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炯

杨炯

杨炯(650年-692年),汉族,弘农华阴(今属陕西)人,排行第七;唐朝诗人,初唐四杰之一。显庆六年(公元661年),年仅11岁的杨炯被举为神童,上元三年(676年)应制举及第,授校书郎。后又任崇文馆学士,迁詹事、司直。垂拱元年(685年),降官为梓州司法参军。天授元年(690年),任教于洛阳宫中习艺馆。如意元年(692年)秋后改任盈川县令,吏治以严酷著称,卒于任所。因此后人称他为“杨盈川”。 ► 25篇诗文 ► 精选语句

杨炯代表作《夜送赵纵》

赵氏连城璧,由来天下传。
送君还旧府,明月满前川。

杨炯:人物生平


幼举神童
杨炯幼年时就非常聪明博学,文采出众,唐显庆四年(659年),应弟子举及弟,被举神童,唐显庆五年(660年),杨炯时年十一,待制弘文馆,待制十六年。刚进弘文馆的时候,杨炯因为年轻,对出仕与否还不太经意。有了“予出身”的待遇,能在弘文馆“待制”,心里已经感到满足。但随着年岁的增长,阅历和学识的加深,“学而优则仕”的信念强烈地萌动起来,期间杨炯创作了《青苔赋》和《幽兰赋》表达自己渴望仕途,却怀才不遇的情志。
秘府校书
在弘文馆待制十六年后,杨炯于唐高宗上元三年(676年)在京应制举,补秘书省校书郎。据《新唐书·百官志》二载:秘书省有“校书郎十人,正九品上,正字四人,正九品下,掌雠校典籍,刊正文章。”心怀经国理想的杨炯,年近三十,才获得一个“雠校典籍”的九品小官,对自己仕途上的这种蹇滞不畅,杨炯心里很郁勃不平,期间创作了《浑天赋》,以示自己的情志。唐仪凤年间(676-679)。太常博士苏知己上表朝廷,建议公卿以下冕服制度重新议定。皇帝下令有司审议。杨炯写了《公卿以下冕服议》,回顾了古代典制,指出苏知己的建议为不经之论,使其建议未能得到皇帝的采纳。
仕职东宫
唐永隆二年(681年),经中书侍郎薛元超推荐杨炯为崇文馆学士,永淳元年(682年),杨炯被擢为太子(李显)詹事司直,充弘文馆学士,掌太子东宫庶务。杨炯从秘书省里过了六七年郁沉岁月后,终于从九品末僚一跃而成为太子詹事司直,而且还充任声望甚隆的崇文馆学士,开始了仕途上的一大腾跃,据《新唐书·百官志》载:东宫詹事府有“司直二人,正七品上,掌纠劾官僚及率府之兵。”詹事司直是太子的贴心官员,掌管东宫内务,职务颇为重要。面对这样一次仕途飞跃,杨炯的内心是兴奋的。期间创作了《庭菊赋》等文以表达自己喜悦的心情。
贬谪梓州
唐永淳三年(684年)九月,杨炯伯父杨德干的儿子杨神让,跟随徐敬业在扬州起兵讨伐武则天。事件平息之后,杨德干父子被杀,杨炯受到株连,于垂拱二年(686年),杨炯被贬到四川梓州(今四川三台县)担任了司法参军,结束了他在长安长达二十六年的安定生活。
宫中教习
唐天授元年(690年),杨炯秩满回到洛阳,武则天诏杨炯与宋之问分直习艺馆,掌管教习官人书算之类的工作。他虽因官职不高,心中抑郁,但却对武则天仍尽情颂扬。如意元年(692年)7月15日,宫中出盂兰盆,设斋分送各佛寺,武则天在洛南城门楼上与群臣观看。杨炯献上《盂兰盆赋》,称颂武则天“周命惟新”,并希望武则天作为“神圣皇帝”能够“任贤相,悖风俗、远佞人,措刑狱,省游宴……捐珠玑,宝菽粟,罢官之无事,恤人之不足”,成为帝王的楷模。
终迹盈川
唐如意元年(692年)冬,杨炯出任盈川(今浙江衢州)县令。约如意二年(693年),杨炯卒于任上。杨炯赴盈川令时,张说赠有《赠别杨盈川箴》,因历代史学家对《赠别杨盈川箴》的理解不同,造成杨炯任盈川令后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杨炯为政残酷,据《旧唐书》载:“炯至官,为政残酷,人吏动不如意,辄榜挞之。又所居府舍,多进士亭台,皆书榜额,为之美名,大为远近所笑。”另一种说法是杨炯亲政爱民,浙江省衢州市盈川村(原盈川故址),村边建有杨公祠一座,内有杨炯塑像,杨公祠内旧有对联:“当年遗手泽,盈川城外五棵青松;世代感贤令,泼水江旁千秋俎豆。”说明当地百姓,千百年来都是把杨炯当作“贤令”来奉祠的。如杨炯为政残酷,卒后不会有此贤名。

杨炯:文学成就


诗歌方面
初唐上官体所代表的宫廷诗风在唐高宗显庆年间(656-661)、龙朔年间(661-663)达到鼎盛。上官体之风气过分关注声律对偶,讲所谓“六对”、“八对”,忽视了诗歌本质。杨炯虽出身寒门,但才华横溢,性气豪纵,怀才不遇而轻视权贵。因此,他与上官仪为首的宫体诗派有着分明的界线,歌咏的是自我遭际与心声,抒发的是自己真情的自我流露,与之歌咏大唐气象大异其趣,形成鲜明对照,他冲破了上官体流风,开拓了新的诗风。杨炯在内的初唐四杰,他们以革除诗坛浮靡之习为己任,以对上官体批判的姿态,从狭窄的宫廷天地引到广大的市井,从狭小的台阁到山川边塞,开拓了诗歌的内容,赋予了新的生命,提高了诗歌的思想意义,展现了清新刚健的诗风。如《送梓州周司功》呈现出作者在送别友人后夜望西南,担心蜀路艰险,何时才能再相见的场景,感情真挚;如在渴慕功业的心态下写的《从军行》可谓杨炯诗作中的上乘佳作,此诗笔力雄劲,感情豪放率直;杨炯还有一组三峡诗,状景抒情也较真实自然,且托物明怀,借史抒志,含意比较深刻,亦是挣脱宫体诗束缚的佳作。杨炯的送别诗中,没有雍容华贵、闲适自足的情趣宫体式,而是总是渗杂着自己郁郁孤寂的身影及奋发向上的激情,大多写得质朴真切,颇有真情实感,如《夜送赵纵》,全诗语言洗炼、质朴,用典贴切。杨炯是四杰中以五律见长的诗人,他的《从军行》,无论从平仄声律、文字对偶以及起结作法等方而来说,都是成热的五言诗。其现存的14首五言律诗,完全符合近体的粘式律,是一种有意的追求,廓清了齐梁以来绮媚华靡之风,促成了五言律诗的定型。
辞赋方面
杨炯现存赋八篇,其中《老人星赋》、《庭菊赋》和《孟兰盆赋》三篇都是歌功颂德的作品。《老人星赋》是借老人星(即南极星)以称颂皇恩浩荡、天下安康之升平景象。这篇赋一开头便对“至德承天”的皇权竭力加以歌颂,最后借老人星作喻,对皇恩圣德大加颂扬,并恭祝皇帝万寿无疆。《庭菊赋》借高洁芬香之秋菊来颂扬中书令薛元超。杨炯之于薛元超,可谓终生怀知遇之恩,此种感戴之情,便是其创作这篇赋的动力及感情流淌的源泉。赋前的一篇小序,交待写作背景,表明众学士是受薛元超之邀,在门下内省左春坊东厅,即薛元超官邸,举行赋菊盛会。杨炯便借此机会,竭力赞扬秋菊之内在品性,借以颂扬薛元超高尚的道德人品。此赋虽然通篇均为赞美之辞,内容托物状人,藻饰可谓典雅华丽,且是应命之作,未突破官场应酬常套。而《盂兰盆赋》以歌颂武则天的圣德,与《老人星赋》一样,也是一篇歌颂文章。除了三篇颂德之赋之外,杨炯亦有几篇借物明志之赋,大概都写于出仕之前。由于长期“待制弘文馆”,入仕无门,其内心自然会萌发出一种怀才不遇的郁愤与受到冷落之后的哀怨,于是借物抒怀,来表明自己的心志。《青苔赋》、《幽兰赋》、《浮沤赋》便是这种背景及心态之下的产物。这三篇赋的结构形式及内容寓意基本相同,均是通过对所描写事物进行赞美,以抒发自己的志向。
骈文方面
杨炯现存骈文类46篇,可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为死人所写,包括神道碑、墓志、行状和祭文。此类文章数量最多,共27篇,其中绝大多数均是受人所请,为死者立传。因是受人所托,对死者生平事迹本不甚了了,多是笔录加工而己,并没有多少真情实感可言。第二类是为寺庙所撰写的碑铭,共4篇。此类文字亦是受人所请,代为捉刀,但因碑铭均镌刻于寺庙的石碑上,供游人及膜拜者鉴赏吟诵,是为作者展示自己才华的好机会,亦是时人对作者文才作出评价的重要依据。因此,杨炯写这几篇文章时,态度还是非常认真的,铺叙排陈,引经据典,力图显示出自己最高水平。但终因碑铭内容大同小异,形式亦基本统一,纵然他努力展示自己才技,还是鲜能有所突破。第三类是表、议、诗序,共14篇,其中序言11篇,表、辩、议各1篇。此类文字无论从形式,还是到内容均无固定程式,可根据作者思想情趣自由发挥,纵横驰骋。其中,如《王勃集序》、《公卿以下免冕服议》等经过作者精心构思的文字,形神并茂,充分显示了其为文的高超才技。

杨炯:轶事典故


盈川之名
唐武德四年(621),置于刑溪(今衢县云溪)章戴白石的白石县治,因山路狭隘,于如意元年迁至盈川,县治仍称“白石’’。不久,杨炯到任。他见此处地薄人稀,百姓困苦,誓言要改变贫困面貌。为了表达这个意愿,他取刑溪之“刑”为“盈”,视地理于云溪、衢江会合处得“川”,意在使这川流之处,稻香长川,谷盈千仓,百姓富裕,即改“白石”县名为“盈川”,呈报朝廷批准。杨炯到任后爱民如子,恪尽职守。每年农历六月初一,必到附近28都(行政村)68庄(自然村)巡视。杨炯所到之处,庄稼的害虫就会被白鸟吃掉,粮食丰收,六畜兴旺,深得百姓拥戴。卒于任上后,被称为“杨盈川”。
恃才倨傲
杨炯性情耿直,恃才倨傲,看不惯某些官员趾高气扬、矫揉造作,故讥讽一些伪善的朝官为“麒麟楦”,“每见朝官,目为麒麟楦”。人家问他,怎么像麒麟楦呢?他回答说,就像戏里的麒麟,哪里是麒麟,只不过是一头驴子,刻画头角,修饰皮毛,看起来像麒麟,脱了马甲,还是一头驴子。觉得这话不过瘾,又补了一句,那些没有德行学识的家伙,披着朱紫色的朝服,和驴身覆盖麒麟皮,又有什么区别呢?他的这些言论被当朝者所记恨。
愧前耻后
初唐时,以文章见称的王勃、杨炯、卢照邻和骆宾王被称为“初唐四杰,排名为“王杨卢骆”,据《旧唐书》载,排在第二位的杨炯不服气地说:“愧在卢前,耻居王后。”意思就是说,排在卢照邻之前,觉得惭愧;但是把王勃排在我前面,我是不服气的。

杨炯的古诗

  • 《夜送赵纵》

    赵氏连城璧,由来天下传。
    送君还旧府,明月满前川。

  • 《西陵峡》

    绝壁耸万仞,长波射千里。盘薄荆之门,滔滔南国纪。
    楚都昔全盛,高丘烜望祀。秦兵一旦侵,夷陵火潜起。
    四维不复设,关塞良难恃。洞庭且忽焉,孟门终已矣。
    自古天地辟,流为峡中水。行旅相赠言,风涛无极已。
    及余践斯地,瑰奇信为美。江山若有灵,千载伸知己。

  • 《送临津房少府》

    岐路三秋别,江津万里长。烟霞驻征盖,弦奏促飞觞。
    阶树含斜日,池风泛早凉。赠言未终竟,流涕忽沾裳。

  • 《和郑雠校内省眺瞩思乡怀友》

    铜门初下辟,石馆始沉研。游雾千金字,飞云五色笺。
    楼台横紫极,城阙俯青田。暄入瑶房里,春回玉宇前。
    霞文埋落照,风物澹归烟。翰墨三馀隙,关山四望悬。
    颓峰暌酌羽,流水旷鸣弦。虽欣承白雪,终恨隔青天。

  • 《和辅先入昊天观星瞻》

    遁甲爰皇里,星占太乙宫。天门开奕奕,佳气郁葱葱。
    碧落三乾外,黄图四海中。邑居环若水,城阙抵新丰。
    玉槛昆仑侧,金枢地轴东。上真朝北斗,元始咏南风。
    汉君祠五帝,淮王礼八公。道书编竹简,灵液灌梧桐。
    草茂琼阶绿,花繁宝树红。石楼纷似画,地镜淼如空。
    桑海年应积,桃源路不穷。黄轩若有问,三月住崆峒。

  • 《刘生》

    卿家本六郡,年长入三秦。白璧酬知己,黄金谢主人。
    剑锋生赤电,马足起红尘。日暮歌钟发,喧喧动四邻。

  • 《幽兰之歌》

    幽兰生矣,于彼朝阳。含雨露之津润,吸日月之休光。

    美人愁思兮,采芙蓉于南浦;公子忘忧兮,树萱草于北堂。

    虽处幽林与穷谷,不以无人而不芳。

  • 《和刘侍郎入隆唐观》

    福地阴阳合,仙都日月开。山川临四险,城树隐三台。
    伏槛排云出,飞轩绕涧回。参差凌倒影,潇洒轶浮埃。
    百果珠为实,群峰锦作苔。悬萝暗疑雾,瀑布响成雷。
    方士烧丹液,真人泛玉杯。还如问桃水,更似得蓬莱。
    汉帝求仙日,相如作赋才。自然金石奏,何必上天台。

  • 《奉和上元酺宴应诏》

    甲乙遇灾年,周隋送上弦。妖星六丈出,沴气七重悬。
    赤县空无主,苍生欲问天。龟龙开宝命,云火昭灵庆。
    万物睹真人,千秋逢圣政。祖宗玄泽远,文武休光盛。
    大号域中平,皇威天下惊。参辰昭文物,宇宙浃声名。
    汉后三章令,周王五伐兵。匈奴穷地角,本自远正朔。
    骄子起天街,由来亏礼乐。一衣扫风雨,再战夷屯剥。
    清明日月旦,萧索烟云涣。寒暑既平分,阴阳复贞观。
    惟神谐妙物,乃圣符幽赞。下武发祯祥,平阶属会昌。
    金泥封日观,璧水匝明堂。业盛勋华德,兴包天地皇。
    孝思义罔极,易礼光前式。天焕三辰辉,灵书五云色。
    敬时穷发敛,卜代盈千亿。五纬聚华轩,重光入望园。
    公卿论至道,天子拜昌言。雷解初开出,星空即便元。
    瑶台凉景荐,银阙秋阴遍。百戏骋鱼龙,千门壮宫殿。
    深仁洽蛮徼,恺乐周寰县。宣室召群臣,明庭礼百神。
    仰德还符日,沾恩更似春。襄城非牧竖,楚国有巴人。

  • 《和崔司空伤姬人》

    昔时南浦别,鹤怨宝琴弦。今日东方至,鸾销珠镜前。
    水流日砌咽,月影向窗悬。妆匣凄馀粉,熏炉灭旧烟。
    晚庭摧玉树,寒帐委金莲。佳人不再得,云日几千年。

Processed in 0.160069 Second , 27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