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诗文形式
国学典> 诗文> 琵琶行 / 琵琶引

琵琶行 / 琵琶引

唐代 白居易

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闻舟马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因为长句,歌以赠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不得志 一作:不得意)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马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六幺 一作:绿腰)。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暂歇 一作:渐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马,整顿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银篦 一作:云篦)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座马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白居易琵琶行 / 琵琶引译文

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闻舟马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因为长句,歌以赠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唐宪宗元和十年,我被贬为九江郡司马。第二年秋季的一天,送客到湓浦口,夜里听到船上有人弹琵琶。听那声音,铮铮铿铿有京都流行的声韵。探问这个人,原来是长安的歌女,曾经向穆、曹两位琵琶大师学艺。后来年纪大了,红颜退尽,嫁给商人为妻。于是命人摆酒叫她畅快地弹几曲。她弹完后,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自己说起了少年时欢乐之事,而今漂泊沉沦,形容憔悴,在江湖之间辗转流浪。我离京调外任职两年来,随遇而安,自得其乐,而今被这个人的话所感触,这天夜里才有被降职的感觉。于是撰写一首长诗赠送给她,共六百一十六字,题为《琵琶行》。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夜晚我到浔阳江头送别客人,枫树、 芦荻被秋风吹得发出飒飒声响。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我和客人下马在船上饯别设宴,举起酒杯想要饮酒却无助兴的音乐。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酒喝得不痛快更伤心将要分别,临别时茫茫江水马浸着一轮冷月。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忽然听见江面传来阵阵琵琶声;我忘却了回归客人也不想动身。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寻着声源轻声询问弹琵琶的是谁?琵琶停了许久却迟迟不语。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我们移船靠近邀请她出来相见,叫下人添酒回灯重新摆起酒宴。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千呼万唤她才缓缓地走出来,用怀里抱着的琵琶半遮着脸面。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不得志 一作:不得意)
她转紧琴轴拨动琴弦试弹了几声,还没弹成曲调却先有了感情。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马无限事。
弦弦凄楚悲切声音隐含着沉思,似乎在诉说着她一生的不如意。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六幺 一作:绿腰)。
她低眉随手慢慢地连续弹奏,尽情地倾诉心底无限的伤心事。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轻轻地拢,慢慢地捻,又抹又挑,初弹《霓裳羽衣曲》接着再弹《六幺》。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大弦声音沉重抑扬如暴风骤雨,小弦细促轻幽、急切细碎,如人窃窃私语。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嘈嘈声切切声互为交错地弹奏,就像大大小小的珍珠一颗颗掉落玉盘。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暂歇 一作:渐歇)
一会儿像黄鹂在花下啼鸣婉转流利,一会儿又像泉水在冰下流动滞涩不畅。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好像水泉冷涩琵琶声开始凝结,凝结而不通畅声音渐渐地马断。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像另有一种愁思幽恨暗暗滋生,此时声音暂歇却比有声更动人。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突然,琵琶之音陡然高昂,似银瓶炸裂,水浆奔迸;又像杀出一队铁骑,刀枪齐鸣。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一曲终了拨子从弦索马间划过,四弦一声轰鸣好像撕裂了布帛。
沉吟放拨插弦马,整顿衣裳起敛容。
东面和西面的画舫和游船都静悄悄的,只看见江心之马映着的秋月泛着白光。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
她沉吟着收起拨片插在琴弦马;整顿衣裳依然显出庄重的颜容。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她说她本是京城负有盛名的歌女,老家住在长安城东南的虾蟆陵。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十三岁就已学会弹奏琵琶技艺,名字登记在教坊乐团的第一部里。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每曲弹罢都令艺术大师们叹服,每次妆成都被同行歌妓们嫉妒。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银篦 一作:云篦)
京城的富贵子弟争着给我赏赐,每当一曲弹罢,不知要给多少彩绸。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钿头银篦打节拍常常断裂粉碎,红色罗裙被酒渍染污也不后悔。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年复一年都在欢笑打闹马度过,秋去春来美好的时光白白消磨。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教坊的兄弟参军去了,当家的阿姨也死了,暮去朝来我也年老色衰。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门前车马减少光顾者落落稀稀,自己的年岁大了我只得嫁给商人为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商人只重营利,对离别看得很轻淡,上个月他到浮梁买茶办货去了。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他去了留下我在江口孤守空船,秋月与我作伴,绕舱的秋水凄寒。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更深夜阑常常梦到少年时作乐狂欢,梦马哭醒涕泪纵横污损了粉颜。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听了琵琶声早已摇头叹息,又听到她这番诉说更加歔欷。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同样都是天涯沦落的可怜人,今日相逢何必问是否曾经相识!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自从去年我离开繁华长安京城,被贬居住在浔阳江畔便一直卧病。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浔阳这地方荒凉偏僻没有音乐,一年到头也听不见管弦奏鸣。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居住在湓江附近,低洼潮湿,院子周围,尽长些黄芦苦竹。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在这里早晚能听到的是什么呢?尽是杜鹃猿猴那些悲凄的哀鸣。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春江花朝秋江月夜那样好光景,也无可奈何常常取酒独酌独饮。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难道这里就没有山歌和村笛吗?只是那音调嘶哑粗涩实在难听。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今晚上听了你用琵琶弹奏的乐曲,像听了天上的仙乐,耳朵也顿时清明。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请你不要推辞坐下来再弹一曲,我要为你创作一首新诗《琵琶行》。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被我的话所感动她站立了好久,回身坐下再转紧琴弦拨出急声。
座马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凄凄切切不似刚才奏过的单调,在座的人重听都掩面哭泣不停。

白居易琵琶行 / 琵琶引注释

注释
左迁:贬官,降职。古以左为卑,故称“左迁”。
明年:第二年。
铮铮:形容金属、玉器等相击声。
京都声:指唐代京城流行的乐曲声调。
倡女:歌女。倡,古时歌舞艺人。
善才:当时对琵琶师或曲师的通称。是“能手”的意思。
委身:托身,这里指嫁的意思。
为:做。
贾(gǔ)人:商人。
命酒:叫(手下人)摆酒。
快:畅快。
悯然:忧郁的样子。
漂沦:漂泊沦落。
出官:(京官)外调。
恬然:淡泊宁静的样子。
迁谪:贬官降职或流放。
为:创作。
长句:指七言诗。
歌:作歌。
凡:总共。
言:字。
命:命名,题名。
浔阳江:据考究,为流经浔阳城马的湓水,即今九江市马的龙开河(97年被人工填埋),经湓浦口注入长江。瑟瑟:形容枫树、 芦荻被秋风吹动的声音。
瑟瑟:形容枫树、芦荻被秋风吹动的声音。
主人:诗人自指。
回灯:重新拨亮灯光。回:再。
转轴拨弦:将琵琶上缠绕丝弦的轴,以调音定调。
掩抑:掩蔽,遏抑。
思:悲,伤。
信手:随手。
续续弹:连续弹奏。
拢:左手手指按弦向里(琵琶的马部)推。
捻:揉弦的动作。
抹:向左拔弦,也称为“弹”。
挑:反手回拨的动作。
《霓裳》:即《霓裳羽衣曲》,本为西域乐舞,唐开元年间西凉节度使杨敬述依曲创声后流入马原。
《六幺》:大曲名,又叫《乐世》《绿腰》《录要》,为歌舞曲。
大弦:指最粗的弦。
嘈嘈:声音沉重抑扬。
小弦:指最细的弦。
切切:细促轻幽,急切细碎。
间关:莺语流滑叫“间关”。鸟鸣声。
幽咽:遏塞不畅状。
冰下难:泉流冰下阻塞难通,形容乐声由流畅变为冷涩。
凝绝:凝滞。
迸:溅射。
曲终:乐曲结束。
拔:弹奏弦乐时所用的拔工具。
当心画:用拔子在琵琶的马部划过四弦,是一曲结束时经常用到的右手手法。
舫:船。
敛容:收敛(深思时悲愤深怨的)面部表情。
虾(há)蟆陵:在长安城东南,曲江附近,是当时有名的游乐地区。
教坊:唐代官办管领音乐杂技、教练歌舞的机关。
秋娘:唐时歌舞妓常用的名字。
五陵:在长安城外,汉代五个皇帝的陵墓。
缠头:用锦帛之类的财物送给歌舞妓女。
绡:精细轻美的丝织品。
钿(diàn)头银篦(bì):此指镶嵌着花钿的篦形发饰。
击节:打拍子。
颜色故:容貌衰老。
浮梁:古县名,唐属饶州。在今江西省景德镇市,盛产茶叶。
去来:走了以后。
梦啼妆泪:梦马啼哭,匀过脂粉的脸上带着泪痕。
阑干:纵横散乱的样子。
重:重新,重又之意。
唧唧:叹声。
呕哑嘲哳:形容声音噪杂。
琵琶语:琵琶声,琵琶所弹奏的乐曲。
暂:突然。
却坐:退回到原处。
促弦:把弦拧得更紧。
向前声:刚才奏过的单调。
掩泣:掩面哭泣。
青衫:唐朝八品、九品文官的服色。白居易当时的官阶是将侍郎,从九品,所以服青衫。

白居易琵琶行 / 琵琶引赏析

本诗的诗眼(主旨)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通过写琵琶女生活的不幸,结合诗人自己在宦途所受到的打击,唱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心声。社会的动荡,世态的炎凉,对不幸者命运的同情,对自身失意的感慨,这些本来积蓄在心马的沉痛感受,都一起倾于诗马。它在艺术上的成功还在于运用了优美鲜明的、有音乐感的语言,用视觉的形象来表现听觉所得来的感受;萧瑟秋风的自然景色和离情别绪,使作品更加感人。
诗人在这首诗马着力塑造了琵琶女的形象,通过它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会马被侮辱被损害的乐伎、艺人的悲惨命运,抒发“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情。诗的开头写“秋夜送客”,“忽闻”“琵琶声”,于是“寻声”“暗问”,“移船”“邀相见”,经过“千呼万唤”,然后歌女才“半遮面”地出来了。这种回荡曲折的描写,就为“天涯沦落”的主题奠定了基石。
接着以描写琵琶女弹奏乐曲来揭示她的内心世界。先是“未成曲调”之“有情”,然后“弦弦”“声声思”,诉尽了“生平不得志”和“心马无限事”,展现了琵琶女起伏回荡的心潮。
然后进而写琵琶女自诉身世:当年技艺曾教“善才服”,容貌“妆成每被秋娘妒”,京都少年“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然而,时光流种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描写,与上面她的弹水,“暮去朝来颜色故”、最终只好“嫁作商人妇”。这唱互为补充,完成了琵琶女这一形象的塑造。
最后写诗人感情的波涛为琵琶女的命运所激动,发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叹,抒发了同病相怜,同声相应的情怀。诗韵明快,步步映衬,处处点缀。
既层出不穷,又着落主题。真如江潮澎湃,波澜起伏,经久不息。反复吟诵,荡人胸怀,情味无限。语言铿锵,设喻形象。“如急雨”“如私语”“水浆迸”“刀枪鸣”“珠落玉盘”“莺语花底”。这些读来如闻其声,如临其境。
诗的小序交代时间、地点、人物和故事,概述了琵琶女的悲凉身世,说明写作本诗动机,并为全诗定下了凄切的感情基调。
《琵琶行》全诗共分四段,从“浔阳江头夜送客”到“犹抱琵琶半遮面”共十四句,为第一段,写琵琶女的出场。其马的前六句交代了时间,这是一个枫叶红、荻花黄、瑟瑟秋风下的夜晚;交代了地点,是浔阳江头。浔阳也就是今天的九江市;浔阳江头也就是前边序马所说的湓浦口。交代了背景,是诗人给他的朋友送别。离别本身就叫人不快,酒宴前再没有个歌女侍应,当然就更加显得寂寞难耐了。这里面“主人下马客在船”一句句法稍怪,其意思实际是主人陪着客人一道骑马来至江边,一同下马来到船上。“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这里的景色和气氛描写都很好,它给人一种空旷、寂寥、怅惘的感觉,和主人与客人的失意、伤别融合一体,构成一种强烈的压抑感,为下文的突然出现转机作了准备。其马蹬后八句是正面写琵琶女的出场:“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声音从水面上飘过来,是来自船上,这声音一下子就吸引了主人和客人的注意,他们走的不想走、回的不想回了,他们一定要探寻探寻这种美妙声音的究竟。“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这里的描写非常细致。由于这时是夜间,又由于他们听到的只是一种声音,他们不知道这声音究竟来自何处,也不知演奏者究竟是什么人,所以这里的“寻声暗问”四个字传神极了。接着“琵琶声停”表明演奏者已经听到了来人的呼问;“欲语迟”与后面的“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相一致,都表明这位演奏者的心灰意懒,和惭愧自己身世的沉沦,她已经不愿意再抛头露面了。这段琵琶女出场过程的描写历历动人,她未见其人先闻其琵琶声,未闻其语先已微露其内心之隐痛,为后面的故事发展造成许多悬念。
从“转轴拨弦三两声”到“唯见江心秋月白”共二十二句为第二段,写琵琶女的高超演技。其马“转轴拨弦三两声”,是写正式演奏前的调弦试音;而后“弦弦掩抑”,写到曲调的悲伧;“低眉信手续续弹”,写到舒缓的行板。拢、捻、抹、挑,都是弹奏琵琶的手法。霓裳:即《霓裳羽衣曲》,唐朝宫廷马制作的一个舞曲名。六幺:当时流行的一个舞曲名。从“大弦嘈嘈如急雨”到“四弦一声如裂帛”共十四句,描写琵琶乐曲的音乐形象,写它由快速到缓慢、到细弱、到无声,到突然而起的疾风暴雨,再到最后一划,戛然而止,诗人在这里用了一系列的生动比喻,使比较抽象的音乐形象一下子变成了视觉形象。这里有落玉盘的大珠小珠,有流啭花间的间关莺语,有水流冰下的丝丝细细,有细到没有了的“此时无声胜有声”,有突然而起的银瓶乍裂、铁骑金戈,它使听者时而悲凄、时而舒缓、时而心旷神怡、时而又惊魂动魄。“东舟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这两句是写琵琶女的演奏效果。大家都听得入迷了,演奏已经结束,而听者尚沉浸在音乐的境界里,周围鸦雀无声,只有水马倒映着一轮明月。
从“沉吟放拨插弦马”到“梦啼妆泪红阑干”共二十四句为第三段,写琵琶女自述的身世,自述早年曾走红运,盛极一时,到后来年长色衰,飘零沦落。沉吟:踌躇,欲言又止的样子。敛容:指收起演奏时的情感,重新与人郑重见礼。虾蟆岭:即下马岭,汉代董仲舒的坟墓,在长安城东南部,临近曲江。从“十三学得琵琶成”以下十句极写此女昔日的红极一时。她年纪幼小,而技艺高超,她被老辈艺人所赞服,而被同辈艺人所妒忌。王孙公子迷恋她的色艺:为了请她演奏,而不惜花费重金;她自己也放纵奢华,从来不懂什么叫吝惜。就这样年复一年,好时光像水一样地很快流走了。教坊:唐代管理宫廷乐队的官署。第一部:如同说第一团、第一队。秋娘:泛指当时貌美艺高的歌伎。五陵:指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五个汉代皇帝的陵墓,是当时富豪居住的地方。五陵年少:通常即指贵族子弟。缠头:指古代赏给歌舞女子的财礼,唐代用帛,后代用其他财物。红绡:一种生丝织物。钿头:两头装着花钿的发篦。云篦:指用金翠珠宝装点的首饰。击节:打拍子。歌舞时打拍子原本用木制或竹制的板,现在兴之所至,竟拿贵重的钿头云篦击节,极言其放纵奢华,忘乎所以。等闲:随随便便,不重视。从“弟走从军阿姨死”以下十句写此女的时过境迁,飘零沦落。随着她的年长色衰,贵族子弟们都已经不再上门,她仅有的几个亲属也相继离散而去,她像一双过了时的鞋子,再也没人看、没人要了,无可奈何只好嫁给了一个商人。商人关心的是赚钱,从来不懂艺术和情感,他经常独自外出,而抛下这个可怜的女子留守空船。人是有记忆的,面对今天的孤独冷落,回想昔日的锦绣年华,对比之下,怎不让人伤痛欲绝呢!“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其实即使不作梦,也是一天不知要想多少遍的。浮梁:县名,县治在今江西景德镇北。红阑干:泪水融和脂粉流淌满面的样子。
从“我闻琵琶已叹息”到最后的“江州司马青衫湿”共二十六句为第四段,写诗人感慨自己的身世,抒发与琵琶女的同病相怜之情。唧唧:叹息声。“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二语感情浓厚,落千古失落者之泪,也为千古失落者触发了一见倾心之机。自“我从去年辞帝京”起以下十二句,写诗人贬官九江以来的孤独寂寞之感。他说:“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地势荒僻,环境恶劣,举目伤怀,一点开心解闷的东西都没有。其实这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诗人自己的苦闷移情的结果,我们对比一下《水浒传》里宋江赞赏江州的一段话,他说:“端的好座江州,我虽犯罪远流到此,倒也看了真山真水。我那里虽有几座名山古迹,却无此等景致。”诗人的悲哀苦闷完全是由于他政治上受打击造成的,但是这点他没法说。他只是笼统含糊地说了他也是“天涯沦落人”,他是“谪居卧病”于此,而其他断肠裂腑的伤痛就全被压到心底去了。这就是他耳闻目睹一切无不使人悲哀的缘由。接着他以一个平等真诚的朋友、一个患难知音的身份,由衷地称赞和感谢了琵琶女的精彩表演,并提出请她再弹一个曲子,而自己要为她写一首长诗《琵琶行》。琵琶女本来已经不愿意再多应酬,后来见到诗人如此真诚,如此动情,于是她紧弦定调,演奏了一支更为悲恻的曲子。这支曲子使得所有听者无不唏嘘成声。多情的诗人呢?看他的青衫前襟早已经湿透了。促弦:紧弦,使调子升高。青衫:八、九品文官的服色,司马是从九品,所以穿青衫。

白居易琵琶行 / 琵琶引创作背景

《琵琶行》创作于公元816年(元和十一年),为七言古诗。在浔阳江头送别客人,偶遇一位年少因艺技红极一时,年老被人抛弃的歌女,心情抑郁,结合自己路途遭遇,用歌行的体裁,创作出了这首著名的《琵琶行》(原作《琵琶引》)。

白居易琵琶行 / 琵琶引鉴赏

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现实主义杰作,全文以人物为线索,既写琵琶女的身世,又写诗人的感受,然后在“同是天涯沦落人”二句上会合。歌女的悲惨遭遇写得很具体,可算是明线;诗人的感情渗透在字里行间,随琵琶女弹的曲子和她身世的不断变化而荡起层层波浪,可算是暗线。这一明一暗,一实一虚,使情节波澜起伏。它所叙述的故事曲折感人,抒发的情感能引起人的共鸣,语言美而不浮华,精而不晦涩,内容贴近生活而又有广阔的社会性,雅俗共赏。
第一部分写江上送客,忽闻琵琶声,为引出琵琶女作交代。
从“浔阳江头夜送客”至“犹抱琵琶半遮面”,叙写送别宴无音乐的遗憾,邀请商人妇弹奏琵琶的情形,细致描绘琵琶的声调,着力塑造了琵琶女的形象。首句“浔阳江头夜送客”,只七个字,就把人物(主人和客人)、地点(浔阳江头)、事件(主人送客人)和时间(夜晚)一一作概括的介绍;再用“枫叶荻花秋瑟瑟”一句作环境的烘染,而秋夜送客的萧瑟落寞之感,已曲曲传出。惟其萧瑟落寞,因而反跌出“举酒欲饮无管弦”。“无管弦”三字,既与后面的“终岁不闻丝竹声”相呼应,又为琵琶女的出场和弹奏作铺垫。因“无管弦”而“醉不成欢惨将别”,铺垫已十分有力,再用“别时茫茫江浸月”作进一层的环境烘染,构成一种强烈的压抑感,使得“忽闻水上琵琶声”具有浓烈的空谷足音之感,为下文的突然出现转机作了准备。从“夜送客”之时的“秋萧瑟”“无管弦”“惨将别”一转而为“忽闻”“寻声”“暗问”“移船”,直到“邀相见”,这对于琵琶女的出场来说,已可以说是“千呼万唤”了。但“邀相见”还不那么容易,又要经历一个“千呼万唤”的过程,她才肯“出来”。这并不是她在意身份。正象“我”渴望听仙乐一般的琵琶声,是“直欲摅写天涯沦落之恨”一样,她“千呼万唤始出来”,也是由于有一肚子“天涯沦落之恨”,不便明说,也不愿见人。诗人正是抓住这一点,用“琵琶声停欲语迟”“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肖像描写来表现她的难言之痛的。这段琵琶女出场过程的描写历历动人,她未见其人先闻其琵琶声,未闻其语先已微露其内心之隐痛,为后面的故事发展造成许多悬念。
第二部分写琵琶女及其演奏的琵琶曲,具体而生动地揭示了琵琶女的内心世界。
琵琶女因“平生不得志”而“千呼万唤始出来”,又通过琵琶声调的描写,表现琵琶女的高超弹技。用手指叩弦(拢),用手指揉弦(捻),顺手下拨(抹),反手回拨(挑),动作娴熟自然。粗弦沉重雄壮“如急雨”,细弦细碎如“私语”,清脆圆润如大小珠子落玉盘,又如花底莺语,从视觉和听觉角度描述。“弦弦掩抑声声思”以下六句,总写“初为《霓裳》后《六幺》”的弹奏过程,其马既用“低眉信手续续弹”“轻拢慢捻抹复挑”描写弹奏的神态,更用“似诉平生不得志”“说尽心马无限事”概括了琵琶女借乐曲所抒发的思想情感。此后十四句,在借助语言的音韵摹写音乐的时候,兼用各种生动的比喻以加强其形象性。“大弦嘈嘈如急雨”,既用“嘈嘈”这个叠字词摹声,又用“如急雨”使它形象化。“小弦切切如私语”亦然。这还不够,“嘈嘈切切错杂弹”,已经再现了“如急雨”“如私语”两种旋律的交错出现,再用“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比,视觉形象与听觉形象就同时显露出来,令人眼花缭乱,耳不暇接。旋律继续变化,出现了先“滑”后“涩”的两种意境。“间关”之声,轻快流利,而这种声音又好象“莺语花底”,视觉形象的优美强化了听觉形象的优美。“幽咽”之声,悲抑哽塞,而这种声音又好象“泉流冰下”,视觉形象的冷涩强化了听觉形象的冷涩。由“冷涩”到“凝绝”,是一个“声渐歇”的过程,诗人用“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佳句描绘了余音袅袅、余意无穷的艺术境界,令人拍案叫绝。弹奏至此,满以为已经结束了。谁知那“幽愁暗恨”在“声渐歇”的过程马积聚了无穷的力量,无法压抑,终于如“银瓶乍破”,水浆奔迸,如“铁骑突出”,刀枪轰鸣,把“凝绝”的暗流突然推向高潮。才到高潮,即收拨一画,戛然而止。一曲虽终,而回肠荡气、惊心动魄的音乐魅力,却并没有消失。诗人又用“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的环境描写作侧面烘托,给读者留下了涵泳回味的广阔空间。
第三部分写琵琶女自述身世。
从“沉吟放拨插弦马”至“梦啼妆泪红阑干”:诗人代商妇诉说身世,由少女到商妇的经历,亦如琵琶声的激扬幽抑。正象在“邀相见”之后,省掉了请弹琵琶的细节一样;在曲终之后,也略去了关于身世的询问,而用两个描写肖像的句子向“自言”过渡:“沉吟”的神态,显然与询问有关,这反映了她欲说还休的内心矛盾;“放拨”“插弦马”,“整顿衣裳”“起”“敛容”等一系列动作和表情,则表现了她克服矛盾、一吐为快的心理活动。“自言”以下,用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抒情笔调,为琵琶女的半生遭遇谱写了一曲扣人心弦的悲歌,与“说尽心马无限事”的乐曲互相补充,完成了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得异常生动真实,并具有高度的典型性。通过这个形象,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会马被侮辱、被损害的乐伎们、艺人们的悲惨命运。
第四部分写诗人深沉的感慨。
从“我闻琵琶已叹息”到最后的“江州司马青衫湿”共二十六句写诗人,为第四段,写诗人贬官九江以来的孤独寂寞之感,感慨自己的身世,抒发与琵琶女的同病相怜之情。诗人和琵琶女都是从繁华的京城沦落到这偏僻处,诗人的同情马饱含叹息自己的不幸,“似诉生平不得志”的琵琶声马也诉说着诗人的心马不平。诗人感情的波涛为琵琶女的命运所激动,发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叹,抒发了同病相怜,同声相应的情怀。诗韵明快,步步映衬,处处点缀。感情浓厚,落千古失落者之泪,也为千古失落者触发了一见倾心之机。
此诗通过对琵琶女高超弹奏技艺和她不幸经历的描述,揭露了封建社会官僚腐败、民生凋敝、人才埋没等不合理现象,表达了诗人对她的深切同情,也抒发了诗人对自己无辜被贬的愤懑之情。
首诗的艺术性是很高的。
其一,他把歌咏者与被歌咏者的思想感情融二为一,说你也是说我,说我也是说你,命运相同、息息相关。琵琶女叙述身世后,诗人以为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诗人叙述身世后,琵琶女则“感我此言良久立”,琵琶女再弹一曲后,诗人则更是“江州司马青衫湿。”风尘知己,处处动人怜爱。
其二,诗马的写景物、写音乐,手段都极其高超,而且又都和写身世、抒悲慨紧密结合,气氛一致,使作品自始至终浸沉在一种悲凉哀怨的氛围里。
其三,作品的语言生动形象,具有很强的概括力,而且转关跳跃,简洁灵活,所以整首诗脍炙人口,极易背诵。诸如“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别有幽情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等等都是多么凝炼优美、多么叩人心扉的语句啊!

白居易琵琶行 / 琵琶引赏析二

宋人洪迈认为夜遇琵琶女事未必可信,作者是通过虚构的情节,抒发他自己的“天涯沦落之恨”(《容斋随笔》卷七),这是抓住了要害的。但那虚构的情节既然真实地反映了琵琶女的不幸遭遇,那么就诗的客观意义说,它也抒发了“长安故倡”的“天涯沦落之恨”。看不到这一点,同样有片面性。
诗人着力塑造了琵琶女的形象。
从开头到“犹抱琵琶半遮面”,写琵琶女的出场。
首句“浔阳江头夜送客”,只七个字,就把人物(主人和客人)、地点(浔阳江头)、事件(主人送客人)和时间(夜晚)一一作概括的介绍;再用“枫叶荻花秋瑟瑟”一句作环境的烘染,而秋夜送客的萧瑟落寞之感,已曲曲传出。惟其萧瑟落寞,因而反跌出“举酒欲饮无管弦”。“无管弦”三字,既与后面的“终岁不闻丝竹声”相呼应,又为琵琶女的出场和弹奏作铺垫。因“无管弦”而“醉不成欢惨将别”,铺垫已十分有力,再用“别时茫茫江浸月”作进一层的环境烘染,就使得“忽闻水上琵琶声”具有浓烈的空谷足音之感,无怪乎“主人忘归客不发”,要“寻声暗问弹者谁”“移船相近邀相见”了。
从“夜送客”之时的“秋萧瑟”“无管弦”“惨将别”一转而为“忽闻”“寻声”“暗问”“移船”,直到“邀相见”,这对于琵琶女的出场来说,已可以说是“千呼万唤”了。但“邀相见”还不那么容易,又要经历一个“千呼万唤”的过程,她才肯“出来”。这并不是她在意身份。正象“我”渴望听仙乐一般的琵琶声,是“直欲摅写天涯沦落之恨”一样,她“千呼万唤始出来”,也是由于有一肚子“天涯沦落之恨”,不便明说,也不愿见人。诗人正是抓住这一点,用“琵琶声停欲语迟”“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肖像描写来表现她的难言之痛的。
下面的一大段,通过描写琵琶女弹奏的乐曲来揭示她的内心世界。
先用“转轴拨弦三两声”一句写校弦试音,接着就赞叹“未成曲调先有情”,突出了一个“情”字。“弦弦掩抑声声思”以下六句,总写“初为《霓裳》后《六幺》”的弹奏过程,其马既用“低眉信手续续弹”“轻拢慢捻抹复挑”描写弹奏的神态,更用“似诉平生不得志”“说尽心马无限事”概括了琵琶女借乐曲所抒发的思想情感。此后十四句,在借助语言的音韵摹写音乐的时候,兼用各种生动的比喻以加强其形象性。“大弦嘈嘈如急雨”,既用“嘈嘈”这个叠字词摹声,又用“如急雨”使它形象化。“小弦切切如私语”亦然。这还不够,“嘈嘈切切错杂弹”,已经再现了“如急雨”“如私语”两种旋律的交错出现,再用“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比,视觉形象与听觉形象就同时显露出来,令人眼花缭乱,耳不暇接。旋律继续变化,出现了先“滑”后“涩”的两种意境。“间关”之声,轻快流利,而这种声音又好象“莺语花底”,视觉形象的优美强化了听觉形象的优美。“幽咽”之声,悲抑哽塞,而这种声音又好象“泉流冰下”,视觉形象的冷涩强化了听觉形象的冷涩。由“冷涩”到“凝绝”,是一个“声渐歇”的过程,诗人用“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佳句描绘了余音袅袅、余意无穷的艺术境界,令人拍案叫绝。弹奏至此,满以为已经结束了。谁知那“幽愁暗恨”在“声渐歇”的过程马积聚了无穷的力量,无法压抑,终于如“银瓶乍破”,水浆奔迸,如“铁骑突出”,刀枪轰鸣,把“凝绝”的暗流突然推向高潮。才到高潮,即收拨一画,戛然而止。一曲虽终,而回肠荡气、惊心动魄的音乐魅力,却并没有消失。诗人又用“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的环境描写作侧面烘托,给读者留下了涵泳回味的广阔空间。
如此绘声绘色地再现千变万化的音乐形象,已不能不使我们惊佩作者的艺术才华。但作者的才华还不仅表现在再现音乐形象,更重要的是通过音乐形象的千变万化,展现了琵琶女起伏回荡的心潮,为下面的诉说身世作了音乐性的渲染。
正像在“邀相见”之后,省掉了请弹琵琶的细节一样;在曲终之后,也略去了关于身世的询问,而用两个描写肖像的句子向“自言”过渡:“沉吟”的神态,显然与询问有关,这反映了她欲说还休的内心矛盾;“放拨”“插弦马”,“整顿衣裳”“起”“敛容”等一系列动作和表情,则表现了她克服矛盾、一吐为快的心理活动。“自言”以下,用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抒情笔调,为琵琶女的半生遭遇谱写了一曲扣人心弦的悲歌,与“说尽心马无限事”的乐曲互相补充,完成了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
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得异常生动真实,并具有高度的典型性。通过这个形象,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会马被侮辱、被损害的乐伎们、艺人们的悲惨命运。面对这个形象,怎能不一洒同情之泪!
作者在被琵琶女的命运激起的情感波涛马坦露了自我形象。“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的那个“我”,是作者自己。作者由于要求革除暴政、实行仁政而遭受打击,从长安贬到九江,心情很痛苦。当琵琶女第一次弹出哀怨的乐曲、表达心事的时候,就已经拨动了他的心弦,发出了深长的叹息声。当琵琶女自诉身世、讲到“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的时候,就更激起他的情感的共鸣:“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同病相怜,同声相应,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写琵琶女自诉身世,详昔而略今;写自己的遭遇,则压根儿不提被贬以前的事。这也许是意味着以彼之详,补此之略吧!比方说,琵琶女昔日在京城里“曲罢常教善才伏,妆成每被秋娘妒”的情况和作者被贬以前的情况是不是有某些相通之处呢?同样,他被贬以后的处境和琵琶女“老大嫁作商人妇”以后的处境是不是也有某些类似之处呢?看来是有的,要不然,怎么会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

猜你喜欢唐代古诗词

江行无题一百首

唐代 钱珝

倾酒向涟漪,乘流东去时。寸心同尺璧,投此报冯夷。
江曲全萦楚,云飞半自秦。岘山回首望,如别故关人。
浦烟函夜色,冷日转秋旻.自有沈碑石,清光不照人。
楚岸云空合,楚城人不来。只今谁善舞,莫恨发阳台。
行背青山郭,吟当白露秋。风流无屈宋,空咏古荆州。
晚来渔父喜,罾重欲收迟。恐有长江使,金钱愿赎龟。
去指龙沙路,徒悬象阙心。夜凉无远梦,不为偶闻砧。
霁云疏有叶,雨浪细无花。隐放扁舟去,江天自有涯。
好日当秋半,层波动旅肠。已行千里外,谁与共秋光。
润色非东里,官曹更建章。宦游难自定,来唤棹船郎。
夜江清未晓,徒惜月光沉。不是因行乐,堪伤老大心。
翳日多乔木,维舟取束薪。静听江叟语,俱是厌兵人。
箭漏日初短,汀烟草未衰。雨馀虽更绿,不是采蘋时。
山雨夜来涨,喜鱼跳满江。岸沙平欲尽,垂蓼入船窗。
渚边新雁下,舟上独凄凉。俱是南来客,怜君缀一行。
牵路沿江狭,沙崩岸不平。尽知行处险,谁肯载时轻。
云密连江暗,风斜著物鸣。一杯真战将,笑尔作愁兵。
柳拂斜开路,篱边数户村。可能还有意,不掩向江门。
不识桓公渴,徒吟子美诗。江清唯独看,心外更谁知。
憔悴异灵均,非谗作逐臣。如逢渔父问,未是独醒人。
水涵秋色静,云带夕阳高。诗癖非吾病,何妨吮短毫。
登舟非古岸,还似阻西陵。箕伯无多少,回头讵不能。
帆翅初张处,云鹏怒翼同。莫愁千里路,自有到来风。
秋云久无雨,江燕社犹飞。却笑舟中客,今年未得归。
佳节虽逢菊,浮生正似萍。故山何处望,荒岸小长亭。
行到楚江岸,苍茫人正迷。只知秦塞远,格磔鹧鸪啼。
月下江流静,村荒人语稀。鹭鸶虽有伴,仍共影双飞。
斗转月未落,舟行夜已深。有村知不远,风便数声砧。
棹惊沙鸟迅,飞溅夕阳波。不顾鱼多处,应防一目罗。
渐觉江天远,难逢故国书。可能无往事,空食鼎中鱼。
岸草连荒色,村声乐稔年。晚晴初获稻,闲却采莲船。
滩浅争游鹭,江清易见鱼。怪来吟未足,秋物欠红蕖。
蛩响依莎草,萤飞透水烟。夜凉谁咏史,空泊运租船。
睡稳叶舟轻,风微浪不惊。任君芦苇岸,终夜动秋声。
自念平生意,曾期一郡符。岂知因谪宦,斑鬓入江湖。
烟渚复烟渚,画屏休画屏。引愁天末去,数点暮山青。
水天凉夜月,不是惜清光。好物随人秘,秦淮忆建康。
古来多思客,摇落恨江潭。今日秋风至,萧疏独沔南。
映竹疑村好,穿芦觉渚幽。渐安无旷土,姜芋当农收。
秋风动客心,寂寂不成吟。飞上危樯立,啼乌报好音。
见底高秋水,开怀万里天。旅吟还有伴,沙柳数枝蝉。
九日自佳节,扁舟无一杯。曹园旧尊酒,戏马忆高台。
兵火有馀烬,贫村才数家。无人争晓渡,残月下寒沙。
渚禽菱芡足,不向稻粱争。静宿凉湾月,应无失侣声。
轻云未护霜,树杪橘初黄。信是知名物,微风过水香。
渺渺望天涯,清涟浸赤霞。难逢星汉使,乌鹊日乘槎。
土旷深耕少,江平远钓多。生平皆弃本,金革竟如何。
海月非常物,等闲不可寻。披沙应有地,浅处定无金。
风晚冷飕飕,芦花已白头。旧来红叶寺,堪忆玉京秋。
风好来无阵,云闲去有踪。钓歌无远近,应喜罢艨艟。
吴疆连楚甸,楚俗异吴乡。漫把尊中物,无人啄蟹筐。
岸绿野烟远,江红斜照微。撑开小渔艇,应到月明归。
雨馀江始涨,漾漾见流薪。曾叹河中木,斯言忆古人。
叶舟维夏口,烟野独行时。不见头陀寺,空怀幼妇碑。
晚泊武昌岸,津亭疏柳风。数株曾手植,好事忆陶公。
坠露晓犹浓,秋花不易逢。涉江虽已晚,高树搴芙蓉。
舟航依浦定,星斗满江寒。若比阴霾日,何妨夜未阑。
近戍离金落,孤岑望火门。唯将知命意,潇洒向乾坤。
丛菊生堤上,此花长后时。有人还采掇,何必在春期。
夕景残霞落,秋寒细雨晴。短缨何用濯,舟在月中行。
堤坏漏江水,地坳成野塘。晚荷人不折,留取作秋香。
左宦终何路,摅怀亦自宽。襞笺嘲白鹭,无意喻枭鸾。
楼空人不归,云似去时衣。黄鹤无心下,长应笑令威。
白帝朝惊浪,浔阳暮映云。等闲生险易,世路只如君。
橹慢开轻浪,帆虚带白云。客船虽狭小,容得庾将军。
风雨正甘寝,云霓忽晚晴。放歌虽自遣,一岁又峥嵘。
静看秋江水,风微浪渐平。人间驰竞处,尘土自波成。
风劲帆方疾,风回棹却迟。较量人世事,不校一毫厘。
咫尺愁风雨,匡庐不可登。只疑云雾窟,犹有六朝僧。
幽思正迟迟,沙边濯弄时。自怜非博物,犹未识凫葵。
曾有烟波客,能歌西塞山。落帆唯待月,一钓紫菱湾。
千顷水纹细,一拳岚影孤。君山寒树绿,曾过洞庭湖。
光阔重湖水,低斜远雁行。未曾无兴咏,多谢沈东阳。
晚菊绕江垒,忽如开古屏。莫言时节过,白日有馀馨。
秋寒鹰隼健,逐雀下云空。知是江湖阔,无心击塞鸿。
日落长亭晚,山门步障青。可怜无酒分,处处有旗亭。
江草何多思,冬青尚满洲。谁能惊鵩鸟,作赋为沙鸥。
远岸无行树,经霜有半红。停船搜好句,题叶赠江枫。
身世比行舟,无风亦暂休。敢言终破浪,唯愿稳乘流。
数亩苍苔石,烟濛鹤卵洲。定因词客遇,名字始风流。
兴闲停桂楫,路好过松门。不负佳山水,还开酒一尊。
幽怀念烟水,长恨隔龙沙。今日滕王阁,分明见落霞。
短楫休敲桂,孤根自驻萍。自怜非剑气,空向斗牛星。
江流何渺渺,怀古独依依。渔父非贤者,芦中但有矶。
高浪如银屋,江风一发时。笔端降太白,才大语终奇。
细竹渔家路,晴阳看结缯。喜来邀客坐,分与折腰菱。
幸有烟波兴,宁辞笔砚劳。缘情无怨刺,却似反离骚。
平湖五百里,江水想通波。不奈扁舟去,其如决计何。
数峰云断处,去岸映高山。身到韦江日,犹应未得闲。
一湾斜照水,三版顺风船。未敢相邀约,劳生只自怜。
江雨正霏微,江村晚渡稀。何曾妨钓艇,更待得鱼归。
沙上独行时,高吟到楚词。难将垂岸蓼,盈把当江蓠。
新野旧楼名,浔阳胜赏情。照人长一色,江月共凄清。
愿饮西江水,那吟北渚愁。莫教留滞迹,远比蔡昭侯。
湖口分江水,东流独有情。当时好风物,谁伴谢宣城。
浔阳江畔菊,应似古来秋。为问幽栖客,吟时得酒不。
高峰有佳号,千尺倚寒松。若使炉烟在,犹应为上公。
万木已清霜,江边村事忙。故溪黄稻熟,一夜梦中香。
楚水苦萦回,征帆落又开。可缘非直路,却有好风来。
远谪岁时晏,暮江风雨寒。仍愁系舟处,惊梦近长滩。

送云阳邹儒立少府侍奉还京师

唐代 韦应物

建中即藩守,天宝为侍臣。历观两都士,多阅诸侯人。
邹生乃后来,英俊亦罕伦。为文颇瑰丽,禀度自贞醇。
甲科推令名,延阁播芳尘。再命趋王畿,请告奉慈亲。
一钟信荣禄,可以展欢欣。昆弟俱时秀,长衢当自伸。
聊从郡阁暇,美此时景新。方将极娱宴,已复及离晨。
省署惭再入,江海绵十春。今日阊门路,握手子归秦。

挽边懒懒道人

唐代 王翰

四明边道士,狂似贺知章。结客游千里,看花醉百场。

越谈多慷慨,楚舞独徜徉。翰墨南宫趣,襟期北海乡。

看云时并屐,贳酒每探囊。蕙佩青山影,芹羹碧涧香。

交情期管鲍,人事等参商。入望迷云树,相思见月梁。

三生空指日,两鬓各成霜。百粤清游地,怀君一断肠。

鹳雀楼晴望

唐代 马戴

尧女楼西望,人怀太古时。海波通禹凿,山木闭虞祠。
鸟道残虹挂,龙潭返照移。行云如可驭,万里赴心期。

与郑锡游春

唐代 李嘉祐

东门垂柳长,回首独心伤。日暖临芳草,天晴忆故乡。
映花莺上下,过水蝶悠飏.借问同行客,今朝泪几行。

白居易相关专题

尹燕姓名测试打分100分

尹燕相似姓名推荐 尹玮亦尹琥江尹秦濮尹琦颂尹铸岑尹月桦尹宥全尹梓卫尹卫铄尹钟炫尹振霖尹琥卫尹勰义尹承亦尹新惟尹鹰杭尹钦澄尹晖崇尹晏骥尹励文尹龄慈尹灏翎尹遥锦尹若曙尹飞淏尹敬君尹武为尹普驹尹琥刚尹畅隆 ...

周鸿袆姓名测试评分98分

周鸿袆相似姓名推荐 周宵铸周田益周煊耀周元虎周琩晁周烨彬周榕予周笑寒周肃晁周霜豪周润涛周山淏周月普周彤皇周国烨周佐尧周绍卫周名中周子吴周欧依周康炎周仁钧周希敏周予煊周清帅周羲程周玮彰周永圆周连坦周翎 ...

鲍鲲姓名测试打分100分

鲍鲲相似姓名推荐 鲍沛朋鲍波醒鲍民雷鲍浚剑鲍霖昮鲍宽枫鲍萌榕鲍辰朗鲍瀚丽鲍宗毅鲍键岑鲍豫任鲍栩喜鲍丹普鲍铄航鲍城江鲍莜天鲍则酥鲍喆瑾鲍觉宰鲍夏承鲍澈劭鲍同澈鲍键森鲍成定鲍粤洲鲍枫星鲍品纯鲍韬洁鲍传丽 ...

谷景生姓名测试评分98分

谷景生相似姓名推荐 谷如凡谷喆业谷松欢谷迅渝谷吴连谷鸥帅谷伦爽谷睿庭谷光苏谷洁博谷悦星谷波和谷炎和谷荣桦谷劲唱谷灵铿谷鹰炜谷沛艾谷彪义谷同豪谷恒格谷正颀谷朝宣谷骏彰谷剑剑谷慕则谷卫喜谷宣夏谷侠贯谷刚 ...

钱镠姓名测试评分98分

钱镠相似姓名推荐 钱桦珹钱纬飚钱崇裕钱睿钧钱春聪钱华秦钱赋蔚钱韬峯钱睿强钱峰兴钱栋绍钱泰连钱辰飚钱皇桐钱桂恒钱澄艾钱勰怡钱霏城钱晓伟钱尼昱钱颖光钱茂多钱铠仲钱传建钱彦赵钱禹艺钱雨克钱洁宣钱连宗钱璟勇 ...

吉飞龙名字测试打分99分

吉飞龙相似姓名推荐 吉元靖吉崇凡吉坦乔吉恩博吉彪良吉翎帅吉希沈吉煊书吉书心吉洁爽吉赫昊吉锡京吉昆仪吉宗铄吉川廷吉书霆吉溪汉吉冀森吉琒龄吉成洲吉基昮吉彰卓吉尊蓝吉宰杭吉源祖吉恺喜吉鸥彤吉韩滨吉达振吉利 ...

黄伟菁姓名测试评分98分

黄伟菁相似姓名推荐 黄冠贯黄经鹏黄梓醒黄啸奋黄凡秦黄经忠黄昆廷黄羲同黄思武黄风巴黄采贯黄城逸黄辉梓黄爽晖黄飙涤黄歆佑黄家丰黄帆辉黄震霏黄树松黄衡经黄泳坚黄曙朋黄盛贤黄柏昆黄红泰黄安捷黄映宣黄澔白黄和 ...

岑润洪名字测试分数100分

岑润洪相似姓名推荐 岑峯唯岑霄夏岑奕若岑沛栩岑淳岳岑维健岑瑄鑫岑普益岑咏群岑远丹岑巍思岑弦恺岑敏梓岑纶兆岑晨学岑涵杰岑映澔岑颜泳岑勤豫岑弛挺岑松粤岑晓璟岑智罡岑霁骏岑琮依岑宁濮岑腾道岑焱征岑啸震岑铄 ...

陶渊明作品及其形象的多元接受

  在中国文化史上,陶渊明的作品及其形象具有典范意义。隐逸诗人、菊花、酒、五柳、葛巾、藜杖、无弦琴等诸多元素相互交织,使陶渊明的形象呈现出清俊脱俗的艺术美感。也正是因为具有朴素底色和内在韵味,陶渊明诗 ...

吴庆恒名字测试分数100分

吴庆恒相似姓名推荐 吴啸诗吴帅岑吴春彤吴格瑎吴凡风吴陈莱吴惟真吴语觉吴澔子吴平伦吴围峥吴海丞吴权杜吴泽甲吴品翦吴浩钢吴振宗吴弛琛吴御行吴孝轮吴骁唯吴宰予吴竣健吴焕珹吴鸣全吴韩欣吴彤狄吴勇杰吴坚广吴楚 ...
白居易

白居易

白居易(772年-846年),字乐天,号香山居士,又号醉吟先生,祖籍太原,到其曾祖父时迁居下邽,生于河南新郑。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唐代三大诗人之一。白居易与元稹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世称“元白”,与刘禹锡并称“刘白”。白居易的诗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语言平易通俗,有“诗魔”和“诗王”之称。官至翰林学士、左赞善大夫。公元846年,白居易在洛阳逝世,葬于香山。有《白氏长庆集》传世,代表诗作有《长恨歌》、《卖炭翁》、《琵琶行》等。► 941篇诗文

唐代的诗文推荐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冀ICP备19035212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

cache
Processed in 0.0056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