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诗文形式
国学典 > 诗人专题 > 纳兰性德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纳兰性德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一、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乾隆晚年,和珅终于将那本已读了不知多少遍《红楼梦》呈上。乾隆读罢,沉默许久,感慨道“此盖为明珠家事作也。”

  明珠,就是纳兰的父亲。而《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无论性情遭际,都与纳兰极其相似。

  纳兰的父亲明珠是康熙朝权倾朝野的重臣,母亲觉罗氏为英亲王阿济格的女儿,一品诰命夫人;其家族纳兰氏,属正黄旗,为清初满族最显赫的八大姓之一,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纳兰)氏。

  纳兰更是翩翩才子一枚: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精骑射,擅诗词,21岁即中进士,深受康熙赏识。

  出身显赫、才华横溢的他本有着平步宦海的前程,但他偏与宝玉一般,是痴情至性之人,仅在31岁就撒手尘寰,给后世留下无尽遗憾。

  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的纳兰,留下了300多篇词作,其中六分之一多都是怀念早逝的妻子。

  今天,我们就从纳兰的作品中,去聆听那份深情吧。

  二、人生若只如初见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在妻子卢氏之前,纳兰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爱人,便是他的表妹惠儿。

  惠儿自幼父母双亡,寄居在纳兰家。笑靥如画、冰雪剔透的她,与纳兰一见钟情,相知相惜,还私定了终身。

  然而他们之间的缱绻情意很快被纳兰的父母察觉了:我堂堂纳兰家的长子,怎么可能娶一个无父无母、无家无势的女子为妻呢?至少也要门当户对、天子赐婚啊!

  在父母的百般阻拦下,纳兰再无法与表妹会面。他终日恍惚,昔时吟诗逐闹的美好似乎还历历在前。

  再后来,他从丫鬟口中得知,15岁的惠儿已被送进了宫中选秀;而皇帝似乎很喜欢清雅如兰的她。纳兰怔怔然,无声长叹。

  旁人只道少年兴起,情无长久,却不知深情之人,一朝动心,转身便是深入骨髓的痛。

  有传纳兰曾趁着宫中办丧事,假扮成念经的喇嘛,入宫见到了表妹。可惜,“宫禁森严”,两人咫尺相隔,“竟不能通一语”。

  惆怅不已的纳兰,写下了这首:

  减字木兰花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

  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

  这次相逢,成为他们的最后一见;而那个可人儿,终成一点朱砂,镌刻在胸口。

  三、当时只道是寻常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20岁,纳兰与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大婚,风光万丈。

  可能是上天的弥补吧, “生而婉娈,性本端庄,贞气天情,恭容礼典” 的卢氏,用一腔温柔解开了纳兰的心结。

  他们一起看落花夕阳, “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 ;

  一起在花园嬉戏迷藏, “花径里,戏捉迷藏,曾惹下萧萧井梧叶” ;

  一起猜书赌茶,绮窗吟和,也在除夕夜,拈梅插瓶花,笑看家中人事繁忙,“巡檐笑罢,共捻梅枝。还向烛花影里,催教看,燕蜡鸡丝。”

  ……

  然而,身为一等侍卫和皇帝亲信的人,纳兰不是在宫中值班,就是外出巡查。两人常是聚少离多。

  本以为来日方长,但仅仅3年后,卢氏就因难产撒手人寰。

  从此,纳兰独成世间惆怅客,后期词作中浸满了对亡妻的思念。

  青衫湿遍·悼亡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在银釭。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为我神伤。道书生簿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

  记得半个月前,你还在银灯下剪花,而今却躺在了冰冷幽暗的灵柩里。向来胆小的你会害怕吧?如果可以,就让我为你的灵魂指路,你可以再一次到这回廊里与我相见吗?

  沁园春·丁巳重阳前

  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叶,触绪还伤。欲结绸缪,翻惊摇落,减尽荀衣昨日香。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我昨晚梦到你了,你说着“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不由得让我神伤万千。以前的美好犹在眼前,只是还没来得及好好端详你的面容,你就离开了。昨晚梦中,我在黄泉碧落苦苦寻找,你又在哪里等我呢?

  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我拿起笔,想画出记忆中的你,却几次三番,泪落纸笺画不成……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今天你已离开百日了,今生不能长相守,来生且做双栖蝶吧!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明明是郎才女貌一双璧人,却总天人两隔不得见。如果可以像牛郎织女一样,在天河相见也是好的啊,我宁愿为此抛却人间的荣华富贵。

  虞美人·秋夕信步

  愁痕满地无人省,露湿琅玕影。闲阶小立倍荒凉。还剩旧时月色在潇湘。

  薄情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又是一年的七夕佳节,你却不再身旁了。读着你留下的的信笺,不知不觉泪湿了眼眶。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

  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辨香。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你走了十年了,我们如零落鸳鸯,往日情思已成追忆;想起十年前与你结为连理,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残雪冷辉,三更落梅。回想一生,身处富贵中,却情难托,心飘零。或许生便是,人间惆怅客。

  卢氏之后,纳兰曾续娶,终究“ 一种娥眉,下弦不如上弦好”。

  康熙二十四年,纳兰犯寒疾,不久离开人世。于他,或许是最好的安慰吧,终于可与妻子相见了。

  


猜你喜欢清代古诗词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清代 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悲故人心易变。(一作:却悲故心人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一作:泪雨零 / 夜雨霖)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临江仙·寄严荪友

清代 纳兰性德

别后闲情何所寄,初莺早雁相思。如初憔悴异当时,飘零心事,残月落花知。
生小不知江上路,分明却到梁溪。匆匆刚欲话分携,香消梦冷,窗白一声鸡。

满江红·代北燕南

清代 纳兰性德

代北燕南,应不隔、月明千里。谁相念、胭脂山下,悲哉秋气。小立乍惊清露湿,孤眠最惜浓香腻。况夜鸟、啼绝四更头,边声起。
销不尽,悲歌意。匀不尽,相思泪。想故园今夜,玉阑谁倚。青海不来如意梦,红笺暂写违心字。道别来、浑是不关心,东堂桂。

采桑子·冷香萦遍红桥梦

清代 纳兰性德

冷香萦遍红桥梦,梦觉城笳。月上桃花,雨歇春寒燕子家。
月篌别后谁能鼓,肠断天涯。暗损韶华,一缕茶烟透碧纱。

天仙子·月落城乌啼未了

清代 纳兰性德

月落城乌啼未了,起来翻为无眠早。薄霜庭院怯生衣,心悄悄,红阑绕。此情待共谁人晓?

虞美人·风灭炉烟残灺冷

清代 纳兰性德

风灭炉烟残灺冷,相伴惟孤影。判教狼藉醉清尊,为问世间醒眼是何人?
难逢易散花间酒,饮罢空搔首。闲愁总付醉来眠,只恐醒时依旧到尊前。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1655-1685),满洲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词人之一。其诗词“纳兰词”在清代以至整个中国词坛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光彩夺目的一席。他生活于满汉融合时期,其贵族家庭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典型性。虽侍从帝王,却向往经历平淡。特殊的生活环境背景,加之个人的超逸才华,使其诗词创作呈现出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艺术风格。流传至今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富于意境,是其众多代表作之一。 ► 235篇诗文

诗人纳兰性德的古诗

清代的诗文推荐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冀ICP备19035212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国学典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联系邮箱:1190283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