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国学典> 诗文> 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 / 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

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 / 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

唐代 孟浩然

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
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
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
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

孟浩然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 / 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译文

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
夕阳已经落下西边的山岭,千山万壑忽然昏暗静寂。
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
月光照进松林夜晚渐生凉意,风声泉声共鸣分外清晰。
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
山中砍柴人已经全都归家而去,烟霭中鸟儿刚归巢安息。
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
与丁大约定今晚来寺住宿,独自抚琴站在山路等你。

孟浩然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 / 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注释

注释
业师:法名业的僧人。一作“来公”。山房:僧人居所。期:一作“待”。
度:过、落。
壑:山谷。倏:一下子。
满清听:满耳都是清脆的响声。
樵人:砍柴的人。
烟:炊烟和雾霭。一作“磴”。
之:此。子:古代对男子的美称。宿来:一作“未来”。
孤琴:一作“孤宿”,或作“携琴”。

孟浩然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 / 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鉴赏

孟浩然在山水诗中,很善于表现自然景物在时间中的运动变化。山区寻常的景物,一经作者妙笔点染,便构成一幅清丽幽美的图画。
此诗写诗人夜宿山寺中,于山径之上等待友人的到来,而友人不至的情景。前六句尽写夜色:夕阳西下,万壑蒙烟,凉生松月,清听风泉,樵人归尽,暮鸟栖定;后两句写期待故人来宿而未至,于是抱琴等待。全诗不仅表现出山中从薄暮到深夜的时令特征,而且融合着诗人期盼知音的心情,境界清新幽静,语言委婉含蓄。
这首诗所描绘的自然景物形象,不仅仅准确地表现出山中从薄暮到深夜的时态特征,而且融统着诗人期盼知音的心情。特别是“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两句,写诗人见松月而觉夜凉,听见泉而感山幽,细致入微地传达出日暮山间听泉时的全部感受,很有韵味。
全篇前六句都是融情入景,到了第七句,才点出“之子期宿来”,然后在第八字再点出一个“候”字,彰显了诗人不焦虑不抱怨的儒雅风度,也从侧面表露出了诗人闲适的心境和对有人的信任。“孤琴候萝径”,以“孤”修饰琴,更添了孤清之感。孤琴的形象,兼有期待知音之意。而用“萝”字修饰“径”,也似有意似无意地反衬诗人的孤独。因为藤萝总是互相攀援、枝蔓交错地群生的。这一句诗,在整幅山居秋夜幽寂清冷的景物背景上,生动地勾勒出了诗人的自我形象:这位风神散朗的诗人,抱着琴,孤零零地伫立在洒满月色的萝径上,望眼欲穿地期盼友人的到来。诗的收尾非常精彩,使诗人深情期待知音的形象栩栩如生。
表面上看起来,前六句是写景,只有结尾两句写候友。其实不然,诗从一开始就在写候友,不过诗人暗藏在景物中,没有露面罢了。前六句看起来是无人之境,实际上是有人之境。“群壑倏已暝”是诗人看到的,“松月生夜凉”是诗人感到的,“风泉满清听”是诗人的感觉,“樵人归欲尽,烟鸟栖初定”也是诗人看到的。这些诗句表明诗人候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待读到“孤琴候萝径”,暗藏在景物中的人,与抚琴候友的人迭在一起,形象蓦地活起来,跃然纸上,呼之欲出。
全诗色彩不断变幻,景物描写十分清幽,语言含蓄委婉却不失韵味。“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两句是此诗名句。

孟浩然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 / 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创作背景

此诗具体创作时间不详,其背景是这样:孟浩然住在僧人业师的庙里,他的朋友丁大(可能是丁凤,有才华而不得志)约定晚上来庙里和他共宿。天快黑了,丁大还没有来,孟浩然就除庙等候他,并作此诗记其事。

诗人孟浩然的古诗

登龙兴寺阁

唐代 孟浩然

阁道乘空出,披轩远目开。逶迤见江势,客至屡缘回。
兹郡何填委,遥山复几哉。苍苍皆草木,处处尽楼台。
骤雨一阳散,行舟四海来。鸟归馀兴远,周览更裴回。

归至郢中

唐代 孟浩然

远游经海峤,返棹归山阿。日夕见乔木,乡关在伐柯。
愁随江路尽,喜入郢门多。左右看桑土,依然即匪他。

闻裴侍御朏自襄州司户除豫州司户,因以投寄

唐代 孟浩然

故人荆府掾,尚有柏台威。移职自樊衍,芳声闻帝畿。
昔余卧林巷,载酒过柴扉。松菊无时赏,乡园欲懒归。

寻裴处士

唐代 孟浩然

涉水更登陆,所向皆清贞。
寒草不藏径,灵峰知有人。
悠哉炼金客,独与烟霞亲。
曾是欲轻举,谁言空隐沦。
远心寄白日,华发回青春。
对此钦胜事,胡为劳我身。

越中逢天台太乙子

唐代 孟浩然

仙穴逢羽人,停舻向前拜。问余涉风水,何处远行迈。
登陆寻天台,顺流下吴会。兹山夙所尚,安得问灵怪。
上逼青天高,俯临沧海大。鸡鸣见日出,常觌仙人旆。
往来赤城中,逍遥白云外。莓苔异人间,瀑布当空界。
福庭长自然,华顶旧称最。永此从之游,何当济所届。

除夜有怀

唐代 孟浩然

五更钟漏欲相催,四气推迁往复回。帐里残灯才去焰,
炉中香气尽成灰。渐看春逼芙蓉枕,顿觉寒销竹叶杯。
守岁家家应未卧,相思那得梦魂来。

和张判官登万山亭,因赠洪府都督韩公

唐代 孟浩然

韩公是襄士,日赏城西岑。结构意不浅,岩潭趣转深。
皇华一动咏,荆国几谣吟。旧径兰勿剪,新堤柳欲阴。
砌傍馀怪石,沙上有闲禽。自牧豫章郡,空瞻枫树林。
因声寄流水,善听在知音。耆旧眇不接,崔徐无处寻。
物情多贵远,贤俊岂无今。迟尔长江暮,澄清一洗心。

夏日南亭怀辛大

唐代 孟浩然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中 一作:终)

涧南园即事贻皎上人

唐代 孟浩然

弊庐在郭外,素产唯田园。
左右林野旷,不闻朝市喧。
钓竿垂北涧,樵唱入南轩。
书取幽栖事,将寻静者论。

宿扬子津,寄润州长山刘隐士

唐代 孟浩然

所思在建业,欲往大江深。日夕望京口,烟波愁我心。
心驰茅山洞,目极枫树林。不见少微星,星霜劳夜吟。

还山贻湛法师

唐代 孟浩然

幼闻无生理,常欲观此身。心迹罕兼遂,崎岖多在尘。
晚途归旧壑,偶与支公邻。导以微妙法,结为清净因。
烦恼业顿舍,山林情转殷。朝来问疑义,夕话得清真。
墨妙称古绝,词华惊世人。禅房闭虚静,花药连冬春。
平石藉琴砚,落泉洒衣巾。欲知冥灭意,朝夕海鸥驯。

听郑五愔弹琴

唐代 孟浩然

阮籍推名饮,清风坐竹林。
半酣下衫袖,拂拭龙唇琴。
一杯弹一曲,不觉夕阳沉。
余意在山水,闻之谐夙心。

韩大使东斋会岳上人、诸学士

唐代 孟浩然

郡守虚陈榻,林间召楚材。山川祈雨毕,云物喜晴开。
抗礼尊缝掖,临流揖渡杯。徒攀朱仲李,谁荐和羹梅。
翰墨缘情制,高深以意裁。沧洲趣不远,何必问蓬莱。

夏日与崔二十一同集卫明府宅(一作宴卫明府宅遇北使)

唐代 孟浩然

言避一时暑,池亭五月开。喜逢金马客,同饮玉人杯。
舞鹤乘轩至,游鱼拥钓来。座中殊未起,箫管莫相催。

同张明府清镜叹

唐代 孟浩然

妾有盘龙镜,清光常昼发。自从生尘埃,有若雾中月。
愁来试取照,坐叹生白发。寄语边塞人,如何久离别。

送崔遏(易)

唐代 孟浩然

片玉来夸楚,治中作主人。
江山增润色,词赋动阳春。
别馆当虚敞,离情任吐伸。
因声两京旧,谁念卧漳滨?

赋得盈盈楼上女

唐代 孟浩然

夫婿久离别,青楼空望归。妆成卷帘坐,愁思懒缝衣。
燕子家家入,杨花处处飞。空床难独守,谁为报金徽。

过故人庄

唐代 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鹦鹉洲送王九之江左

唐代 孟浩然

昔登江上黄鹤楼,遥爱江中鹦鹉洲。
洲势逶迤绕碧流,鸳鸯鸂鶒满滩头。
滩头日落沙碛长,金沙熠熠动飙光。
舟人牵锦缆,浣女结罗裳。
月明全见芦花白,风起遥闻杜若香。
君行采采莫相忘。

除夜乐城逢张少府

唐代 孟浩然

云海泛瓯闽,风潮泊岛滨。何知岁除夜,得见故乡亲。
余是乘槎客,君为失路人。平生复能几,一别十馀春。
孟浩然

孟浩然

孟浩然(689-740),男,汉族,唐代诗人。本名不详(一说名浩),字浩然,襄州襄阳(今湖北襄阳)人,世称“孟襄阳”。浩然,少好节义,喜济人患难,工于诗。年四十游京师,唐玄宗诏咏其诗,至“不才明主弃”之语,玄宗谓:“卿自不求仕,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因放还未仕,后隐居鹿门山,著诗二百余首。孟浩然与另一位山水田园诗人王维合称为“王孟”。 ► 278篇诗文

唐代古诗词

国学|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Processed in 2.340481 Second , 6514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