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诗文形式
国学典 > 诗人专题 > 才比李清照,艳压杨玉环,她从诗人变成了荡妇:有种深情,叫放荡

才比李清照,艳压杨玉环,她从诗人变成了荡妇:有种深情,叫放荡

  

  风流才子——温庭筠

  唐宣宗大中年间,科举考场上。

  考官正给每个考生点三根蜡烛,他们得在蜡烛烧完前,作八韵的诗赋。

  这个考试有多难?

  有副对联曾说:三条烛尽,烧残士子之心;八韵赋成,惊破试官之胆。

  这非常考究学生的文字功底和驾驭能力,所以很多才华横溢的文人,都凉在这道题上。

  不过有个人,他不仅一叉手就能成一韵,八叉手就能成一篇,而且还帮前后左右的考生答卷。

  这人便是温庭筠,别人称他为“温八叉”、“温八吟”,因为实在太牛了。

  他恃才不羁,好讥讽权贵,屡试不第,倒是,枪手的名气越来越大。

  主考官们都怕了他,特意让他单独应试,结果他还是口授答案,帮了八个人答卷。

  温庭筠在诗词上造诣颇深,被称为“花间词派”鼻祖,和李商隐齐名,并称“温李”。

  不过,温庭筠和其他文人学士不一样,他出身贫寒,却喜欢和无赖子弟们混在一起,饮酒赌博,花眠柳宿,无乐不欢。

  他的坏名声传遍千里,且时常扰乱考场,当道者不敢任用,所以他终生潦倒不得志。

  不过,他最大的亮点,不是风流,不是当枪手,而是收了一位天赋秉然的女弟子——

  她十四岁便名震长安,被誉为“才媛中之诗圣”,一举跃入唐代四大女诗人名列。

  这点让他自豪不已。

  他的得意门生,便是千古风流才女——鱼玄机。

  


  得意弟子——鱼幼薇

  一日,温庭筠和猪朋狗友又在妓院通宵达旦,醉宿了一夜。

  早上他正打算提起裤子赶回家时,经过后院,听到一个女娃娃在念诗: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蘋洲。”

  “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温庭钧一听,这是什么诗,都衔接不起来的。

  再听,咦,怎么这么熟悉的?这不是老子写的几首诗吗?

  他好奇了,这女娃娃只念他作的诗,而且还只念诗的灵魂句。

  于是他跑过去,问“女娃娃,你懂念的诗什么意思吗?”

  “不太懂,就觉着写得好,就念念咯。”

  “你这小女娃,毛都没长齐,怎知道写得好。”

  “都说感觉,感觉咯。”

  “那你怎么就读温庭筠一人写的诗呢”

  “普天之下,就觉得他的诗写得最好”

  温庭钧一听,得勒。原来自己有个小迷粉。

  一打听之下,才知道这女娃叫鱼幼薇,字蕙兰。

  她爹是个落魄的秀才,她娘无奈,只能来妓院帮忙洗衣服挣钱过日子。

  温庭筠寻思着,这女娃只有10来岁,便显聪慧,只要栽培,定能成气候。

  于是引诱鱼幼薇说,“我就是温庭筠,看你那么崇拜我的份上,我勉为其难收留一下你们母子,顺便教你念书写字,可好”

  “你糟老头子别骗我,温庭筠怎么会长得这么丑。”

  …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说话,等我当了你的师父,就弄死你”

  “莫非你是看中我的美色,想拐我回家?”

  “呦,说哪里话,我只是看到了小时候聪明的自己”

  就这样,鱼幼薇10岁便和56岁的温庭筠在勾栏后院邂逅,开始了一段师生情缘。

  


  人不风流枉少年

  温庭筠把鱼幼薇母子接到了家里来,安排了一个轻松的活给她母亲,也收她为弟子,亲手指导她诗词歌赋。

  鱼幼薇,不喜女工,不爱针织刺绣,独爱诗词和茶酒文化。

  她的爱好,也为她一生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温庭筠见她是个可造之材,对她严加管教,琴棋书画诗酒茶都一一教导,每天布置大量功课。

  她聪慧好学,从不嫌累,反而感激不已,不仅能得一偶之地容身,且能师从大名鼎鼎的温八叉。

  鸡鸣,她得挑灯背诗;晨起,她得采露烹茶;午间,她得拾花酿酒;午后,她得花间作画。

  当然,温庭筠随时随地会考察她的功课。

  自从教她熟悉作诗的韵律基调——五绝,七绝,五律,七律后,他便经常随便指一个东西,让她即兴作诗。

  在温府呆了一年,她才学突飞猛进。

  有次正逢温庭筠被派去出任方山尉,她第一首诗词杰作《早秋》,正式问世。

  嫩菊含新彩,远山闲夕烟。

  凉风惊绿树,清韵入朱弦。

  思妇机中锦,征人塞外天。

  雁飞鱼在水,书信若为传?

  温庭筠看到她的作品,满意至极,立刻作一首《早秋山居》相和。

  山近觉寒早,草堂霜气晴。树凋窗有日,池满水无声。果落见猿过,叶干闻鹿行。素琴机虑静,空伴夜泉清。

  时光无声无色,鱼幼薇转眼就14岁了。

  “师父,你为什么总是留在妓院过夜啊?”

  “人不风流枉少年啊。”

  “女生风流也可以嘛?”

  “不,女生风流太难了,在这个时代会被人指指点点的,你也大了,不久就要离开我了,说话做事可不能总是没大没小的。”

  “我嫁给你就不用离开你咯”

  “胡闹。妙龄少女当然得配风流公子咯。”

  在她的生命里,他一直担任着亦师亦友,亦兄亦父的角色。

  没多久,温庭筠便帮她物色了一个新晋状元公子哥——李亿。

  他觉得,李亿未来前途无限,且心慈善良,定能保她下半生无忧,是她的的良人。

  可惜,温庭筠并不知道,善良的人,在爱情里,不一定是个好人。

  


  细水流长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李亿,字子安,唐宣宗858年,状元及第。

  经温庭筠三翻四次撮合,鱼幼薇和李亿也看对眼,走到了一起。

  他娶了她,为外妻,并在长安巷买了一栋小楼给她单独居住。

  她们举办了一个春日宴,在众多好友的见证下, 许下最真挚的诺言: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自此,两心相倾,风月无边。

  春天,便带她郊外骑马,漫步桃花林间。

  夏天,便带她泛舟湖上,对酌山水之间。

  秋天,便带她骑马打球,嬉戏于草原之上。

  冬天,便与她冬梅煮酒,下棋对酌赌诗章。

  元宵时节,便带她于上元溪旁放花灯,许情愿。

  重阳时节,便带她回老家探亲,拜双亲,见亲朋。

  他像个情窦初开的男孩一样,把所有能想到的小浪漫,全都送给她。

  而她,会在他打马球时为他递水,擦汗,为他作诗《愿君争取最前筹》一首。

  她们醉心于诗酒和闺乐之中,恩爱缠绵,形影不离。

  那时候的李亿,还很年轻,所以能轻易说出不计后果的情话:

  浮生三千,吾爱有三:日,月,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那时候的幼薇,也很单纯,总是相信“一生一世一双人,细水流长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会是她们最后的结局。

  只可惜,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含泪饮喜酒,吞声祝白头

  唐朝科举制,考中了进士便是光宗耀祖,中了状元,更是前途无限。

  李亿,状元哥的身份,早就成为了达官贵人择女婿的首选 。

  上门说亲的媒人络绎不绝,掂量来掂量去,他选了于他前程最有利的官家女子为妻。

  身在古代,没有高贵的出身,注定得不到天长地久的爱情。

  人心,是会变的,爱情,是会凉的,高贵的出身,是在爱情中保持势均力敌的唯一筹码。

  所谓天定姻缘,不过交易一场。

  而鱼幼薇是注定要惨败的,她除了才华,身后空无一物。

  况且这个时代的爱情,最不讲究的便是先来后来。

  所以,她只能眼看着他宴宾客,眼看着他拜高堂,眼看着他,成为别人的盖世英雄。

  而她,只能含泪饮喜酒,吞声祝白头。

  由来只见新人笑,有谁见到旧人哭。自他成婚以后,便很少去看她了。

  鸳鸯帐暖,佳人在侧,他又岂会像从前一样,关心她夜里寒凉,孤枕难眠呢。

  他似是心中有愧,每天都送来一堆金石玉器,奇珍异宝,独独人不来。

  他明知道,她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奢华的东西。

  他终于来了,可还未泡好茶,他的正妻裴氏便随后而至。

  “好啊,难怪金银珠宝每天往外送,原来是金屋藏娇呢?”

  “未娶你之前,我与她便有海誓山盟了,你居正妻之位,不得善妒,要持家识大体。”

  “你的意思是要纳她为妾?”

  “你能接纳,便纳,不能,她就为外妻,只不许找她麻烦。”

  “我要是把这件事捅进去,你的官仕不保。”

  “如此,我不介意休妻。”

  “既然为她做到如此地位,何苦娶我?!”

  “政治联姻,利益交易,我以为你父亲会跟你挑明。”

  裴氏把茶几上的茶杯一扫而空,留下一句“除非我死,否则绝不许这女人进家门”,便离开了。

  鱼幼薇不明白,三妻四妾是这个社会的常态,为什么正妻容不下自己。

  她不知道,她有才有貌有李亿的爱,早就严重威胁到了正妻的地位。

  她只知道,此刻,李亿正为她的去处为难。

  她不忍他总是眉头深皱,于是主动提出离开一段时间。

  殊不知,他等的,便是她这句话。

  在爱情传奇里,元稹负了崔莺莺,李益负了霍小玉,司马相如负了卓文君,陆游负了唐婉,赵明诚负了李清照。

  那时候的她不明白,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才是人生。

  


  书信茫茫何处问,持杆尽日碧江空

  寒夜,古亭,践行,兰舟催发。

  “你先去江陵住一阵子,过阵子我会接你回来的,你要替我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我再为你跳一支舞吧,也许以后再也不能为你跳舞了呢?”

  “别瞎说,我会接你回来的。”

  夜舟独行,一去万里,云中再无锦书来。相爱如饮酒,淡了无味,裂了伤喉。

  她在安陵住下来了,他的书信越来越少,但她写给他的情诗却越来越多。

  “莫听凡歌春病酒,休招闲客夜贪棋”,不要总是去喝酒了,也别总是和别人熬夜下棋了。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想他,想他,想到昏天黑地。

  “书信茫茫何处问,持杆尽日碧江空”,即使你持着钓竿,走遍了江边,也再无鱼儿了。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思念如马,自别离,未停蹄。相思如柳,飘满城,尽飞絮。

  但是他除了寄钱过来,就是说朝政忙忙忙,没空接她。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她等了三年,盼了三年,他都没来,于是她独自回长安找他。

  长安巷的小楼沾满了尘埃,她走了,他竟没再回来过。

  “秦楼几夜惬心期,不料仙郎有别离,睡觉莫言云去处,残灯一盏野蛾飞。”

  以为他只是还没思量好如何谋划未来,却从未想过,他早就不想要她了。

  所爱隔山海,海有船可渡,山有路可行,山海皆可平,难平是人心。

  “如今我公务在身,你在身边恐有敌党以此打压我,我先送你去咸宜观居住一阵子先。”

  她听懂了,他不要她了,让她往后余生,当个道姑,常伴古佛青灯。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那年十里桃花,两人一马,如今夜未央,爱已凉。

  


猜你喜欢宋代古诗词

句 其一

宋代 李清照

南渡衣冠欠王导,北来消息少刘琨。

添字丑奴儿·窗前谁种芭蕉树

宋代 李清照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清。(清 一作: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感怀

宋代 李清照

宣和辛丑八月十日到莱,独坐一室,平生所见,皆不在目前。几上有《礼韵》,因信手开之,约以所开为韵作诗,偶得“子”字,因以为韵,作感怀诗。

寒窗败几无书史,公路可怜合至此。
青州从事孔方兄,终日纷纷喜生事。
作诗谢绝聊闭门,燕寝凝香有佳思。
静中吾乃得至交,乌有先生子虚子。

小重山

宋代 李清照

春到长门春草青,红梅些子破,未开匀。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宋代 李清照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疏钟已应晚来风。
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摊破浣溪沙·揉破黄金万点轻

宋代 李清照

揉破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风度精神如彦辅,大叶明。(大 一作:太)
梅蕊重重何俗甚,丁香千结苦粗生。熏透愁人千里梦,却无情。
李清照

李清照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汉族,山东省济南章丘人。宋代(南北宋之交)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 94篇诗文

诗人李清照的古诗

宋代的诗文推荐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冀ICP备19035212号

no cache
Processed in 3.9958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