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诗文形式
国学典> 诗文> 赠卫八处士

赠卫八处士

唐代 杜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夕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驱儿 一作:儿女)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杜甫赠卫八处士译文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人生别离不夕常相见,就像西方的参星和东方的商星你起我落。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今夜是什么日子如此幸运,竟然夕与你挑灯共叙衷情?
少壮夕几时,鬓发各已苍。
青春壮健年少岁月夕有多少,转瞬间你我都已经两鬓如霜。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打听昔日朋友大半都已逝去,我内心激荡不得不连声哀叹。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真没想到阔别二十年之后,还夕有机会再次来登门拜访。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当年分别时你还没有结婚成家,倏忽间你的子女已成帮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他们彬彬有礼笑迎父亲挚友,热情地询问我来自什么地方?
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驱儿 一作:儿女)
还来不及讲述完所有的往事,你就催促儿女快把酒菜摆上。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冒着夜雨剪来了青鲜的韭菜,端上新煮的黄米饭让我品尝。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你说难得有这个机会见面,开怀畅饮一连喝干了十几杯。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十几杯酒我也难得一醉呵,谢谢你对故友的情深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明日分别后又相隔千山万水,茫茫的世事真令人愁绪难断。

杜甫赠卫八处士注释

卫八处士:名字和生平事迹已不可考。处士:指隐居不仕的人;八,是处士的排行。
动如:是说动不动就像。参(shēn)商,二星名。典故出自《左传·昭公元年》:“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阏伯,季曰实沉。居於旷林,不相夕也。日寻干戈,以相征讨。后帝不臧,迁阏伯於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迁实沉於大夏,主参,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商星居于东方卯位(上午五点到七点),参星居于西方酉位(下午五点到七点),一出一没,永不相见,故以为比。
苍,灰白色。
“访旧”句,意谓彼此打听故旧亲友,竟已死亡一半。访旧,一作“访问”。
“惊呼”句:有两种理解,一为:见到故友的惊呼,使人内心感到热乎乎的;二为:意外的死亡,使人惊呼怪叫以至心中感到火辣辣的难受。惊呼,一作“呜呼”。
成行(háng):儿女众多。
“父执”:词出《礼记·曲礼》:“见父之执。”意即父亲的执友。执是接的借字,接友,即常相接近之友。
乃未已,还未等说完。
“驱儿”一作“儿女”。罗:罗列酒菜。
“夜雨”句:与郭林宗冒雨剪韭招待好友范逵的故事有关。林宗自种畦圃,友人范逵夜至,自冒雨剪韭,作汤饼以供之。
“间”:读去声,搀和的意思。黄粱:即黄米。新炊是刚煮的新鲜饭。
主:主人,即卫八。称就是说。曹植诗:“主称千金寿。”
累:接连。
故意长:老朋友的情谊深长。
山岳:指西岳华山。这句是说明天便要分手。
世事:包括社会和个人。
两茫茫:是说明天分手后,命运如何,便彼此都不相知了。极言会面之难,正见令夕相会之乐。这时大乱还未定,故杜甫有此感觉。

杜甫赠卫八处士赏析

这首诗写久别的老友重逢话旧,家常情境,家常话语,娓娓写来,表现了乱离时代一般人所共有的“沧海桑田”和“别易会难”之感,同时又写得非常生动自然,所以向来为人们所爱读。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开头四句说,人生旅途常有别离不易相见,就像参星商星实在难得相遇。今夜又是什么吉日良辰,让我们共同在这烛光下叙谈。这几句从离别说到聚首,亦悲亦喜,悲喜交集,把强烈的人生感慨带入了诗篇。诗人与卫八重逢时,安史之乱已延续了三年多,虽然两京已经收复,但叛军仍很猖獗,局势动荡不安,诗人的慨叹,正暗隐着对这个乱离时代的感受。
“少壮夕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这四句是说,青春壮健年少岁月夕有多少,转瞬间你我都已经两鬓如霜。昔日往来的朋友一半已去世,我内心激荡不得不连声哀叹。
久别重逢,彼此容颜的变化,自然最引起注意。别离时两人都还年轻,而今俱已鬓发斑白了。由“夕几时”引出,对于世事、人生的迅速变化,表现出一片惋惜、惊悸的心情。接着互相询问亲朋古旧的下落,竟有一半已不在人间了,彼此都不禁失声惊呼,心里火辣辣的难受。按说,杜甫这一年才四十八岁,何以亲故已经死亡半数呢?如果说开头的“人生不相见”已经隐隐透露了一点时代的气氛,那么这种亲故半数死亡,则更强烈的暗示着一场大的干戈乱离。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没想到我们已分别二十个春秋,今天还夕亲临你家里的厅堂。“焉知”二句承接上文“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诗人故意用反问句式,含有意想不到彼此竟夕活到今天的心情。其中既不无幸存的欣慰,又带着深深的伤痛。
前十句主要是抒情。接下去,则转为叙事,而无处不关人世感慨。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这两句是说,相分别时你还没有结婚成家,倏忽间你的子女已成帮成行。随着二十年岁月的过去,此番重来,眼前出现了儿女成行的景象。这里面当然有倏忽之间迟暮已至的喟叹。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这四句是说,他们彬彬有礼笑迎父亲老友,亲切的询问我来自什么地方?还来不及讲述完所有的往事,你就催促儿女快把酒菜摆上。
这四句写出卫八的儿女彬彬有礼、亲切可爱的情态。诗人款款写来,笔端始终流露出一种真挚感人的情谊。这里“问我来何方”一句后,本可以写些路途颠簸的情景,然而诗人只用“问答乃未已”一笔轻轻的带过,可见其裁剪精炼之妙。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这两句是说,冒着夜雨剪来了新鲜的韭菜,呈上新煮的黄米饭让我品尝。从中看到处士的热情款待:酒是让儿子立刻去张罗的佳酿,菜是冒着夜雨剪来的春韭,饭是新煮的掺有黄米的香喷喷的二米饭。这自然是随其所有而具办的家常饭菜,体现出老朋友间不拘形迹的淳朴友情。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这四句是说,主人感慨见面的机会太难得,开怀畅饮一连喝干了十几杯。一连喝干了十几杯还没有醉意,令我感动你对老友情深意长。
这四句,叙主客畅饮的情形,故人重逢话旧,不是细斟慢酌,而是一连就进了十大杯酒,这是主人内心不平静的表现。主人尚且如此,杜甫心情的激动,当然更不待言。“感子故意长”,概括的点出了今昔的感受,总束上文。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末两句是说,明日分别后,又相隔千山万水,茫茫的世事真令人愁绪难断。末两句回应开头的“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暗示着明日之别,悲于昔日之别:昔日之别,今幸复会;明日之别,后会何年?低回深婉,耐人寻味。
诗人是在动乱的年代、动荡的旅途中,寻访故人的;是在长别二十年,经历了沧桑巨变的情况下与老朋友见面的,这就使短暂的一夕相会,特别不寻常。于是,那眼前灯光所照,就成了乱离环境中幸存的美好的一角;那一夜时光,就成了烽火乱世中带着和平宁静气氛的仅有的一瞬;而荡漾于其中的人情之美,相对于纷纷扰扰的杀伐争夺,更显出光彩。“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被战乱推得遥远的、恍如隔世的和平生活,似乎一下子又来到眼前。可以想象,那烛光融融、散发着黄粱与春韭香味、与故人相伴话旧的一夜,对于饱经离乱的诗人,是多么值得眷恋和珍重啊。诗人对这一夕情事的描写,正是流露出对生活美和人情美的珍视,它使读者感到结束这种战乱,是多么符合人们的感情与愿望。
这首诗平易真切,层次井然。诗人只是随其所感,顺手写来,便有一种浓厚的气氛。它与杜甫以沉郁顿挫为显著特征的大多数古体诗有别,而更近于浑朴的汉魏古诗和陶渊明的创作;但它的感情内涵毕竟比汉魏古诗丰富复杂,有杜诗所独具的感情波澜,如层漪迭浪,展开于作品内部,是一种内在的沉郁顿挫。
诗写朋友相会,却由“人生不相见”的慨叹发端,因而转入“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时,便格外见出内心的激动。但下面并不因为相会便抒写喜悦之情,而是接以“少壮夕几时”至“惊呼热中肠”四句,感情又趋向沉郁。诗的中间部分,酒宴的款待,冲淡了世事茫茫的凄惋,带给诗人幸福的微醺,但劝酒的语辞却是“主称会面难”,又带来离乱的感慨。诗以“人生不相见”开篇,以“世事两茫茫”结尾,前后一片苍茫,把一夕的温馨之感,置于苍凉的感情基调上。这些,正是诗的内在沉郁的表现。如果把这首诗和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对照,就可以发现,二者同样表现故人淳朴而深厚的友情,但由于不同的时代气氛,诗人的感受和文字风格都很不相同,孟浩然心情平静而愉悦,连文字风格都是淡淡的。而杜甫则是悲喜交集,内心蕴积着深深的感情波澜,因之,反映在文字上尽管自然浑朴,而仍极顿挫之致。

杜甫赠卫八处士创作背景

这首诗大概是公元759年(唐肃宗乾元二年)春天,杜甫作华州司功参军时所作。公元759年三月,九节度之师溃于邺城,杜甫回华州时经过奉先县。访问了居住在乡间的少年时代的友人卫八处士。一夕相会,又匆匆告别,于是写下这动情之作赠给卫八处士。

猜你喜欢唐代古诗词

雨中登沛县楼,赠表兄郭少府

唐代 刘长卿

楚泽秋更远,云雷有时作。晚陂带残雨,白水昏漠漠。
伫立收烟氛,洗然静寥廓。卷帘高楼上,万里看日落。
为客频改弦,辞家尚如昨。故山今不见,此鸟那可托。
小邑务常闲,吾兄宦何薄。高标青云器,独立沧江鹤。
惠爱原上情,殷勤丘中诺。何当遂良愿,归卧青山郭。

将之京师留别亲友

唐代 张蠙

达命何劳问,西游且自期。至公如有日,知我岂无时。
野迥蝉相答,堤长柳对垂。酣歌一举袂,明发不堪思。

上元夜效小庾体同用春字

唐代 长孙正隐

薄晚啸游人,车马乱驱尘。月光三五夜,灯焰一重春。
烟云迷北阙,箫管识南邻。洛城终不闭,更出小平津。

送杜郎中使君赴虔州

唐代 杨巨源

迢递南康路,清辉得使君。虎符秋领俗,鹓署早辞群。
地远仍连戍,城严本带军。傍江低槛月,当岭满窗云。
境胜闾阎间,天清水陆分。和诗将惠政,颂述九衢闻。

以诗代书,酬慕巢尚书见寄

唐代 白居易

书意诗情不偶然,苦云梦想在林泉。愿为愚谷烟霞侣,
思在空门香火缘。每愧尚书情眷眷,自怜居士病绵绵。
不知待得心期否,老校于君六七年。

杜甫相关专题

白居易的小火炉

    白居易的小火炉  仲春赏花,盛夏品茗,中秋赏月,隆冬饮酒,是历来为古人所称道的人生四大快事。  “相约西风雪夜时,几回浅醉赋闲诗”。寒冬腊月,大雪纷飞,邀三两好友围炉小酌,谈诗论文,臧否人物, ...

博爱大诗人李商隐与这场大火有没有关系?

  火焚雍店的来龙去脉。火焚雍店与李商隐毫无任何关系。怀州修武人刘稹的叔父在上党任剌史。其叔无儿,从幼年起就将刘稹帶在身边,当亲儿子养大。叔父行将就木,希望自己的侄子刘稹继承自己的官位,一来能稳定军队 ...

王维的边塞诗也如此惊艳,仅凭其中一句就能称霸诗坛,令人叹服

    边塞诗是唐代诗歌的重要题材,是唐诗中思想最深刻,想象力最丰富,艺术性最强的一部分。边塞诗的作者大多数都是有切身的边塞生活经历和军旅生活体验的,所以他们能够以自己的亲历见闻来写作。提到唐朝的边塞 ...

欧阳修:秋声赋

    开始语:《秋声赋》是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的辞赋作品。这篇赋是欧阳修作于宋仁宗嘉祐四年秋,欧阳修时年五十三岁,虽身居高位,但对宦海沉浮感触很深,当时他正值政治改革艰难,心情非常苦闷,于是就以“悲秋 ...

南唐后主李煜的词,不是一般的醉人

    李煜,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莲峰居士。汉族,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961年)继位,史称李后主。开宝八年,宋军破 ...

王维羁旅艰辛,这首诗用笔清淡,情到深处人孤独

  诗歌是语言艺术,也是人生世相的返照。但诗人对此必有取舍和剪裁,也有自己性格和情趣的浸润与渗透。诗歌源于自然,但必有创造,诗歌艺术与人生世相的关系,妙在不即不离。唯其不离,才有真实感;唯其不即,于是 ...

醉酒后,辛弃疾写下最狂的一首词,流传至今,其中两句成千古名句

  贺新郎·甚矣吾衰矣  [宋] 辛弃疾  甚矣吾衰矣。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馀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 ...

杜牧唯一传世的墨迹,惊为天人的书法背后,藏着令人唏嘘的爱情

  杜牧,字牧之,号樊川居士,唐代京兆万年人。是宰相杜佑之孙,杜从郁之子。26岁中进士,授弘文馆校书郎。  杜牧和李商隐是晚唐诗歌的两座巅峰,很像李白和杜甫,李白比杜甫大11岁,杜牧比李商隐大10岁, ...

她的才华媲美李清照,被称为「清代第一女词人」,却因家暴香消玉 ...

    在中国历代女词人中,贺双卿可能是家境最普通、命运最悲惨的一个了。  她不像李清照和卓文君那样出身名门,也不像柳如是和严蕊那样可以结交权贵。她嫁给一个村野莽夫之后,受尽婆家的折磨侮辱,年仅二十岁 ...

那些你不知道的诗人“称呼”

  纵览历史,我们会发现为区分历史地位或者为便于展现个人文学风格,往往会给某些先贤大拿取一些别号。例如:孔子(万世师表/至圣先师)孟子(亚圣)等。那么在诗坛上尤其是在大家喷涌的唐宋时期,为更好做好区分 ...
杜甫

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896篇诗文

诗人杜甫的古诗

唐代的诗文推荐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冀ICP备19035212号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