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诗文形式
国学典 > 诗人专题 > 大词人李清照,第一才女的绝世美丽与哀愁

大词人李清照,第一才女的绝世美丽与哀愁

  

  父亲李格非,苏东坡的学生,担任过“大宋提刑司”,后来做到礼部员外郎。母亲是状元王拱宸的孙女,出了名的才女。

  出身名门,又有异于常人的聪慧,尚未及笄,她已在男性主打的文坛颇有文名。苏东坡的大弟子晁无咎,半开玩笑地称她为“士大夫”。那时的汴京还繁华着,是《东京梦华录》和《清明上河图》中太平盛世的样子,“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

  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心里尽是些云清风淡的闲愁,是“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她的清新脱俗,轰动了整个京师,“当时文士莫不击节称赏,未有能道之者”。

  


  在吉光片羽的少女时代,爱情,悄悄地萌生了。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那个令她情不自禁,假借嗅青梅回望的少年,便是吏部侍郎赵挺之的儿子、太学生赵明诚。

  赵明诚比她大三岁,正是意气风发的年龄。在京师中广泛传播的李清照词作,辗转到他手里,他为之惊叹,婉转地向父亲传达了自己的倾慕——他午睡时在梦中看到一本书,醒来记住这么几句:“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言与司合是“词”字;“安上已脱”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赵挺之明白了儿子的意思,他是想成为“词女之夫”,于是,欣然上门提亲了。

  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18岁的李清照嫁给了21岁的赵明诚。都说包办婚姻没有真情,可是他们的新婚生活是多么旖旎啊。他们夫唱妇随,饮酒、斗茶、踏雪、赏花、作词,笛声三弄,梅心惊破。

  她装扮成男儿跟丈夫一起到市井中品尝那些最流行的小吃。他携她一起去大相国寺寻访金石书画,遇有名人书画,三代奇器,不惜“脱衣市易”。

  他们斟上香茶,随意说出某个典故,猜它出自哪本书的第几卷、第几页、第几行。猜中者饮茶,不中者不得饮。机敏的她总是第一个说出答案,当他抽书查证时,她已满怀自信地举杯在手,开怀大笑,直笑得茶水溅出了杯子。

  那是言情小说也无法描摹的场景。因为小言作者,多半只有浪漫情怀,并无真正的才学。而李清照与赵明诚,却是真正的金石学者,堪称“同志爱人”——“东武赵明诚……妻易安居士,平生与之同志。”情感与志趣并重的爱情,是世间的凤毛麟角。

  但愿人生,仅止于这前半截的描述。

  可是,正如“文章憎命达”,掌握文学的女神,一定要让她的属民们历尽劫波,再吟出千古绝句。

  才不过新婚第二年,朝廷内部激烈的新旧党争便把李家卷了进去。李格非被罢官,连眷属一起逐出京城。一对爱侣被生生拆散。

  六年中,李清照看着父亲被赦免、公公升迁、公公被蔡京诬陷、婆家被捕入狱……世事变迁,比翻书还快。

  当她终于和丈夫回到青州私第、凭居乡里时,她已不再是最初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妇人,而是心静如水的“易安居士”。

  


  赵明诚纳了几房年轻貌美的侍妾,这是开枝散叶的必须。谁让李清照无所出呢?在一些词作中,李清照以典故暗示了自己的抑郁,“似愁凝、汉皋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静中吾乃得至交,乌有先生子虚子”。

  好在,夫妻之间仍有些默契无法替代,赵明诚在朋友家发现白居易手书的《楞严经》,欣喜若狂地赶紧带回去和妻子分享,“因上马疾驰归,与细君共赏。时已二鼓下矣,酒渴甚,烹小龙团,相对展玩,狂喜不支,两见烛跋,犹不欲寐,便下笔为之记。”

  当“同志”胜过“情爱”,这段婚姻,多少有些失意。

  失意仅是私人的,可当它与扑面而来的世间劫难相迎,便酿成一壶天地间至浓的苦酒。

  45岁那一年,李清照迎来了人生的转折:金兵已入侵北宋两年,她和赵明诚住了20年的山东青州府已失陷,家藏十余屋的书画古器被焚,徽、钦二帝被俘,高宗在南京即位。

  兵变中,时任江宁知府的赵明诚失职逃跑,丈夫的懦弱令李清照失望不已。逃亡途中,站在项羽自刎的乌江边,激愤的李清照吟出了著名的《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不久后,赵明诚病逝了。李清照带着丈夫的遗物在战乱中奔逃。

  


  没有男人的女人是无助的,那些心血收藏一路散失,被小贼偷窃,被奸官骗走,整整十五车的藏品几乎荡尽,更令她惶恐的是有人诬陷她以古器叛敌。

  她才45岁,生活还需要继续。于是,当一个叫张汝舟的官员出现时,一再表达对她的倾慕时,她确实动心了。

  然而,这是又一段噩梦的开始:张汝舟追求、迎娶一位46岁的寡妇,显然不是为了她的容貌,也不是李清照以为的——他看中了她无与伦比的才华,而是抱着最赤裸龌龊的目的——得到她的收藏品。

  当张汝舟发现,李清照的藏品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丰富时,他恼羞成怒,开始对李清照拳脚相加,甚至想将她打死,除去这个年老色衰的包袱,得到她的财物。

  李清照没有选择坐以待毙,她展现出了惊人的顽强和勇气。

  在一个阴云密布的清晨,她走进官府衙门,一字一句地说出张汝舟曾利用欺诈手段获取官职的过去。张汝舟被捕了,可是,按照大宋律令,妻子控告丈夫,无论对方有罪与否,都要入狱两年。

  


  这一切,李清照都知道。可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那一天走进衙门时,她的眼中必是燃烧着不屈的火焰。幸好,经翰林学士綦崇礼等亲友的大力营救,她仅被关押9日,便获得了释放。

  看清了,彻底看清了。

  从此她的诗词中,不再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不再有“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而是“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抔土”、“径持紫泥诏,直入黄龙城”。这样掷地有声的句子,哪里像是出自一个流亡中的女子笔下?!

  私人的苦难与家国之痛,已让李清照成为风浪中一叶无助的孤舟。可仅是这两点,还不算最伤最痛,最孤最寒。最痛的是,她所坚持的一切,在这世上就仿佛一个笑话。

  已渐入暮年的李清照没有孩子,守着一孤清的小院落,偶尔有一两个旧友来访。

  她有一孙姓朋友,其小女十岁,极为聪颖。一日孩子来玩时,她说,你该学点东西,我愿将平生所学相授。不想小女脱口说道:“才藻非女子事也。”

  李清照一阵眩晕,她扶着门框,才使自己勉强没有摔倒。童言无忌,原来在这个社会上有才有情的女子是真正多余啊。

  


  她收集的文物汗牛充栋,她学富五车,词动京华,到头来却落得个报国无门,情无所托,学无所专,别人看她,不过是一个孤僻的怪物。

  一种深渊般的孤独从四面八方袭来,在秋日的黄叶之中,她吟出这首浓缩了她一生和全身心痛楚的,也确立了她在中国文学史上地位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是啊,怎一个愁字了得!直到封建气数将尽,那个鉴湖边心怀大义的女侠秋瑾,在行刑前夜所脱口吟出的,仍是“秋风秋雨愁煞人”!

  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在极度的孤独中,一代女词人李清照悄然辞世了。

  


  李清照词作欣赏

  如梦令

  其一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其二

  常记溪亭日暮。沈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凤凰台上忆吹箫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

  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

  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

  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王和尚解词

  这首词真实地抒写了离愁别恨。上片写临别时的心情。下片想象别后情景。人去难留,爱而不见,愁思满怀无人领会。

  词中表达感情绵密细致,抒写离情宛转曲折。用语清新流畅,舒卷自如。具有感人的艺术魅力。

  张祖望《古今词论引》:“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痴语也。如巧匠运斤,毫无痕迹。

  李攀龙《草堂诗余隽》:写其一腔临别心神,新瘦新愁,真如秦女楼头,声声有和鸣之奏。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懒说出妙。瘦为甚的?千万遍痛甚?又云:清风朗月,陡化为楚雨巫云;阿阁洞房,立变为离亭别墅,至文也。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新来瘦”三语,婉转曲折,煞是妙绝。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述别情,哀伤殊甚。起三句,言朝起之懒。“任宝奁”句,言朝起之迟。“生怕”二句,点明离别之苦,疏通上文;“欲说还休”,含凄无限。“新来瘦”三句,申言别苦。较病酒悲秋为尤苦。换头,叹人去难留。“念武陵”四句,叹人去楼空,言水念人,情意极厚。末句,补足上文,余韵更隽永。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宋词故事:清照夫妻斗词情

  李清照有一段美满的婚姻,她与丈夫赵明诚志趣相投、琴瑟和谐,每次别离都难舍难分。

  有一次,赵明诚应旨出守莱州,临近重阳还没法回来。于是,李清照填了这首《醉花阴》,连着相思一起寄给远方的丈夫。赵明诚接到信后很是感动、赞赏,同时也激起了好胜之心。

  于是,他闭门谢客、废寝忘食地写了五十首《醉花阴》词,和李清照的这首混在一起,给他的好朋友陆德夫看。陆德夫玩味再三,最后说:“只三句最佳。”赵明诚忙问是哪三句,忠厚老实的陆德夫说:“‘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三句绝佳,其余的不及也。”

  赵明诚为之叹服,很快就将李清照接过来团圆了。


猜你喜欢宋代古诗词

添字采桑子

宋代 李清照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清平乐·年年雪里

宋代 李清照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色深

宋代 李清照

小院闲窗春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倚楼无语理瑶琴。(春已深 一作:春色深)
远岫出云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

钓台 / 夜发严滩

宋代 李清照

巨舰只缘因利往,扁舟亦是为名来。
往来有愧先生德,特地通宵过钓台。

玉楼春·红酥肯放琼苞碎

宋代 李清照

红酥肯放琼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未。不知酝藉几多香,但开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倚。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

失调名

宋代 李清照

瑞脑烟残,沈香火冷。
李清照

李清照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汉族,山东省济南章丘人。宋代(南北宋之交)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 94篇诗文

诗人李清照的古诗

宋代的诗文推荐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冀ICP备19035212号

no cache
Processed in 3.6261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