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诗文形式
国学典 > 诗人专题 > 解读中国古代十大诗人|杜甫篇

解读中国古代十大诗人|杜甫篇

  


  悲风忽来

  傅道彬 陈永宏

  安史之乱的猝发,使唐诗发生了巨大的转折,一种深刻的悲凉之音,在唐诗里开始弥漫四溢。一场巨大的灾难带给唐王朝的是辉煌盛世的土壤。宋人方回说过:“唐中叶衰,却只成就得老杜一部诗也。”杜甫不像李白,他仿佛是专为这个可悲的时代而生而歌而叹!即使在开元盛世,他也是“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杜甫困顿长安十年,一事无成,便是明证。照方回看来,如果没有安史之乱,杜甫至多像他爷爷那样“雅歌咏治象”,哪有诗圣的杜甫?

  杜甫诗中对君国安危的忧心烈烈赤心拳拳,对民族存亡的诚信惦念焦心牵挂,对黎蔗忧心的痴心关注真心同情,都毕其一生而没有丝毫的衰减,所以梁启超称杜甫是“情圣”。

  天宝十四年十一月的一天,杜甫冲风冒雪忍饥受冻回奉先县省亲,途经骊山脚下,听到了从山顶上华清宫里飘出的阵阵鼓乐,杜甫知道,那时玄宗、贵妃及其贵戚们正尽情地享乐。想到自己长安困顿十年一事无成的艰辛,特别是在这十年耳闻目睹下层百姓所遭受的更大、更多的不幸,杜甫不胜感慨激愤满腔地喊出了全部唐诗,甚至是全部中国古代诗歌中最使人振聋发聩的名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更让人悲恸且刻骨铭心的是,当杜甫一路饥寒也一路期望地回到奉先,脚还没迈进家门时,最先听到的不是天伦之乐的欢声笑语,而是幼子因饥饿而夭,妻子那撕心裂肺的号啕哭声。这乡野的丧子哭声和华清宫里的鼓乐声又一次地构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且更令人发指的是,这幼子的夭折竟然是发生在刚刚收获了粮食不久的初冬。所以毫不夸张地说,这痛丧幼子的号啕大哭,也在无情无奈地宣告了一个辉煌盛世的结束,一个动荡黑暗的衰世开始了。黎民百姓的头上布满阴气森森的黑云

  最让人感念感佩的是,在遭遇了如此残酷无情的突然打击后,杜甫那颗博大的心灵并未限于自己一个小家庭的不幸之中,而是推己及人,由自己一家的不幸,想及天下普遍百姓的更艰难的生计,所谓“默思失业徒,因念远戍卒”。

  肃宗上元二年(761)的一个秋天,天空乌云翻滚,狂风大作,秋雨又接踵而来。先是狂风掀走了杜甫成都草堂屋顶上的茅草,接着连绵不断的秋雨又使屋漏床湿,连一块干爽的地方都找不到,全家人都陷入一种窘迫困苦之中。诗人难以入睡,只好在屋破漏雨的寒冷凄凉氛围中坐待天明。在这个漫漫长夜里,一首《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渐渐从杜甫口中吟哦而出。诗中“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两句,从家中物质生活的细节极写诗人生活的艰辛。

  就是在难堪的境地中,杜甫也没有沉溺于自己个人的悲欢而不能自拔,相反,他那种胸怀天下、情在黎庶的伟大人格,他那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高尚心灵,得到了又一次的展现和升华。诗的末尾,诗人突发浪漫主义的奇想,推开自家,向大处收结:但愿眼前有万千广厦突兀而出,让天下寒土都免遭秋雨淋漓、秋寒袭人之苦,都能住进那“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广厦之中,那么,即便是我杜甫一人“受冻而死”也心满意足,含笑九泉!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可歌可泣的高尚情怀啊!这该是一种何等的让人慨叹、让人肃然起敬的伟大精神啊!

  闲居家中,静下心来,最让杜甫忧心忡忡的问题仍是如何平定眼前这场浩劫——安史之乱。当时的肃宗不顾许多大臣的激烈反对,决意用回纥兵平乱。杜甫也是持反对意见的,他认为回纥兵固然英勇善战,但朝廷无力约束他们,很担心肃宗做引狼驱虎虎去狼来的事情。所以在《北征》里杜甫用“阴风西北来,惨澹随回纥”的象征手法,殷殷告诫暗暗焦急,真实地袒露了内心忧虑。历史也证明了杜甫的这种忧虑不是没有根据的,这种忧虑也表现了杜甫在政治上的清醒和远见。这也反证了杜甫在《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里宣称自己“窃比稷与契”不是文人的大话欺人。

  杜甫以他那博大的胸怀去包容安史之乱后的天下苦难,以他那颗仁爱悲悯的心灵去抚慰人世的磨难,以他那双慈爱深情的眼睛去关注九州的死难。他把天下的苦痛装在自己的心里,把心里所有的爱赤诚地奉献给天下,这正是杜甫感人至深处所在,也是杜诗人格却难学难及的奥妙所在。试问,天下有多少人能像杜甫这样,自身尚无以自保,也处于风雨飘摇饥寒交迫之中的时候,还能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选自《歌者的悲欢:唐代诗人的心路历程》,河北大学出版社2001年,有删节)

  壹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仗自叹息。

  俄倾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 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这首诗作于唐肃宗上元二年(761)的秋天。杜甫到成都后,在城西浣花溪筑起了个草堂居住。上元元年至二年,没有官职,生活困难。八月,碰到一场狂风骤雨的袭击。诗人屋破,无处蔽身,长夜沾湿,寒冷难寐。这首歌就写下了他不幸遭遇和由此而产生的感想。

  诗的内容共分四段。所用的形式是句法参差不齐、声韵变化自由的歌行体。诗的头两段句数成单,都是五句。在通常情况下,诗句是成双配搭的,因为两两相辅,节奏就显得协调而有规律,倘若成单用独,就会使人产生一种不稳定的感觉。这两段杂以独句,正是利用了这一特点。一则表现狂风破屋的声势,一则写出无可奈何的焦急,都因句子成单而增强了不同寻常的效果。第三段有风转雨,由昼入夜,屋破雨打,仍不离诗题,正可见前面诗人的焦虑是有道理的,他早已预料茅草被吹走将造成怎样的困难。“布衾多年冷似铁”,足见诗人一直过着贫困的生活;“长夜沾湿何由彻”,不但写诗人因漏雨而通宵无眠,其中还包含着丧乱中无穷的流离颠沛的回忆。这样,顺理成章的转入末段,推己及人,联想到广大贫困之士。从现实进入幻想,希望能有万间广厦,大庇寒士,行文又杂单句,而且到末尾接连地间用九字长句;在一声“呜呼”的叹息之后,韵亦由平声转为入声。通常,换韵多同时换段;换段而不换韵,有助于增加前后之事相连接的感觉,如第二段到第三段即是;不换段而换韵,而又常常变现为语气的转折或情绪的变化。所以,这一切都适合诗人心情的激荡。幻想和愿望,都是远在诗题之外的境界,但诗人用末句“吾庐独破”一笔兜转,收入本题,其疾如风。开而能合,放而能收,变幻之中,自有法度。

  贰

  羌村三首(之三)

  


猜你喜欢古诗词

夏日村居四十二首 其三十三

明代 于慎行

古木千章水际,香泉万斛山阿。樵客空岩鸟道,田家半夜牛歌。

王献之洛神赋帖赞

宋代 岳珂

庆云绚彩,河汉萦之。
列星垂天,日月明之。
先民授能,维圣成之。
英英后先,畴其胜之。
有晋大令,父而兄之。
一门擅奇,民共称之。
小楷之传,抑更精之。
芝灵葩奇,杳莫名之。
赐书官奴,既准绳之。
洛神出蓝,而复青之。
阅几何年,劫火经之。
鬼神护持,莫凭凌之。
煌煌炎图,帝中兴之。
严除清厢,又南荣之。
翰权墨衡,千古程之。
神览睿藻,二难并之。
一真既藏,大训形之。
流秘下方,万目惊之。
或轶或传,式经营之。
十阅岁华,迄克膺之。
竭橐以酬,尚或矜之。
恍然旧观,缄且{滕去水加糸}之。
有炜庙炜,天球鸣之。
鄙俚混淆,敢曰声之。
金签玉笺,谨毖扃之。
咨尔子孙,思供承之。

勉李愿中五首 其四

宋代 罗从彦

彩笔书空空不染,利刀割水水无痕。人心但得如空水,与物自然无怨恩。

归途杂诗

宋代 王松

穷栖鸟恋旧巢林,匹马经过动悴吟。千里故山青满目,万堆新骨白伤心。

江山惯作犒师牛,遂致舆图尽海头。惟有指峰无恙在,青青不改使人愁。

到处听人笑圣清,惟知养士懒论兵。自从明月西沉海,夜夜痴心梦倒行。

靖海将军更好生,只须传檄不穷兵。至今鹿耳洋洋水,犹似当时咏政声。

天意应怜大海东,陈涛事异恰情同。愧无杜老哀时句,泪洒吟笺似血红。

宫词(十八首)

明代 张凤翔

玉搔头绾绿鸦横,雾縠冰绡底样轻。
帘闭水晶无点暑,百花亭外度流莺。

别周云厓远游十首 其五 会稽山

明代 王渐逵

女童五百归沧海,甲楯三千入土城。君向会稽山上望,路人应指禹王陵。

诗人的古诗

的诗文推荐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冀ICP备19035212号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