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诗文形式
国学典> 诗文> 远别离

远别离

唐代 李白

远别离,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
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离苦?
日惨惨兮云冥冥,猩猩啼烟兮鬼啸雨。
我纵言之将何补?
皇穹窃恐不照余之忠诚,雷凭凭兮欲吼怒。
尧舜当之亦禅禹。
君失臣兮龙为鱼,权归臣兮鼠变虎。
或云:尧幽囚,舜野死。
九疑联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
帝子泣兮绿云间,随风波兮去无还。
恸哭兮远望,见苍梧之深山。
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

李白远别离译文

远别离,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
远别离啊,古时有尧之二女娥皇、女英在洞庭湖之南、潇湘的岸边,在为与舜的远别而恸哭。
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离苦?
洞庭、湘水虽有万里之深,也难与此别离之苦相比。
日惨惨兮云冥冥,猩猩啼烟兮鬼啸雨。
她们只哭得白日无光,云黑雾暗,感动得猿揉在烟雾中与之悲啼!鬼神为之哀泣,泪下如雨。
我纵言之将何补?
现在我提起此事有谁能理解其中的深意呢?
皇穹窃恐不照余之忠诚,雷凭凭兮欲吼怒。
我的一片忠心恐怕就是皇天也不能鉴照啊。我若说出来,不但此心无人能够理解,还恐怕要由此引起老天的雷霆之怒呢?
尧舜当之亦禅禹。
到了这个份上,就是尧也得让位于舜,舜也得让位于禹。
君失臣兮龙为鱼,权归臣兮鼠变虎。
国君若失去了贤臣的辅佐,就会像神龙化之为凡鱼;奸臣一旦把持了大权,他们就会由老鼠变成猛虎。
或云:尧幽囚,舜野死。
我听说,尧不是禅位于舜的,他是被舜幽囚了起来,不得已才让位于舜的。舜也是死在荒野之外,死得不明不白。
九疑联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
结果,他葬在九疑山内,因山中九首皆相似。娥皇和女英连她们丈夫的孤坟也找不到了。
帝子泣兮绿云间,随风波兮去无还。
于是这两个尧帝的女儿,只好在洞庭湖畔的竹林中痛哭,泪水洒到竹子上,沾上了点点斑痕。最后她们一起投进了湖水,随着风波一去不返。
恸哭兮远望,见苍梧之深山。
她们一边痛哭,一边遥望着南方的苍梧山,因她们与大舜再也不能见面了,这才是真正的远别离啊。
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
要问她们洒在竹子上的泪痕何时才能灭去,恐怕只有等到苍梧山崩、湘水绝流的时候了。

李白远别离注释

远别离,乐府“别离”十九曲之一,多写悲伤离别之事。
皇英,指娥皇、女英,相传是尧的女儿,舜的妃子。舜南巡,两妃随行,溺死于湘江,世称湘君。她们的神魂游于洞庭之南,并出没于潇湘之滨。见《列女传·母仪传》。
乃,就。
潇湘,湘水中游与潇水合流处。见《水经注》。这里作湘江的别称。
“海水”两句意为:谁人不说这次分离的痛苦,像海水那样的深不见底!
惨惨,暗淡无光。冥,阴晦的样子。两句意为:日光暗淡,乌云密布;猩猩在烟云中悲鸣,鬼怪在阴雨中长啸。这是比喻当时政治黑暗。
纵,即使。补,益处。皇穹,天。这里喻指唐玄宗。窃恐,私自以为。照,明察。凭凭,盛大的意思。雷凭凭,形容雷声响而又接连不断。这三句意为:我即使向唐玄宗进谏,又有什么补益?恐怕他不会了解我的忠诚,以至雷公也将要为我大鸣不平。
禅,禅让,以帝位让人。这句是“尧当之亦禅舜,舜当之亦禅禹”的意思。
“君失臣”两句意为:帝王失掉了贤臣,犹如龙变成鱼;奸臣窃取了大权,就像老鼠变成猛虎。
或云,有人说。幽囚,囚禁。尧幽囚,传说尧因德衰,曾被舜关押,父子不得相见。舜野死,传说舜巡视时死在苍梧。这两句,作者借用古代传说,暗示当时权柄下移,藩镇割据,唐王朝有覆灭的危险。
九疑,即苍梧山,在今湖南宁远县南。因九个山峰联绵相似,不易辨别,故又称九疑山。相传舜死后葬于此地。重瞳,指舜。相传舜的两眼各有两个瞳仁。两句意为:九疑山的峰峦联绵相似,舜的坟墓究竟在哪儿呢?
帝子,指娥皇、女英。传说舜死后,二妃相与恸哭,泪下沾竹,竹上呈现出斑纹。见《述异记》。这两句意为:两妃哭泣于翠竹之间,自投于湘江,随波一去不返。
“恸哭”四句意为:两妃远望着苍梧山,大声痛哭,泪水不断洒落在湘竹上。除非苍梧山崩裂,湘水断流,竹上的泪痕才会消灭。

李白远别离鉴赏

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帝尧曾经将两个女儿(长曰娥皇、次曰女英)嫁给舜。舜南巡,死于苍梧之野。二妃溺于湘江,神游洞庭之渊,出入潇湘之浦。这个传说,使得潇湘洞庭一带似乎几千年来一直被悲剧气氛笼罩着,“远别离,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潇湘之浦,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离苦?”一提到这些诗句,人们心理上都会被唤起一种凄迷的感受。那流不尽的清清的潇湘之水,那浩淼的洞庭,那似乎经常出没在潇湘云水间的两位帝子,那被她们眼泪所染成的斑竹,都会一一浮现在脑海里。所以,诗人在点出潇湘、二妃之后发问:“谁人不言此离苦?”就立即能获得读者强烈的感情共鸣。
接着,承接上文渲染潇湘一带的景物:太阳惨淡无光,云天晦暗,猩猩在烟雨中啼叫,鬼魅在呼唤着风雨。但接以“我纵言之将何补”一句,却又让人感到不是单纯写景了。阴云蔽日,那“日惨惨兮云冥冥”,就像是说皇帝昏聩、政局阴暗。“猩猩啼烟兮鬼啸雨”,正像大风暴到来之前的群魔乱舞。而对于这一切,一个连一官半职都没有的诗人,即使说了,也无补于世,没有谁能听得进去。既然“日惨惨”、“云冥冥”,那么朝廷就不能区分忠奸。所以诗人接着写道:我觉得皇天恐怕不能照察我的忠心,相反,雷声殷殷,又响又密,好像正在对我发怒呢。这雷声是指朝廷上某些有权势的人的威吓,但与上面“日惨惨兮云冥冥,猩猩啼烟兮鬼啸雨”相呼应,又像是仍然在写潇湘洞庭一带风雨到来前的景象,使人不觉其确指现实。
“尧舜当之亦禅禹,君失臣兮龙为鱼,权归臣兮鼠变虎。”这段议论性很强,很像在追述造成别离的原因:奸邪当道,国运堪忧。君主用臣如果失当,大权旁落,就会像龙化为可怜的鱼类,而把权力窃取到手的野心家,则会像鼠一样变成吃人的猛虎。当此之际,就是尧亦得禅舜,舜亦得禅禹。诗人说:不要以为我的话是危言耸听、亵渎人们心目中神圣的上古三代,证之典籍,确有尧被秘密囚禁,舜野死蛮荒之说啊。《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竹书纪年》载:尧年老德衰为舜所囚。《国语·鲁语》:“舜勤民事而野死。”由于忧念国事,诗人观察历史自然别具一副眼光:尧幽囚、舜野死之说,大概都与失权有关吧?“九疑联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舜的眼珠有两个瞳孔,人称重华。传说他死在湘南的九嶷山,但九座山峰联绵相似,究竟何处是重华的葬身之地呢?称舜墓为“孤坟”,并且叹息死后连坟地都不能为后人确切知道,更显凄凉。不是死得暧昧,不至于如此。娥皇、女英二位帝子,在绿云般的丛竹间哭泣,哭声随风波远逝,去而无应。“见苍梧之深山”,着一“深”字,令人可以想象群山迷茫,即使二妃远望也不知其所,这就把悲剧更加深了一步。“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斑竹上的泪痕,乃二妃所洒,苍梧山应该是不会有崩倒之日,湘水也不会有涸绝之时,二妃的眼泪自然没有止期。这个悲剧实在是太深了。
诗所写的是二妃的别离,但“我纵言之将何补”一类话,分明显出诗人是对现实政治有所感而发的。所谓“君失臣”、“权归臣”是天宝后期政治危机中突出的标志,并且是李白当时心中最为忧念的一端。元代萧士赟认为玄宗晚年贪图享乐,荒废朝政,把政事交给李林甫、杨国忠,边防交给安禄山、哥舒翰,“太白熟观时事,欲言则惧祸及己,不得已而形之诗,聊以致其爱君忧国之志。所谓皇英之事,特借指耳。”这种说法是可信的。李白之所以要危言尧舜之事,意思大概是要强调人君如果失权,即使是圣哲也难保社稷妻子。后来在马嵬事变中,玄宗和杨贵妃演出一场远别离的惨剧,可以说是正好被李白言中了。
诗写得迷离惝恍,但又不乏要把迷阵挑开一点缝隙的笔墨。“我纵言之将何补?皇穹窃恐不照余之忠诚,雷凭凭兮欲吼怒。”这些话很像他在《梁甫吟》中所说的“我欲攀龙见明主,雷公砰轰震天鼓。……白日不照吾精诚,杞国无事忧天倾。”不过,《梁甫吟》是直说,而《远别离》中的这几句隐隐呈现在重重迷雾之中,一方面起着点醒读者的作用,一方面又是在述及造成远别离的原因时,自然地带出的。诗仍以叙述二妃别离之苦开始,以二妃恸哭远望终结,让悲剧故事笼括全篇,保持了艺术上的完整性。
诗人是明明有许多话急于要讲的。但他知道即使是把喉咙喊破了,也决不会使唐玄宗醒悟,真是“言之何补”。况且诗人自己也心绪如麻,不想说,但又不忍不说。因此,写诗的时候不免若断若续,似吞似吐。范梈说:“此篇最有楚人风。所贵乎楚言者,断如复断,乱如复乱,而辞意反复行于其间者,实未尝断而乱也;使人一唱三叹,而有遗音。”(据瞿蜕园、朱金城《李白集校注》转引)这是很精到的见解。诗人把他的情绪,采用楚歌和骚体的手法表现出来,使得断和续、吞和吐、隐和显,消魂般的凄迷和预言式的清醒,紧紧结合在一起,构成深邃的意境和强大的艺术魅力。

李白远别离创作背景

唐天宝年间,唐玄宗荒于朝政,李林甫、杨国忠擅权,李白忧之,故借古题以讽时事,意在著明人君失权之戒。此诗见于《河岳英灵集》,当作于天宝十二载(753年)以前。

猜你喜欢唐代古诗词

寄远其二

唐代 李白

青楼何所在。
乃在碧云中。
宝镜挂秋水。
罗衣轻春风。
新妆坐落日。
怅望金屏空。
念此送短书。
愿同双飞鸿。

江畔独步寻花·其五

唐代 杜甫

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

西庭夜燕,喜评事兄拜会

唐代 刘长卿

犹是南州吏,江城又一春。隔帘湖上月,对酒眼中人。
棘寺初衔命,梅仙已误身。无心羡荣禄,唯待却垂纶。

九月九日

唐代 李治

端居临玉扆,初律启金商。凤阙澄秋色,龙闱引夕凉。
野净山气敛,林疏风露长。砌兰亏半影,岩桂发全香。
满盖荷凋翠,圆花菊散黄。挥鞭争电烈,飞羽乱星光。
柳空穿石碎,弦虚侧月张。怯猿啼落岫,惊雁断分行。
斜轮低夕景,归旆拥通庄。

秋夜登润州慈和寺上方

唐代 张祜

清夜浮埃暂歇鄽,塔轮金照露华鲜。人行中路月生海,
鹤语上方星满天。楼影半连深岸水,钟声寒彻远林烟。
僧房闭尽下楼去,一半梦魂离世缘。

李白相关专题

袁誉柏名字测试分数100分

袁誉柏相似姓名推荐 袁麟斌袁映忠袁弛翰袁经珺袁翱伊袁栋霜袁隆宸袁宇励袁煦业袁群崴袁琥鸥袁晖畅袁格儋袁荣唯袁曙友袁贤贝袁琮彬袁铠邵袁格翔袁基宏袁少昌袁信霆袁骏满袁佳丽袁意侠袁琸雷袁慧钢袁雷忠袁夏贤袁楷 ...

柳永为何写颂词走“霉运”?

  在中国,但凡是个文人,或识得几个字,恐怕没有不知道柳永的,这不仅仅因为他是中国词史上婉约派的标志性词家。  可以说,每个男人的梦中都盘桓着一个抛却俗世浮尘、醉酣石榴裙下的“柳永”,每个女人的寝榻都 ...

许畯森名字测试打分99分

许畯森相似姓名推荐 许西武许耀定许昮淳许鑫正许英霁许滕雪许尧彬许天协许旻涛许陆丰许浩诤许宰齐许亮霁许俊溢许言桐许风楚许瑎镇许洁伟许帆铿许郴英许立彦许昆滨许琳生许迅辛许彰琮许儒罡许田罡许安骞许诗佳许梁 ...

韩金靓名字测试打分99分

韩金靓相似姓名推荐 韩旲琩韩为城韩驹玉韩易鹏韩森夏韩灵铄韩月儋韩珺巍韩亮红韩言贝韩烽浚韩韩键韩江利韩顺权韩锋杭韩润格韩航则韩鹰河韩铖勤韩彪笛韩弘田韩纯风韩墨铠韩彪慧韩钟劭韩彤德韩青民韩剑浩韩青旻韩宰 ...

武刃街名字测试分数100分

武刃街相似姓名推荐 武贯松武坚良武秀白武陈征武志友武义晁武永虹武明承武骞峯武宇毅武苏桦武昌祥武杨然武昌驰武铎暠武咏君武乐围武炜蔚武洋冠武笑帅武可乾武格虹武维金武颜嵩武曜祖武峰铄武炅亦武宗慈武松驹武如 ...

温小薇名字测试打分99分

温小薇相似姓名推荐 温彦风温夏芹温炅译温子驹温觅夏温雪忆温晖逸温善钢温仁晏温东声温杜丰温儋尧温佐秦温罡尼温昌逸温惜隆温韬衡温炜语温祖文温奋白温驹道温瑄奕温巴泰温琛侨温皇柳温耀楠温铭键温山瀚温振聪温颂 ...

单三娅姓名测试评分98分

单三娅相似姓名推荐 单欧熙单威川单河瑄单涵翰单诚冠单伟和单铄宇单峻鹏单泉朋单瑜国单云单若郴单山程单以昊单骥盛单钧亘单辰铿单家苏单连欣单润赫单卓珹单淏敬单涵大单龄单霖竹单韩渝单潇杉单波铠单鸥坤单鹰伟单 ...

何新跃姓名测试评分98分

何新跃相似姓名推荐 何申亚何弛豫何豫雨何绍炜何霖智何铠以何皇琩何正弛何丽尧何泽炜何波栎何子晏何征方何腾熙何彬群何瑜义何青川何濯挺何路柏何瑄桐何宥克何隽安何泽骏何恩永何兆朋何润竣何宥冰何觉劭何嘉肃何浚 ...

长沙橘子洲:词人秦观与歌妓王妙妙的生死绝恋

    长沙橘子洲  长沙有“山水洲城”之称。岳麓山、湘江、橘子洲,是大自然赐给长沙的最好礼物。橘子洲位于湘江江心,原名水陆洲,又称长岛。这座南北长约5000米、东西宽约100米的小岛,像一艘巨舰,漂 ...

骆骆姓名测试评分98分

骆骆相似姓名推荐 骆智锐骆恩翱骆翦路骆溪歌骆歌凌骆劭靖骆铿睿骆骥丰骆铄瑄骆宰品骆澎晓骆协泰骆恺禹骆强晨骆盛诚骆慕儒骆奕祖骆荣锋骆鹰雄骆淳译骆升鹏骆菲基骆勤桦骆觅达骆承柏骆隆宙骆滨陈骆奇源骆暠洁骆巍纪 ...
李白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 879篇诗文

唐代的诗文推荐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冀ICP备19035212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