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怀侯韩振蓝山

怀侯韩振蓝山

清代 施闰章

贫苦日相共,宦游天一涯。有官真似水,无梦不还家。

五岭来山瘴,孤城接塞笳。别离春已暮,多恐鬓将华。

诗人施闰章的古诗

临江悯旱

清代 施闰章

瘠土嗟薄获,岁丰长忍饥。戎马况叠迹,田园成路蹊。

荷锄代牛况,播种良苦疲。朱火肆燎原,禾稗同一萎。

民乱如恐后,况乃驱策为!徒跣呼百神,呜咽致我辞:政拙未敢苛,召灾今则谁?

云汉何皎洁,箕斗正参差。心知阊阖远,侧向高天啼。

明日急刍饷,吞声重涕洟。

三十六湾湘阴

清代 施闰章

湘水行来转楫频,回波荡漾送残春。低头错认乡园水,欲唤青莎渡口人。

见宋荔裳遗诗凄然有作

清代 施闰章

好客生平酒不空,高歌零落痛无穷。西川终古流残泪,东海从无少大风。

国士魂销多难后,离人望断九原中。张堪妻子应谁托,巢卵长抛虎豹丛。

宿少林寺

清代 施闰章

夕阳半岭照松关,初地幽栖少室山。僧磬自鸣林鸟静,天风不动石萝闲。

悬岩五乳青冥外,古树三花杳霭间。闻道折芦人去远,锡飞常带白云还。

忆昔行寄宋荔裳陇西

清代 施闰章

雕虫满眼何纷纷,安得麟凤开其群。《骚》之苗裔今宋玉,风流儒雅扬清芬。

宣城后身吾岂敢,文章胶漆良殷勤。忆昔西曹别离苦,仓皇不尽临歧语。

北辰南极阻且长,一曲《骊歌》泪如雨。蝮蛇游处鹧鸪啼,山魈一脚向人舞。

伤心瘴疠复烽烟,徒跣中宵避豺虎。闻君腾踏黄金台,离愁乍破欢颜开。

陇头流水忽呜咽,西方千骑远徘徊。李密回车泪空尽,昭州断魂招不来。

愿逐西风堕尔侧,弹筝夜醉葡萄杯。黄花白露风凄凄,拂尘开箧把君诗。

窅冥风雨鬼神泣,䆗窱山林猿鹤悲。我有一幅冰蚕丝,裁成绮服遗阿谁。

天寒河冻关塞远,肠断思君知不知。

日照观海同吕翰公明府

清代 施闰章

万里苍波照客颜,危亭天畔更跻攀。鱼龙欲见空中阁,风雨忽移何处山。

绝壑浮云来掌上,扶桑倒影接人间。凭陵愁思翻无际,渔父孤帆去独闲。

钱塘观潮

清代 施闰章

海色雨中开,涛飞江上台。声驱千骑疾,气卷万山来。

绝岸愁倾覆,轻舟故溯洄。鸱夷有遗恨,终古使人哀。

暮抵西山香城寺怀伯衡先是相约同游不果

清代 施闰章

苍苍绝壁迥巃嵷,陟磴攀藤一径通。茅屋数家松叶下,山程十里水声中。

天开殿阁回峰抱,日落云霞半岭红。正是登高时节近,故人相望隔江东。

白龙潭上桃花源作

清代 施闰章

黄山峰壑几千曲,客游先就桃源宿。杖底殷殷雷绕身,楼头汹汹涛崩屋。

清梦全醒风雨声,深林匹练中宵明。晓起白龙掉长尾,四山飞瀑来喧争。

怪石礌砢排盾戟,寒潭冰雪澄空碧。隔溪古寺断疏钟,偃木垂藤缠绝壁。

匡庐三叠天下稀,嵩岳九龙称神奇。何如此地独兼并,咫尺众壑蟠蛟螭。

复磴丛篁白日暝,还溯药铫寻丹井。轰磕不闻人叫呼,倚杖空亭发深省。

问君莲花庵在无,连朝细雨山模糊。屋角一圭破云影,青鸾舞处看天都。

药谷仙源难具陈,琪花紫翠秋为春。凭君传语武陵客,笑杀桃源洞里人。

途中望西山

清代 施闰章

黄沙满襟袖,客怀无一展。时梦江南游,青山情不浅。

今晨觉爽气,悠然见绝巘。矗矗既崚嶒,邈邈何旷缅。

塞垣千里接,白云共舒卷。霁色落长安,空翠无近远。

赏心谁与谐,灵境终当践。虽无薜萝衣,一洗风尘眼。

光岳楼

清代 施闰章

危楼千尺瞰沧溟,泰岱东来作翠屏。拂槛寒星晴历历,侵衣银汉画泠泠。

地连朔雪孤城白,天入齐烟一带青。尊酒未酣人欲散,西风黄鹄度空冥。

祀蚕娘

清代 施闰章

华灯白粥陈椒浆,田家女儿祀蚕娘。愿刺绣裙与娘着,使我红蚕堆满箔。

他家织缣裁罗襦,妾家卖丝充官租。馀作郎衣及儿袄,家贫租重还有无。

蚕时桑远行多露,好傍门前种桑树。

竹源坑

清代 施闰章

杀虎防咥人,芟蔓莫留根。留根终遗患,伤心不可论。

竹源数百家,今余几人存。竹外有源泉,血流泉水浑。

群盗故比邻,姻娅如弟昆。反戈相啖食,收骨无儿孙。

茕茕数寡妇,零落依空村。凶年嗟半菽,撮土招游魂。

人亡亩税在,泪罢还声吞。

星峰亭作

清代 施闰章

触雨陵山椒,陟巘展朝霁。危亭冒岖嵚,涨水明埤堄。

左曳羲和车,右把天姥袂。白云何连蜷,仿佛有根蒂。

秋草粲春华,山鬼善凝睇。坑劳秦帝凿,岭想谢公憩。

豁达万古情,流观四山际。

燕子矶和王阮亭

清代 施闰章

矶头一望一含情,吴楚风帆入掌平。山寺楼台衔岸出,江村烟火杂云生。

东南极目真天堑,鼓角连年动石城。今古销沈余钓艇,断肠重听暮潮声。

化成岩宜春

清代 施闰章

云木郁江曲,心知好丘壑。攀蹬寻窅深,穿岩得疏豁。

万古青莲花,苍寒半舒萼。钟歇滩响闻,云开峰翠落。

荒台存往迹,暝烟见城郭。延目散襟颜,倚石就觞酌。

却羡无心云,逍遥去寥廓。

怀梅幼龙移居

清代 施闰章

何处寻梅尉,移家就蒋村。怒流安水碓,深树荫柴门。

词赋闲居得,渔樵晚计存。城东虚草阁,寂寞野云昏。

乱后和刘文伯郊行

清代 施闰章

斜日照荒野,乱山横白云。到家成远客,访旧指新坟。

战地冤魂语,空村画角闻。相看皆堕泪,风叶自纷纷。

牵船夫行

清代 施闰章

十八滩头石齿齿,百丈青绳可怜子。赤脚短衣半在腰,裹饭寒吞掬江水。

北来铁骑尽乘船,滩峻船从石窟穿。鸡猪牛酒不论数,连樯动索千夫牵。

县官惧罪急如火,预点民夫向江坐。拘留古庙等羁囚,兵来不来饥杀我。

沿江沙石多崩峭,引臂如猿争叫啸。秋冬水涩春涨湍,渚穴蛟龙岸虎豹。

伐鼓鸣铙画舰飞,阳侯起立江娥笑。不辞辛苦为君行,梃促鞭驱半死生。

君看死者仆江侧,火伴何人敢哭声!自从伏波下南粤,蛮江多少人流血。

绳牵不断肠断绝,流水无情亦呜咽。

浮萍兔丝篇

清代 施闰章

李将军言:部曲尝掠人妻,既数年,携之南征,值其故夫,一见恸绝;问其夫已纳新妇,则兵之故妻也。四人皆大哭,各反其妻而去。予为作《浮萍兔丝篇》。

浮萍寄洪波,飘飘束复西。
兔丝罥乔柯,袅袅复离披。
兔丝断有日,浮萍合有时;
浮萍语免丝,离合安可知!
健儿东南征,马上倾城姿;
轻罗作障面,顾盼生光仪。
故夫从旁窥,拭目惊且疑;
长跪问健儿:“毋乃贱子妻?
贱子分已断,买妇商山陲;
但愿一相见,永诀从此辞。”
相见肝肠绝,健儿心乍悲,
自言“亦有妇,商山生别离,
我戍十余载,不知从阿谁?
尔妇既我乡,便可会路歧。”
宁知商山妇,复向健儿啼:
“本执君箕帚,弃我忽如遗。”
黄雀从乌飞,比翼长参差,
雄飞占新巢,雌伏思旧枝。
两雄相顾诧,各自还其雌。
雌雄一时合,双泪沾裳衣。

施闰章

施闰章

施闰章(1619—1683),清初著名诗人。字尚白,一字屺云,号愚山,媲萝居士、蠖斋,晚号矩斋,后人也称施侍读,另有称施佛子。江南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顺治六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十八年举博学鸿儒,授侍讲,预修《明史》,进侍读。文章醇雅,尤工于诗,与同邑高咏等唱和,时号“宣城体”,有“燕台七子”之称,与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位“清初六家”之列,处“海内八大家”之中,在清初文学史上享有盛名。著有《学馀堂文集》、《试院冰渊》等。► 97篇诗文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2.662113 Second , 4222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