攀蹬寻窅深,穿岩得疏豁。

万古青莲花,苍寒半舒萼。钟歇滩响闻,云开峰翠落。

荒台存往迹,暝烟见城郭。延目散襟颜,倚石就觞酌。

却羡无心云,逍遥去寥廓。

至南旺

清代 施闰章

客倦南来路,河分向北流。
明朝望乡泪,流不到江头。

天逸阁雪后醉歌

清代 施闰章

一冬无雪春雪好,名园飞阁开晴昊。主人逸兴有籍咸,把酒呼朋欢绝倒。

沙霁初闻白鸟鸣,雪残半露青峰小。麻姑婥约堕窗间,叠嶂参差浮树杪。

细数梅花多昨日,坐看新瀑通寒沼。觥筹历乱兴偏豪,石槛苔痕不须扫。

此阁崚嶒高百尺,先辈联翩著灵迹。蝌蚪深藏禹穴书,赋诗日集梁园客。

二十年来玉树摧,竹榭茅屋蔓萝薜。抽毫授简待吾曹,肯使中原少词伯。

前年铁骑城头嘶,出门一步迷东西。芳春暇日此良宴,何辞斗酒听黄鹂。

我思置阁临双溪,种梅高下溪云齐。花前岁岁同春酌,醉醒递换无端倪。

侍家叔父同诸公集来凤亭

清代 施闰章

移棹忽闻莺,芳洲此日晴。树阴连野阔,山翠入江明。

倚醉亲鱼鸟,行歌答友生。不知春草色,何与故园情。

溪涨

清代 施闰章

溪张全无岸,沙田又可哀。舟航浮郡郭,荇藻罥楼台。

过雨重云黑,奔雷动地回。蛟龙横得意,白日向人来。

竹源坑

清代 施闰章

杀虎防咥人,芟蔓莫留根。留根终遗患,伤心不可论。

竹源数百家,今余几人存。竹外有源泉,血流泉水浑。

群盗故比邻,姻娅如弟昆。反戈相啖食,收骨无儿孙。

茕茕数寡妇,零落依空村。凶年嗟半菽,撮土招游魂。

人亡亩税在,泪罢还声吞。

湖西行

清代 施闰章

节使坐徵敛,此事旧所无。军糈日夜急,安敢久踟蹰。

昨日令方日,今日期已逾。揽辔驰四野,萧条少民居。

荆榛蔽穷巷,原田一何芜。野老长跪言,今年水旱俱。

破壁复何有,永诀惟妻孥。岁荒复难鬻,泣涕沾敝襦。

肠断听此语,掩袂徒惊吁。所惭务敲朴,以荣不肖躯。

国恩信宽厚,前此已蠲逋。士卒待晨炊,孰能缓须臾。

行吟重呜咽,泪尽空山隅。

警志诗

清代 施闰章

洋洋景运,六辔徂流。尔征尔迈,不我眷留。维帝赉予,靡德不具。

既具既完,逝不我顾。拾穗虽利,不如躬耕。束炬夜驰,不如早行。

鸱争腐鼠,凤餐竹食。翔视千仞,下罕雏匹。懿我祖考,争道策骥。

腹我目我,遑敢陨坠。昔游东鲁,摄衣孔庭。俯仰瞻听,实迩仪型。

匪哀匪慕,泣涕如雨。怆如亡子,初见父母。轨臻回赐,文企姬秦。

不惭爝火,持照千春。陨霜警木,世难厉德。怀璧负途,智士不惑。

猿则穴果,獭则祭鱼。谁为令人,不勤是图。皇皇朝夕,望晷心栗。

如岸斯崩,如虎将咥。冉苦抱疴,颜不待耇。敬尔良时,并宵作昼。

祀蚕娘

清代 施闰章

华灯白粥陈椒浆,田家女儿祀蚕娘。愿刺绣裙与娘着,使我红蚕堆满箔。

他家织缣裁罗襦,妾家卖丝充官租。馀作郎衣及儿袄,家贫租重还有无。

蚕时桑远行多露,好傍门前种桑树。

江行杂咏

清代 施闰章

鼓枻随渔父,乘槎老客星。莺声花屿暖,龙气雨潭腥。

波绿澄湘浦,天青合洞庭。谁知渔子饭,绝胜五侯鲭。

与王兆京同年宿敬亭

清代 施闰章

不辨翠微色,秋山红叶重。褰裳随去鸟,拄杖倚孤松。

人卧半床月,风传万岭钟。晓攀天际阁,目断白云峰。

施闰章

施闰章

施闰章(1619—1683),清初著名诗人。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媲萝居士、蠖斋,晚号矩斋,后人也称施侍读,另有称施佛子。江南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顺治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十八年举博学鸿儒,授侍讲,预修《明史》,进侍读。文章醇雅,尤工于诗,与同邑高咏等唱和,时号“宣城体”,有“燕台七子”之称,与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位“清初六家”之列,处“海内八大家”之中,在清初文学史上享有盛名。著有《学馀堂文集》、《试院冰渊》等。► 97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3.429583 Second , 7966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