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诗文形式
国学典> 诗文> 乐游原 / 登乐游原

乐游原 / 登乐游原

唐代 李商隐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李商隐乐游原 / 登乐游原译文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傍晚时分我心情不太好,独自驱车登上了乐游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夕阳晚景的确十分美好,只不过已是黄昏。

李商隐乐游原 / 登乐游原注释

乐游原:在长安(今西安)城南,是唐代长安城内地势最高地。汉宣帝立乐游庙,又名乐游苑。登上它可望长安城。乐游原在秦代属宜春苑的一部分,得名于西汉初年。《汉书·宣帝纪》载,“神爵三年,起乐游苑”。汉宣帝第一个皇后许氏产后死去葬于此,因“苑”与“原”谐音,乐游苑即被传为“乐游原”。对此《关中记》有记载:“宣帝许后葬长安县乐游里,立庙于曲江池北,曰乐游庙,因苑(《长安志》误作葬字)为名。”
向晚:傍晚。不适:不悦, 不快。
古原:指乐游原。
近:快要。

李商隐乐游原 / 登乐游原赏析二

这是一首久享盛名的佳作。
李商隐所处的时代是国运将尽的晚唐,尽管他有抱负,但是无法施展,很不得志。这首诗就反映了他的伤感情绪。
前两句“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是说:傍晚时分我心情悒郁,驾着车登上古老的郊原。“向晚”指天色快黑了,“不适”指不悦。诗人心情忧郁,为了解闷,就驾着车子外出眺望风景。“古原”就是乐游原,在长安城南,地势较高,是唐代的游览胜地。这两句,点明登古原的时间和原因。后两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说:夕阳下的景色无限美好,只可惜已接近黄昏。“无限好”是对夕阳下的景象热烈赞美。然而“只是”二字,笔锋一转,转到深深的哀伤之中。这是诗人无力挽留美好事物所发出深长的慨叹。这两句近于格言式的慨叹涵义是十分深的,它不仅对夕阳下的自然景象而发,也是对自己,对时代所发出的感叹。其中也富有爱惜光阴的积极意义。

李商隐乐游原 / 登乐游原赏析

在此笔者认为这首诗反映了作者的伤感情绪。当诗人为排遣“意不适”的情怀而登上乐游原时,看到了一轮辉煌灿烂的黄昏斜阳,于是发乎感慨。
此诗前两句“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点明登古原的时间和原因。“向晚”指天色快黑了,“不适”指不悦。诗人心情忧郁,为了解闷,就驾着车子外出眺望风景,于是登上古原,即乐游原。自古诗人词客,善感多思,而每当登高望远,送目临风,更易引动无穷的思绪:家国之悲,身世之感,古今之情,人天之思,往往错综交织,所怅万千,殆难名状。陈子昂一经登上幽州古台,便发出了“念天地之悠悠”的感叹,恐怕是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了。李商隐这次驱车登古原,却不是为了去寻求感慨,而是为了排遣他此际的“向晚意不适”的情怀。
“夕阳”一句,向来被认为是诗人对繁盛的唐帝国即将衰落之感叹。大唐王朝繁盛一时,可如今就如同这夕阳般西下,好景不长。故而这句诗长久以来是这样翻译的:“夕阳无限的美好啊!但是已经快要落下了。”李商隐身处的晚唐,总有一种极致奢华过后的颓废感,故而此诗理解为李商隐对唐帝国的感叹。这种美好事物即将消逝沉落的失落感深深地烙在晚唐的每一个诗人身上,故而晚唐诗人的诗作比起盛唐总少了那种英姿勃发的自信感,大多消沉颓丧、含蓄委曲。如同本诗,在带入李商隐所处时代之后,本是平凡朴实的语言,却带着一种隐隐的失落感,毕竟那是中国甚至人类历史上最繁盛的一个帝国,其衰败之境怎么可能不让人伤心?
不过此诗亦有另外一种解读的角度,在近年来已经得到很多学术界的认可:这种观点认为“只是”二字在这里并不是转折的意思,而是一种理性的解释。故而后两句应该翻译为:夕阳无限的美好啊!因为已经接近了黄昏才能看到啊!笔者考证了许多关于此诗的资料,发现自明清开始,一直以来对后两句的解释都有不同的观点。而且关于“只是”二字的用法,越来越多的资料表明在晚唐时期都有“因为”的意思,比如李商隐本人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况且此诗为诗人游玩时一时兴起所做,未必能刻意将“夕阳”这一意象比作晚唐,只不过是当时情于境合、自然而然罢了。而这种解释自然让全诗没有了上种解释的伤感,却有了一种赞叹大自然之美景的壮怀之感。虽近黄昏,但是却依然能感受到美,这种情感积极向上,与之前的解释截然相反。
此诗不用典,语言明白如话,毫无雕饰,节奏明快,感喟深沉,富于哲理,是李诗中少有的,因此也是难能可贵的。

李商隐乐游原 / 登乐游原创作背景

此诗当作于会昌四、五年(844、845)间,时义山去河阳退居太原,往来京师,过乐游原而作下此诗。

李商隐乐游原 / 登乐游原鉴赏

玉溪诗人,另有一首七言绝句,写道是:“万树鸣蝉隔断虹,乐游原上有西风,羲和自趁虞泉〔渊〕宿,不放斜阳更向东!”那也是登上古原,触景萦怀,抒写情志之作。看来,乐游原是他素所深喜、不时来赏之地。这一天的傍晚,不知由于何故,玉溪意绪不佳,难以排遣,他就又决意游观消散,命驾驱车,前往乐游原而去。乐游原之名,我们并不陌生,原因之一是有一篇千古绝唱《忆秦娥》深深印在我们的“诗的摄相”宝库中,那就是:“……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玉溪恰恰也说是“乐游原上有西风”。何其若笙磬之同音也!那乐游原,创建于汉宣帝时,本是一处庙苑,—应称“乐游苑”才是,只因地势轩敞,人们遂以“原”呼之了。此苑地处长安的东南方,一登古原,全城在览。自古诗人词客,善感多思,而每当登高望远,送目临风,更易引动无穷的思绪:家国之悲,身世之感,古今之情,人天之思,往往错综交织,所怅万千,殆难名状。陈子昂一经登上幽州古台,便发出了“念天地之悠悠”的感叹,恐怕是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了。如若罗列,那真是如同陆士衡所说“若中原之有菽”了吧。至于玉溪,又何莫不然。可是,这次他驱车登古原,却不是为了去寻求感慨,而是为了排遣他此际的“向晚意不适”的情怀。知此前提,则可知“夕阳”两句乃是他出游而得到的满足,至少是一种慰藉—这就和历来的纵目感怀之作是有所不同的了。所以他接着说的是:你看,这无边无际、灿烂辉煌、把大地照耀得如同黄金世界的斜阳,才是真的伟大的美,而这种美,是以将近黄昏这一时刻尤为令人惊叹和陶醉!我想不出哪一首诗也有此境界。或者,东坡的“闲庭曲槛皆拘窘,一看郊原浩荡春!”庶乎有神似之处吧?可惜,玉溪此诗却久被前人误解,他们把“只是”解成了后世的“只不过”、“但是”之义,以为玉溪是感伤哀叹,好景无多,是一种“没落消极的心境的反映”,云云。殊不知,古代“只是”,原无此义,它本来写作“祗是”,意即“止是”、“仅是”,因而乃有“就是”、“正是”之意了。别家之例,且置不举,单是玉溪自己,就有好例,他在《锦瑟》篇中写道:“此情可待(义即何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其意正谓:就是(正是)在那当时之下,已然是怅惘难名了。有将这个“只是当时”解为“即使是在当时”的,此乃成为假设语词了,而“只是”是从无此义的,恐难相混。细味“万树鸣蝉隔断虹”,既有断虹见于碧树鸣蝉之外,则当是雨霁新晴的景色。玉溪固曾有言曰:“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大约此二语乃玉溪一生心境之写照,故屡于登高怀远之际,情见乎词。那另一次在乐游原上感而赋诗,指羲和日御而表达了感逝波,惜景光,绿鬓不居,朱颜难再之情—这正是诗人的一腔热爱生活、执着人间、坚持理想而心光不灭的一种深情苦志。若将这种情怀意绪,只简单地理解为是他一味嗟老伤穷、残光末路的作品,未知其果能获玉溪之诗心句意乎。毫厘易失,而赏析难公,事所常有,焉敢固必。愿共探讨,以期近是。(周汝昌)

猜你喜欢唐代古诗词

杨柳枝

唐代 白居易

一树春风千万枝,
嫩于金色软于丝。
永丰南角荒园里,
尽日无人属阿谁?

清夜忆仙宫子

唐代 施肩吾

夜静门深紫洞烟,孤行独坐忆神仙。
三清宫里月如昼,十二宫楼何处眠。

汉川山行,呈成少尹

唐代 岑参

西蜀方携手,南宫忆比肩。平生犹不浅,羁旅转相怜。
山店云迎客,江村犬吠船。秋来取一醉,须待月光眠。

重寄表臣二首

唐代 刘禹锡

对酒临流奈别何,君今已醉我蹉跎。
分明记取星星鬓,他我相逢应更多。
世间人事有何穷,过后思量尽是空。
早晚同归洛阳陌,卜邻须近祝鸡翁。

下第寓居崇圣寺感事

唐代 许浑

怀土泣京华,旧山归路赊。静依禅客院,幽学野人家。
林晚鸟争树,园春蝶护花。东门有闲地,谁种邵平瓜。

李商隐相关专题

陶渊明种豆诗:人这一生最重要的是取舍!

    陶渊明是“山水田园诗派”的掌门人,他曾写下一首很有趣的诗,开头令人想笑,结尾却耐人寻味。  此诗名为《归园田居·其三》,全文如下: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 ...

那些年,大唐诗人之间的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说起送别,很多人都能想起弘一法师李叔同的这《送别歌》,那么在盛世大唐年间,诗人们是如何为他人践行的呢?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 ...

珠玉在前,刘禹锡不甘落后写出一首“奇”诗,终成千古绝唱

    虽然诗歌的题材多种多样,但经不住历代诗人的反复创作,所以总会出现珠玉在前的情况。而后代诗人要想在同一种题材上取胜,就必须要有出奇制胜的巧思。本文向大家分享的这首诗《秋词》,便是唐代诗人刘禹锡写 ...

刘禹锡与柳宗元:半世飘零客 一生好“哥们”

    在大唐诗歌俱乐部著名的“二人组”里面,论才情名气,当属“李杜”,而要论个人交情,则首推“刘柳”。    刘禹锡与柳宗元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一起进京应试,同登进士;一起同朝为官,手足相亲;一起诗 ...

李商隐7首无题诗,道尽了世间爱情最美的模样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爱情最好的样子,或许恰恰是无题      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  十岁去踏青,芙蓉作裙衩。  十二学弹筝,银甲不曾卸。  十四藏六亲,悬知犹未嫁。  ...

大龄“光棍”白居易的苦涩初恋

    白居易37岁才结婚。  虽然与元稹是一生的好友,但他的爱情世界却与元稹不同,既没有“曾经沧海难为水”这般自我写照的名句,也没有张生与崔莺莺诸多版本的缠绵与绮丽。  这个伤感的初恋故事在史书的平 ...

李白你真傻!

  《俳句一百首》选  俳句的格律?  之乎者也矣焉哉,  仅此而已矣。  嗨!五柳先生!  杯中物酿好了么?  影子已长矣。  弃疾发慌了:  “可恶可爱的酒杯,  来来来来来!”  李白,你真傻! ...

司马光和欧阳修曾为高考名额分配吵到天翻地覆

关注新浪财经,把套牢你的股票代码回复给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哦!本文来源:markthem(ID:markthem)   根据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日前印发的2016年跨省生源计 ...

陆游&唐婉:你们只看到爱情,却不知道我悲伤了八百年

      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绍兴28年,一代权臣秦桧病逝,陆游得以出头,有了做官的机会。  这一年他34岁,唐婉已经离世两年。  此时的陆游是一个什么都不缺的人。  出身名门,文武双全,长相 ...

陆游:有多才华横溢,就有多自私薄情

  若生在南宋,只嫁这个男人。  赵士程,生于南宋,越州山阴人。  宋朝是赵家王朝,不难猜到,赵士程正是皇亲国戚。  官宦世家,一表人才,倾慕士程的姑娘排了长龙,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媒婆踏破了赵府门槛。 ...
李商隐

李商隐

李商隐(约813年-约858年),字义山,号玉溪(谿)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诗人,祖籍河内(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出生于郑州荥阳。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后葬于家乡沁阳(今河南焦作市沁阳与博爱县交界之处)。作品收录为《李义山诗集》。 ► 506篇诗文

唐代的诗文推荐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冀ICP备19035212号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