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粤西乱后怀平乐太守尹蓂阶同年

粤西乱后怀平乐太守尹蓂阶同年

清代 施闰章

予本卧疴人,乃乘《相如传》。浩荡越江湖,迢递历乡县。

分符值朋旧,天末各眷恋。就中有尹生,才名冠吴甸。

素心炯白日,紫瞳掣流电。衔命守昭州,魑魅日中见。

饮水愁毒淫,官庖无完膳。藩镇善督责,汗颜甘诃谴。

诛求义不忍,出质到妻钏。播迁两及期,玄鬓飒已变。

闻我万里来,握手惊拭面。洒扫先下榻,契阔共餐饭。

煦沫及僮仆,敝衣为补缮。倾橐治我装,左右色无倦。

二子汗血驹,龆齿挺英彦。论文受甲乙,悲歌杂欢宴。

移觞松树根,濡翰鸲鹆研。陶陶夜未央,羽檄喧转战。

桂岭走鲸鲵,昭江纷组练。城荒无驻卒,路阻绝邻援。

爨婢罢晨炊,勺水不下咽。我行已仓皇,君意反缱绻。

中厨呼酒浆,妻孥泪如霰。饯我登竹舸,挥涕苦相劝。

封疆我则死,风鹤子当远。诀别水声中,缆解急飞箭。

瘴云落日昏,耳目骤惊眩。但见逋逃人,男女相蹂践。

别来断消息,枯蓬各飘转。苍梧杀气高,铜柱妖氛缠。

巢卵得无覆,颈血恐已溅。诗书故多难,鬼神不录善。

长号叙悲愤,战地儒冠贱。

诗人施闰章的古诗

途中望西山

清代 施闰章

黄沙满襟袖,客怀无一展。时梦江南游,青山情不浅。

今晨觉爽气,悠然见绝巘。矗矗既崚嶒,邈邈何旷缅。

塞垣千里接,白云共舒卷。霁色落长安,空翠无近远。

赏心谁与谐,灵境终当践。虽无薜萝衣,一洗风尘眼。

怀蔡大美江行戏柬

清代 施闰章

作客归无计,应知梦草堂。浮名驱策远,小妇别离长。

江路多春雨,山村易夕阳。牡丹开太早,不及共君觞。

药公拈余浮云一洗万峰出作画并题短歌见贻依韵报谢

清代 施闰章

药公别具神仙笔,照夜青藜逢太乙。手翻沧海弄白日,兴酣笔落如箭疾。

千岩万壑何周悉,为我倒缩蓬莱归一室。云蒸雾合天地一,半空风雨泉声出。

怀方邵村使湖南

清代 施闰章

水国春方涨,扁舟去渺然。波平岳麓寺,天入洞庭船。

下濑征蛮地,长沙吊屈篇。劳臣有王事,郢曲几时传。

人日泾川

清代 施闰章

人日日初晴,春风昨夜生。野梅谁早折,冻土又新耕。

余雪涓涓白,流澌瑟瑟鸣。琴溪闻控鲤,驻马一含情。

宿黄栀铺

清代 施闰章

积雨暗千山,阴云催日暮。哀此仆夫痡,踟蹰宿中路。

土室倚颓垣,荒村存老妪。敕吏慎勿扰,刍粟可自具。

吏言爨无薪,乞籴亦无处。时危供亿艰,含凄未忍怒。

盗贼兼虎狼,空山怀百虑。从骑夜击柝,宵分屡惊寤。

明旦风雨中,鸡鸣驱马去。

警志诗

清代 施闰章

洋洋景运,六辔徂流。尔征尔迈,不我眷留。维帝赉予,靡德不具。

既具既完,逝不我顾。拾穗虽利,不如躬耕。束炬夜驰,不如早行。

鸱争腐鼠,凤餐竹食。翔视千仞,下罕雏匹。懿我祖考,争道策骥。

腹我目我,遑敢陨坠。昔游东鲁,摄衣孔庭。俯仰瞻听,实迩仪型。

匪哀匪慕,泣涕如雨。怆如亡子,初见父母。轨臻回赐,文企姬秦。

不惭爝火,持照千春。陨霜警木,世难厉德。怀璧负途,智士不惑。

猿则穴果,獭则祭鱼。谁为令人,不勤是图。皇皇朝夕,望晷心栗。

如岸斯崩,如虎将咥。冉苦抱疴,颜不待耇。敬尔良时,并宵作昼。

赠登封叶明府井叔

清代 施闰章

吏隐名山窟,高斋云气重。翠屏横少室,明月正中峰。

苔绿前朝碣,秋清远寺钟。兴来飞舄得,何处有仙踪。

上天竺双桧峰

清代 施闰章

昔闻九里松,夹路响清濑。今寻双桧峰,壁立众山外。

危磴垒丹梯,阴霞成紫盖。平临江海宽,俯看丘壑碎。

人生若飞箨,倏与流飙会。濡首尘坱间,宁识沧洲大。

乘风叩阊阖,浮云接衣带。

乱后和刘文伯郊行

清代 施闰章

斜日照荒野,乱山横白云。到家成远客,访旧指新坟。

战地冤魂语,空村画角闻。相看皆堕泪,风叶自纷纷。

浮萍兔丝篇

清代 施闰章

李将军言:部曲尝掠人妻,既数年,携之南征,值其故夫,一见恸绝;问其夫已纳新妇,则兵之故妻也。四人皆大哭,各反其妻而去。予为作《浮萍兔丝篇》。

浮萍寄洪波,飘飘束复西。
兔丝罥乔柯,袅袅复离披。
兔丝断有日,浮萍合有时;
浮萍语免丝,离合安可知!
健儿东南征,马上倾城姿;
轻罗作障面,顾盼生光仪。
故夫从旁窥,拭目惊且疑;
长跪问健儿:“毋乃贱子妻?
贱子分已断,买妇商山陲;
但愿一相见,永诀从此辞。”
相见肝肠绝,健儿心乍悲,
自言“亦有妇,商山生别离,
我戍十余载,不知从阿谁?
尔妇既我乡,便可会路歧。”
宁知商山妇,复向健儿啼:
“本执君箕帚,弃我忽如遗。”
黄雀从乌飞,比翼长参差,
雄飞占新巢,雌伏思旧枝。
两雄相顾诧,各自还其雌。
雌雄一时合,双泪沾裳衣。

天逸阁雪后醉歌

清代 施闰章

一冬无雪春雪好,名园飞阁开晴昊。主人逸兴有籍咸,把酒呼朋欢绝倒。

沙霁初闻白鸟鸣,雪残半露青峰小。麻姑婥约堕窗间,叠嶂参差浮树杪。

细数梅花多昨日,坐看新瀑通寒沼。觥筹历乱兴偏豪,石槛苔痕不须扫。

此阁崚嶒高百尺,先辈联翩著灵迹。蝌蚪深藏禹穴书,赋诗日集梁园客。

二十年来玉树摧,竹榭茅屋蔓萝薜。抽毫授简待吾曹,肯使中原少词伯。

前年铁骑城头嘶,出门一步迷东西。芳春暇日此良宴,何辞斗酒听黄鹂。

我思置阁临双溪,种梅高下溪云齐。花前岁岁同春酌,醉醒递换无端倪。

新都戍

清代 施闰章

玉屏山草尽,练江江水浑。丈人看饮马,千骑如云屯。

腰间横大箭,游戏走平原。射雁落云中,逐兔过田园。

割鲜不须臾,腥血殷盘飧。汉儿刍秣久,相驯通语言。

此辈尚猛鸷,好恶难具论。往年贼破郡,去年蹂榆村。

驱除借厥力,到今防御存。居人远窜匿,白日黄尘昏。

何时罢兵战,天河洗乾坤。

舟中立秋

清代 施闰章

垂老畏闻秋,年光逐水流。
阴云沉岸草,急雨乱滩舟。
时事诗书拙,军储岭海愁。
洊饥今有岁,倚棹望西畴。

牵船夫行

清代 施闰章

十八滩头石齿齿,百丈青绳可怜子。赤脚短衣半在腰,裹饭寒吞掬江水。

北来铁骑尽乘船,滩峻船从石窟穿。鸡猪牛酒不论数,连樯动索千夫牵。

县官惧罪急如火,预点民夫向江坐。拘留古庙等羁囚,兵来不来饥杀我。

沿江沙石多崩峭,引臂如猿争叫啸。秋冬水涩春涨湍,渚穴蛟龙岸虎豹。

伐鼓鸣铙画舰飞,阳侯起立江娥笑。不辞辛苦为君行,梃促鞭驱半死生。

君看死者仆江侧,火伴何人敢哭声!自从伏波下南粤,蛮江多少人流血。

绳牵不断肠断绝,流水无情亦呜咽。

钱塘观潮

清代 施闰章

海色雨中开,涛飞江上台。声驱千骑疾,气卷万山来。

绝岸愁倾覆,轻舟故溯洄。鸱夷有遗恨,终古使人哀。

书西山丁道人壁

清代 施闰章

山豆花开野菊秋,隔林茅屋是丹丘。客来问道惟摇手,随意清泉绕屋流。

趵突泉送严子餐都谏北还

清代 施闰章

传闻此泉来王屋,伏流倒涌历山麓。寒光喷雪复飞云,大声奔雷小碎玉。

故人黄门天上来,崔嵬百尺龙门开。凭陵日观照沧海,咄嗟坐啸生风雷。

临流复有千寻阁,白雪声名赫如昨。黄门挥翰似青莲,更拟新篇致康乐。

为君开尊握君手,素心海内真良友。年将强仕相伯仲,忍使离居成皓首。

扁舟昨日明湖游,骊歌今日生离忧。君不见济南七十二泉皆在眼,那堪沟水东西流。

上天竺双桧响

清代 施闰章

昔闻九里松,夹路响清濑。今寻双桧响,壁立众山外。

危磴垒丹梯,阴霞成紫盖。平临江海宽,俯看丘壑碎。

人生若飞箨,倏与流飙会。濡首尘坱间,宁识沧洲大。

乘风叩阊阖,浮云接衣带。

江月·十月晴江月

清代 施闰章

十月晴江月,微风夜未寒。
依人光不定,照影思无端。
少壮随波去,关河行路难。
平生素心友,莫共此时看。

施闰章

施闰章

施闰章(1619—1683),清初著名诗人。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媲萝居士、蠖斋,晚号矩斋,后人也称施侍读,另有称施佛子。江南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顺治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十八年举博学鸿儒,授侍讲,预修《明史》,进侍读。文章醇雅,尤工于诗,与同邑高咏等唱和,时号“宣城体”,有“燕台七子”之称,与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位“清初六家”之列,处“海内八大家”之中,在清初文学史上享有盛名。著有《学馀堂文集》、《试院冰渊》等。► 97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1.669647 Second , 1414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