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

爱中华 爱国学
诗文形式
国学典 > 诗人专题 > 苏轼10首诗词,写尽人一生的百种滋味!

苏轼10首诗词,写尽人一生的百种滋味!

  生活可以说是一百种口味。

  有些人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混过了这一生。

  而有些人,却从中学到了千千万万的人生情趣,赋于诗中,终于成就了一首美丽的诗。

  看破人生路,万事转头空。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

  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西江月·平山堂》

  这首诗是为纪念欧阳修老师而写的。

  十年前,苏轼和他的导师让酒谈得很开心。没想到,这个聚会成了一个永诀,第二年老师就死了。

  在这十年里,我的官场是颠簸的,尝过世界的冷暖。作者回忆起现在和过去,感觉岁月被浪费,遇到了坎坷,生活就像一场梦。

  不要说一切都变空了,当你不回头时,你就会做梦。

  欧公仙死了,虽然一切都是空的,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不是在梦里,都是空的。

  不要对东坡的消极态度掉以轻心,也许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才能面对纷至沓来的政治打击。

  我们追求的名利只不过是生活中的一种幻象。既然生活只是虚幻的、政治上的挫折感和挫折感,那又是什么呢?

  人生要想活,只有看到破碎的得失,看名利,才能坦然面对挫折,微笑面对自己的人生。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的一生,辗转各处,像什么呢?

  就像鸟儿到处飞。到处飞是鸟的命运,到处是人类的命运,我们在哪里留下痕迹,停留在哪里,是偶然的,也是不可避免的。

  无常是生命的最初名称。

  生活是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意外的和意外的。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必担心生命的运行。

  这两个人过去很亲近,因为他们自己的命运,这是无可指责的,都是偶然的事情,所以不必担心。

  生活中充满了意外,我们需要以一种不可避免的心态来面对这些事故。

  直面人生风雨,一蓑烟雨任平生。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首词写在苏轼降职黄州的第三年。苏轼和大家游玩,中途遇到大雨,同伴串通躲雨,但只有苏轼不这么认为。

  面对人生的起起落落,选择走自己的路,有一种冷漠的感觉,不怕跌宕起伏。因为生活中的风雨与大自然的风雨交加没有什么不同,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一个下雨天,习惯它是很好的。

  生活就像泰戈尔的一首诗: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雨在自然界是普遍的,风雨交加在社会生活中,荣辱得失是不够的吗?

  

  人生如逆旅,你我皆行人。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

  依然一笑作春温。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

  尊前不用翠眉颦。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临江仙·送钱穆父》

  这是一个告别词。作者向他最好的朋友钱穆父送别所作。

  在上半节中,"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是朋友高风亮节欣赏,也是苏轼的自我写照。

  古人曾说过:"生活在天地之间的人,万物的逆行,费时的,世世代代的过客。"就像"生活就像逆行,我也是行人"。

  既然每个人都是天地之间的过客,为什么我们要注意在我们面前和长江以南的长江以北聚集和分散呢?

  过路人太多了--不管你多么不情愿,过路人总是过路人,总有一天他们会离开的。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学会放手,以开放的心态,浪漫的感情,把沮丧的心情送去扫除。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

  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苏轼被从杭州调到密州,虽然他被降职了,但苏轼并不生气,因为这离苏辙更近,更方便他的兄弟团聚。

  可不知为什么,两个人都在山东,今年的中秋节却没能团圆,看着天上的满月,醉酒的苏轼抱怨月亮故意不能和人过关。

  世界上没有完美。如果人们想因为不能完美而变得多愁善感,那就没有必要了。

  在这一生中,有些事情是出乎意料的,有些事情是合理的,有些事情很难控制,但无论发生什么事,不要忘记始终保持一种积极的心态,得失是无忧无虑的,跟你来吧。

  事情怎么能令人满意,却值得一颗心。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题西林壁》

  公元1084年,苏轼最终结束了黄州团副使节的生涯,调往汝州。

  经过九江时,去庐山写几首诗,而这一首,这是最后的总结。

  在庐山,所有的山峰和流水都只是庐山的一部分,而不是整个。

  有时,我们得到的是看不到的,我们看到的是没有感觉的,我们的感觉是不真实的。

  我们所看到的是非并不是真的对或错,因为我们的视野会被事物本身所遮蔽,同时它们也会受到它们自己的好恶的影响。

  在游戏中很多时候,我们会被许多复杂的事情蒙蔽,不能出来,但作为旁观者,我们可以看到正反两面。

  顺便说一句,当权者都很着迷。

  

  婉转深沉皆浮云,人间有味是清欢。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间有味是清欢。

  ——《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写这首词时,苏轼从黄州迁到汝州,官场的压力减轻了,法院想重新申请苏轼。

  苏轼说,"世界的滋味是清欢",表达了他对浅烟、柳树、香茶、春菜的热爱,也表达了他对世界万物的热爱。

  我们既不能避免也不能从许多不公平的经历中选择。

  我们只能接受已经存在的事实,调整自己。因此,当人们不能改变不公正和不幸时,他们应该冷静下来,冷静地接受。

  总有一天,事情好转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平淡的日子也会是真的。

  

  此身飘摇无处寻,此心安处是吾乡。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尽道清歌传皓齿,

  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

  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苏轼五台诗案涉及面广,涉及最多的是王巩王定国,但他毫无怨言地降职,并没有责怪苏轼。

  王巩被降职后,他的歌舞伎坚定地陪伴着他,这使苏轼印象深刻,所以写下这个词,欣赏寓言中的人物。

  千里来陪,在艰难的条件下坚决不改,苏轼问她怎么做?

  母亲说:这种平静的心情是我的家乡。

  每个人都渴望身体和精神的安顿。我们希望生活不再漂泊,我们心中不再有恐惧和忧虑,一切都不会让我们如此疲惫,但生活中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变化。

  真正的解决是心的安顿。如果心没有家,到处都是流浪的。

  心是稳的,浪是不可能的,那么自然就能随情而去,处处都是故乡。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

  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

  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望江南·超然台作》

  1069年,王安石的改革正式开始。1071年,苏轼要求自己离开北京,到杭州就职。

  然而不久,他就被调到了密歇根。他来到密州时,密州正处于“蝗虫还干,盗贼渐旺”的紧张局面。

  一年后,他把它整理好,重建了城北的老平台,取名为“超验平台”。

  每个人都会怀旧,想家,为没有报酬而悲伤

  然而,如果你整天沉浸在这种情绪中,你会回到你的家乡吗?你的梦想会实现吗?

  不要把家乡留给老朋友,这会增加你的思念。既然你无法改变现状,何必为自己的感受而烦恼呢?

  如果你用现在的时间去回忆,感到悲伤,那么这一次就会悲伤,然后它也会“老”。

  与其怀旧,不如珍惜现在,珍惜现在。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写下这首词的时候,苏轼妻子王弗已经去世十年。

  苏东坡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美貌,且侍亲甚孝,二人恩爱情深。

  可惜天命无常。这天是爱妻的忌日,苏轼夜里终于梦到了妻子,感伤之余,写下这首词。

  人的一生,谁也逃不了七情六欲,悲欢离合,生老病死,这都是人之常情。

  有时候,有些事,不是经常想念,但绝不是已经忘却。这种深深地埋在心底的感情,难以消除。

猜你喜欢古诗词

圣俞约晚见过不至

宋代 韩维

闻君敕车骑,晚驾慰愁独。
焚香霭疏箔,洒水静深屋。
高怀岂我遗,幽思方自续。
日暮尚徘徊,清风满修竹。

雷宸甫得孙

明代 董其昌

梅花信里见兰荪,酾酒刲羊庆德门。箧有端溪鸲鹆砚,赠君收取好贻孙。

满江红·再题精忠柏,调寄满江红,步武穆韵

宋代 王照

世宙无常,总万汇、终归衰歇。贯今古、精神郁勃,惟兹义烈。

雠陷亚夫牵甲楯,中伤斛律歌明月。抱不平、江水咽胥涛,同凄切。

莫须有,冤谁雪。涅背字,几埋灭。计偏安,一任方舆残缺。

大厦知难支一木,痛心忍溅忠臣血。轮囷姿、耻伴幕乌巢,卑廷阙。

又题啸云丛记两首 其二

清代 林则徐

矮屋三间枕怒涛,狂歌纵酒哪能豪。驰情原峤方壶外,甚欲从君踏六鳌。

追和程春海先生橡茧十咏原韵 其八 上机

清代 郑珍

今日机杼地,旧时空破屋。织师有手诀,可授不可读。

岁织竿万端,远散侯甸服。劝君毋作伪,作伪天不谷。

八宝妆

宋代 刘焘

门掩黄昏,画堂人寂,暮雨乍收残暑。帘卷疏星门户悄,隐隐严城钟鼓。空街烟暝半开,斜日朦胧,银河澄淡风凄楚。还是凤楼人远,桃源无路。
惆怅夜久星繁,碧空望断,玉箫声在何处。念谁伴、茜裙翠袖,共携手、瑶台归去。对修竹、森森院宇。曲屏香暖凝沈炷。问对酒当歌,情怀记得刘郎否。

的诗文推荐

诗文类型|诗文作者|古诗作者|诗词作者|古诗诗人|古诗Tag|诗文Tag| 免责声明 | 冀ICP备19035212号

cache
Processed in 0.004970 Second.